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四十八)

作者:青青园中葵

辰砂、紫宴抬着阿晟的棺椁走进了英烈堂。艾米尔身着黑色长裙笔直坐在轮椅上,由猎鹰推着,默默跟在灵柩后面。在她旁边,军医和医疗兵抬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身穿一套崭新警察制服的棕离。把棺椁放到主席台上,紫宴接过阿丽卡塔自治星的旗帜,轻轻盖在棺柩上。机器人在英烈堂主墙正中显眼位置刻有殷南昭和英仙洛兰姓名、肖像、生卒年月的金属砖旁的空白长砖上一字字刻录下阿晟的名字和他的出生、死亡日期时,一身重孝的封小莞哭成了泪人。
艾米尔让猎鹰把自己推到了刻着殷南昭名字的金属砖前,这个刑讯室里双臂、双腿的骨头被一寸一寸敲断时一滴眼泪都没掉的女人,此刻珠泪滚滚。猎鹰定定望着厚重的长砖上线条遒劲、栩栩如生的肖像喃喃说道:“队长,我来看您了!”。
艾米尔无比震惊,怔怔地望着他,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妈妈是一个跳肚皮舞的舞娘,她死后,我也成了跳肚皮舞的舞娘,跟着杂耍团在星际间四处流浪。后来,我爱上一个男人,他是天罗兵团的雇佣兵,我就跟着他去了天罗兵团。他让我为他的队友跳舞,我傻乎乎地跳了。他的队长看中了我,我男朋友居然完全没有反对地让他带走了我。我用一把水果叉子把那个队长阉了,他们把我抓起来,却没有杀我,一直变着法子折磨我。我不堪忍受,想要求死,却连自杀都做不到。  一个晚上,他们把我从监牢里拎出来,又在□□取乐时,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从天而降般突然出现,把那些□□我的男人都杀了。我请他杀了我,他却说既然有死的勇气,不如向死而生。他给我买了一张离开的飞船票,送了我一把可以保护自己的枪,还教了我怎么开枪射击。凭着他教我的杀人技巧,我几经辗转,加入烈焰兵团,成为雇佣兵。第二次见到他,在烈焰兵团的驻地。几十年没见,他还总是戴着面具,可是,当我看到守卫森严的驻地中突然有一个人像是在自己家一样悠闲地散步,我知道就是他了。他也认出了我,没有杀我,放我离开。我问他在调查什么,表示我可以帮他。他笑着说如果你想帮我,离开烈焰兵团就行了。我知道他这不是让我帮他,而是他在帮我。他出现在烈焰兵团,肯定不会毫无因由,烈焰兵团应该惹上了什么事。我离开烈焰兵团,去了曲云星,应聘公职岗位,在政府部门找了一份清闲的工作。第三次见他,也是最后一次见他,他请我帮个忙,申请去卫生部门工作。他留下一个邮箱地址,叮嘱我不管发生任何异状,立即发信。后来,曲云星爆发疫病,我按照他留下的邮箱地址写信,对方回复了详细的防疫和救治方法,我一一照做,竟然一举成名,成为了最受关注的政坛新星。后来,我写信感谢他,那个邮箱却已经失效,我写的信再没有发送出去。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知道他是谁,却没有想到,从洛兰陛下口中知道他是谁时,也得知了他的死讯。洛兰陛下曾经说,每个人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死亡,是他的心脏停止跳动时。肉身死去,这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死亡。第二次死亡,是他的葬礼。亲朋好友都来正式道别,宣告一个人已经离开这个世界,这是社会学意义上的死亡。第三次死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死亡时,时光将他活过的痕迹完全抹去,那他就彻底消失,真正死了。他的恩情我无以为报,唯有努力让自己活得久些、更久些,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痕迹能够留存得长一些,再长一些。”。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