纵使相逢应不识(四十九)

作者:青青园中葵

一别经年,紫宴没想到斯拜达宫自己以前的官邸依然保留着楚天清、楚墨父子揭穿殷南昭克隆人身份的那天,他早上离开去上班时的样子。以他当时的身份,本该出席那天英烈堂里G2299星域阵亡将士的悼念仪式,却因为殷南昭凌晨时分布置的紧急任务有了眉目,需要在信息安全部总部的中央智脑上查询绝密级资料而去了办公室。
机器人管家扫描到他左腿的机械假肢,头部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难过的表情,“主人,需要让您的私人医生过来吗?”。紫宴打趣道:“史密斯,你多久没有浏览星网上的新闻了?我哪里还有私人医生!”。史密斯一脸认真地回答道:“紫姗小姐离开前,给了我一大笔钱,嘱咐我按时汇到您私人医生的帐户里,您们都不在家的这十多年里,我有按时打款。”。紫宴注意到它话里不寻常的地方,询问道:“你是说,紫姗和楚墨订婚以后仍然住在这里,没有搬到执政官官邸?”,“是的”。紫宴轻轻叹了口气,让史密斯显示酒品清单,选了几瓶,吩咐它送到卧室,“主人,您目前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饮酒……”,“闭嘴!”,“您没给我安装类似嘴唇的部件。”。紫宴脱下黑色的长款羊绒大衣扔过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史密斯头部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好心没好报的表情,接住大衣,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紫宴脱掉衣服走到阳台上的白瓷大浴缸边,卸下机械假肢,动作灵活地坐进水里。家政机器人举着两排五颜六色的浴盐请他挑选,他随手拿了一瓶天蓝色的倒进浴缸。小苍兰高贵优雅的香气在氤氲的热气中弥漫开来。猝不及防间,紫宴热泪盈眶。不知何时,他在心里将美丽聪慧、正直善良、勇敢坚毅的骆寻与寓意纯洁、幸福、清新舒畅的小苍兰联系在了一起。从此,每有闲暇,他总会亲手提炼小苍兰精油制作色彩或鲜艳或素淡的浴盐。夜阑人静独自沐浴的时候,包裹在小苍兰独特花香里的他,常常会情不自禁地面露微笑。后来,骆寻成了英仙洛兰,痛心疾首之余,他再也没有心思提取小苍兰精油制作浴盐。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往事一一浮现在眼前……不知不觉,水已凉透,紫宴起身披上浴袍,拄着机械假肢步履艰难地走进了与卧室相连的书房。
接到史密斯悄悄发来的文字讯息,陪封小莞住在封林官邸的紫姗匆匆赶了过来。十多年前从昏迷中醒来,她一度不知道该如何同满眼血丝、胡子拉碴守在医疗舱边的紫宴相处。康复后,紫宴主动找她长谈了一次,说开了,她反倒释然了。得知情敌是自己从小仰慕的指挥官夫人,她心底里的那一点点不甘消逝得干干净净。这些年,紫姗越来越觉得,这个外表风流冷血,内里专情热忱的男人肯做她的兄长,是她幸运。
紫姗走进书房的时候,紫宴正对着静静躺在掌心里的一副精致小巧的耳坠子呆呆出神,书桌上凌乱地摆放着几只大铁盒,里面满满当当装着各种颜色的纸鹤。紫姗记起来,这些大大小小的纸鹤,是真假公主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那段时间里,在办公室待到深夜才回家的大哥一只一只叠起来的。她不知该如何劝解,只好让智脑把暖气开到最大,再取来一床驼绒毯子帮他仔细裹好。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