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四十三)

作者:青青园中葵

猎鹰循着残留在空气中的艾米尔的微弱气味,找到了实验室。看到金属笼子里遍体鳞伤的艾米尔,他的呼吸变得格外沉重,鹰隼般锐利的眼眸中涌动着森冷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仔细研究了一下门禁系统,他拆除了控制装置,不等厚重的金属门完全滑开就冲了进去。
熬刑以及注射进体内的新型絜钩引发的身体反应,让艾米尔的体力、精力严重透支。昏昏沉沉间,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激动之余,她以为自己幻听了。猎鹰两三下捅开密码锁,一把扯掉笼门,割断艾米尔手腕、脚踝处的合金镣铐,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把她抱出了笼子。“咝”,艾米尔发出了一声微弱的痛呼,尽管已经万分小心,猎鹰还是无可避免地触碰到了她的伤口。心爱之人极力忍住的抽气声让这个身经百战、铁骨铮铮的硬汉五内俱焚,刹那间热泪横流。
一群长着人类头颅、蚂蚁身体的怪物涌入巷道包围了潜入者,眨眼间展开了猛烈攻击。蝮蛇开路、辰砂断后,保护着猎鹰一路冲杀跑向出口。怪物成群结队地赶来,巷道的顶部、四壁、地面密密麻麻爬满了上颚异化、獠牙外露,边喷射强腐蚀性化学物质,边挥舞着一对坚硬如铁、粗壮有力的前足疯狂进攻的异种生物。在罗魄号上时体能晋级3A级的蝮蛇奋力冲杀,好容易破开一个缺口,瞬间又被重新堵上。蝮蛇气喘吁吁,伤口在不停地流血。鬼头刀能量耗罄变回了武器匣,他顺手揣进裤兜,抽出削铁如泥的军用匕首划向一拥而上的怪物们头、胸相接的部位,竭尽全力要杀出一条血路。辰砂全身浴血、且战且退,作战服上到处都是怪物喷射的化学物质烧灼出的大大小小的洞。
艾米尔牙一咬、心一横,对猎鹰嘶吼道:“你只不过是老娘暖床的工具,别自作多情!放下我,老娘不用你救!”,盛气凌人的语气在小奶猫般的呜咽声中荡然无存。猎鹰见她还能说话,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些许,柔声说道:“艾米尔,别担心,我们一定能杀出去。”。情势危急,猎鹰动作轻柔却迅速地把艾米尔绑到自己背上,激活武器匣,流星锤呼啸着砸扁了处在包围圈最里层的怪物们的脑袋。辰砂突然想起早年殷南昭来执政官官邸跟母亲汇报完工作,同自己闲聊时讲过的独自在原始星上执行任务时遭遇巨型食人蚁围攻,设法点燃蚁酸脱身的故事,用密语告知蝮蛇、猎鹰,三人如法炮制,成功突围。
红鸠和敢死队的老队员们将封小莞护在核心,列阵苦战楚墨警卫队那些半人半蝎的怪物,靠着阵法设计精妙、彼此配合默契,抵御着体能远胜于己的敌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殷南昭为辰砂、紫宴安排的体能训练课程里的格斗术是从自己的实战经验中总结、提炼出来的精华,阿晟全力施展之下,竟然弥补了体能上的差距,同楚墨打成了平手。
紫宴只身走进议政厅,笑吟吟地弹出夹在指尖的塔罗牌,凛冽的杀气几乎使空气凝固。一道道紫色的流光,犹如一张张夺命符,静静地穿过咽喉,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生命。偌大的厅堂中死一般沉寂,映衬得鲜血喷溅的声音格外清晰。十年间,每种下一株寻昭藤,紫宴都会用自己的血饲喂一次,仿佛这样就可以和心爱的姑娘血脉相连。每当置身于寻昭藤畔,柔情总是会流淌过他的心田,恍如英仙洛兰就在他的身边。可如今,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铺天盖地的烈火中荡然无存。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玄米  发表时间:2018-11-21 16:04:26
这是什么??
[投诉]
[2楼] 网友:青青园中葵  发表时间:2018-11-21 17:31:32
书评,嘻嘻。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