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

作者:lanlanyixiao

呜呜咽咽的悲鸣声忽然响起,大风忽然而至。
叶玠皱眉,戒备的看向四周。
洛兰说:我再天真也不会以为几只岩风兽可以杀死龙血兵团的龙头!这是我送你的厚礼。
叶玠说:这只是人工建造的生态圈,就算最高级别的难度,也不过是刁难一下A级体能者罢了。
“还有一个不对游客开放的神级难度是为你准备的,你刚才不到两分钟就杀死了一直成年岩风兽,已经触发神级难度”
洛兰话音未落,铺天盖地飞沙走石,叶玠体能不凡,却也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
叶玠记得几十米外有一处缝隙,应可暂时躲避。他一手抓住洛兰把她护在怀里,一手紧握匕首侧着身子挡开那些随着狂风呼啸而来的石头。
洛兰击向他的脖子想要逼他放手,叶玠却硬是不松手,只是拧了下身子堪堪避开要害。
与此同时,他还帮洛兰把几块砸向她的石头一一挡开,自己却被一块尖锐的大石砸到腿上。瞬间,鲜血染红了裤脚。
叶玠连眉头都没皱,只把自己的匕首塞到洛兰手里,完全不关心她会否用匕首要他命。
他拔出另一把匕首,迎着狂风,艰难向前。
洛兰扬起匕首想刺穿他的咽喉,半途却不得不转向先打开一块砸向自己的石头。
再想动手时,叶玠忽然把手一横挡在洛兰面前,硬生生任由一块飞掠而过的尖锐石头划伤手臂。
“小辛!”
叶玠的声音仿佛回响在洛兰的耳边久久不散,小心!小心!小心!声音里的关切挥之不去。
天地晦暗不明,到处鬼哭神嚎。
大石头能躲开或挡开,小石头一块又一块接连不断的砸面而来,只能硬扛,叶玠因为要侧身护着洛兰,受到牵制,不一会儿就成了血淋淋的血人,一只耳朵都被削掉了。
两人终于艰难移动到岩石裂缝处,可裂缝只能容纳一人。
叶玠毫不犹豫的把洛兰往里推,想用自己的身体封住缝隙,保她安全。
到这一刻,洛兰就算再多疑,也无法不得不相信自己和叶玠的关系匪浅了。身为龙血兵团的龙头不顾安危亲自前往送药,明知她设计杀他后还以命相护,生命悬于一线之间仍让以保护她为先。
洛兰泪盈于睫,哽咽难言:她究竟是谁?千旭的死究竟是谁害的?
悲痛绝望中,她突然把匕首狠狠扎进叶玠的左肩,想趁机从他手臂间溜出来。
叶玠顾不上疼痛急忙用另一只拽住洛兰塞回缝隙,可洛兰又是狠狠一下扎到这另一个胳膊上。
叶玠两只胳膊被废,再拉不住洛兰,只能用身子堵住缝隙。
狂风怒号,洛兰一脸悲痛问道:我是谁?你是谁?
叶玠望向洛兰,脸上污血横流,几近狰狞,嘴角却含笑:你是辛洛,我最爱的妹妹。
他抖着血淋淋的手拿出那管药剂说:它会告诉你一切的。
洛兰接过药剂,面带悲苦:你害死了千旭,你却因我而来,龙血兵团偷袭千旭为了保护我而死。此生十余载,是我害了千旭。她眼神悲凉却又藏着遗恨,手却稳稳的按下注射器,把药剂推入体内。
注射器叮咚一声落地,里面的药剂已经空了。
叶玠正想欣慰一笑,洛兰却迅速从他身侧溜出去。
“不要”叶玠震惊高呼,洛兰满脸决然。
叶玠挣扎着伸手想要拉住洛兰。
洛兰却义无反顾翻身越跳,翻过岩石纵身风中,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随着翻卷怒号的狂风飘然而去。
叶玠凄惨大叫,却立刻被肆虐的狂风掩去。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