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四十七)

作者:青青园中葵

士兵们保持着奇怪的队形冲进了矿洞,犹如一台庞大的收割机般推进到了地下数公里处的圆形大厅。队伍中心处的言靳将军看到正兴味十足地“欣赏”拖着冒着火苗的肠子在地上艰难蠕动的棕离的“蝎人”,豹眼圆睁,大喝一声:“道格拉斯!你这卑鄙小人!”。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当年在阿丽卡塔军事基地的英烈堂里,就是这个受过殷南昭恩惠的人,第一个扣下扳机,把子弹射向执政官阁下。
“蝎人”隐约记得,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负责为奥丁联邦开拓星域的军人的伤亡,殷南昭就任执政官后组建过一支成员全部是作战经验丰富的A级体能者的特种兵部队,还专门针对原始星上形形色色攻击力惊人、不惧杀虫剂的大型节肢动物设计了杀伤力极强的阵法。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让“蝎人”胆战心惊,借着“蚁人”躯体的遮挡,俯身快速爬上墙壁,想要钻进位于穹顶的通风口逃跑。哥舒谭打了个手势,言靳心领神会,两人从贴身胸袋中取出纹饰古朴、一模一样的武器匣同时激活,一张弧度优美、通体莹白的弯弓和一支银灰色的光箭分别出现在二人手中。“蝎人”感觉到气流的细微变化,回头查看,一瞥之下亡魂大冒,朝着高处飞速逃窜。挽弓、搭箭,哥舒谭虎目微眯瞄准了“蝎人”,拉满弓弦的手一松,穿云箭携带着万钧雷霆,有如一道天罚,凌空而至,射穿了“蝎人”的颅骨,把尸身钉在了彩绘穹顶上。
哥舒谭抱着殷南昭亲手打造的皓月弓潸然泪下,弓臂上光华流转,仿佛在安慰一位老友。言靳收回了光箭,“蝎人”的尸体怦然落地,碎成了数块。棕离紧绷的心弦松懈下来,头一歪昏厥过去,哥舒谭让随队军医把他送回启明号抢救,神情肃穆地向烛照大队下达了全歼敌人的命令。眨眼间,“收割机”改变了队形,兵分三路向纵深推进,所过之处再无活物。
新型絜钩病毒彻底摧毁了艾米尔的免疫系统,引发了败血症,她的肾脏功能衰竭后不久,身体多个器官出现了功能衰竭,命在旦夕。封小莞暂时放下失去阿晟的悲痛,铺盖一卷住进了实验室,不眠不休地研究起亲叔叔制造的新型基因武器。猎鹰近乎贪婪地注视着无菌舱里重度昏迷的艾米尔,不言不语、不吃不喝,谁都劝不走。刺玫从未遇到过如此棘手的病例,索性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住到了重症监护室,同紫姗两班倒,昼夜不停地盯着艾米尔病情的进展情况,想尽了一切办法挽救着她的生命,一次又一次不辞辛劳地把她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言靳将军遵照辰砂的命令,用最快速度赶到了曲云星,亲手将B1474星上楚墨秘密基地的信息存储器交到负责善后工作的紫宴手中。紫宴知道这里边肯定保存着新型絜钩病毒的完整信息,匆匆灌下两罐水果味的营养剂,小心翼翼地测试起信息存储器安装的防护程序,用了三个小时成功解锁进入,复制出全部实验数据,加密后发送给了封小莞。
有了楚墨的研究资料,封小莞很快研制出了特效药,在自己身上反复试验后,注射给了艾米尔。三天以后,艾米尔转到了普通病房,拒绝猎鹰帮她洗澡时,被他一句“咱俩滚过好多回床单,没什么好害羞的。”噎得无话可说,照单全收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才总算是捋顺了这个大男人的奓毛。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