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

作者:lanlanyixiao

怪石嶙峋的岩石森立里夜色如浓墨散发出淡淡的湿意。
洛兰和叶玠戴着护目镜一前一后走着。
叶玠说:你是在这里突破到A级体能的?
洛兰沉默的看着眼前的熟悉,心中溢满悲伤,景色能复制,人去哪里了?
叶玠问:这里对你意义非凡吧?
洛兰站定:我是谁?
“你是我最爱的人,是我必须守护的人”
“你是谁”
“我是你最爱的人”
洛兰不怒反笑:那是过去。
她猛然攻击叶玠,叶玠飞速后退,转眼已立在一块耸起的岩石上。
洛兰冷嘲:B级体能?
叶玠笑的坦然:撒谎的不止我一人,难道那只花蝴蝶和你的假老公是A级吗?
洛兰不再废话,踢起地上的一块岩石砸向他的头,整个人弓起身子,已然猎豹一样扑击过去。
叶玠边躲边说:不错!真没想到你能成为A级体能!这样很好。
洛兰不吭声只攻击,招招狠毒,全然不要命的打法。
叶玠躲开攻击,不可思议的问:你想杀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洛兰一拳直接击向面门:我最后问一遍,我是谁,你是谁?
叶玠侧身躲开,抓住她的手腕,从背后反锁住她的脖子:你是我最爱的人,是我必须守护的人!
洛兰一脚狠狠跺在叶玠脚上,一脚踩在面前的岩壁上,从叶玠头顶凌空翻过,顺势狠狠踢在他后心,将他踹倒。
叶玠回身一擦嘴角的血,拿出一管药剂:把这个给自己注射了,你就明白我爱的你是谁。洛兰,世上的爱有很多种。
洛兰看着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注射器,立刻一拳接一拳的进攻:注射给你自己吧!
叶玠火了:别逼我用强的!
他不再单纯闪躲防守,开始回击。
两人拳来脚往,缠斗不休。
不管战斗经验、战斗技巧、体能,都是叶玠更高,可是他的目的不是杀死洛兰,甚至不愿伤害洛兰,而洛兰是一心杀他。
拼尽全力的进攻和束手束脚的反击,一时间两人难分胜负。
叶玠气急败坏的问:我们没有生死之仇呀,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非杀我不可?
洛兰愤怒的大嚎:是你让我痛失最爱之人!
叶玠一滞,被洛兰一记杀招攻击过来,为自保不得不一拳击打在洛兰腹部,把洛兰击飞出去。
洛兰重重摔倒在地,突出一口血。叶玠脸上立刻痛苦万分,仿佛重伤的人是自己,眼睛里一腔心疼:你说的最爱之人是千旭吗?
不等洛兰回答,不远高处传来咆哮声。
洛兰早有准备,立即跃下岩石,把自己藏在岩石下。
叶玠成了野兽的目标。一只三米多长的岩风兽从天而降,俯冲而下,扑杀叶玠。
叶玠就地翻滚,立刻远离洛兰藏身的岩石,顺势躲开岩风兽的第一次攻击。
他翻身跃起时,双手从靴子侧面抽出两支又细又长的六棱形匕首。
当岩风兽再次发动攻击时,他迎着岩风兽直冲过去,身若游龙,回风舞雪,把两支匕首插到岩风兽的左翼上,又丝毫没有停滞的飞掠后退。
半空中,他双手握着已经失去匕身的匕首柄往靴子两侧一插,两枚又细又长的六棱形金属刺卡到匕首柄里。
他握着新的匕首,顺势而下,把两柄匕首插到岩风兽的左前腿里。
岩风兽愤怒的悲嚎,想合拢双翅绞杀他,他拔地而起,像一缕风一样从两扇翅膀的间隙冲上去。岩风兽张开嘴想咬他,他不闪不躲,迎向血盆大口飞掠而上,两把匕首直插岩风兽嘴里。
岩风兽合不拢的嘴里发出尖锐的凄厉鸣叫。
叶玠已经翻身向岩风兽发起最后进攻,随着两把六棱形尖刺没入岩风兽咽喉,岩风兽轰然倒下。
叶玠潇洒着地,面容严肃疾步走向洛兰藏身处:你有没有受伤?
此情此景,连同叶玠的神情语气,何等似曾相识!
洛兰惨笑,现在,她必须相信叶玠和她的关系真的很亲密了。
他们彼此一定认识,因为她为了晋升A级体能时选择了不杀岩风兽,武器用的是这种六棱形匕首,策略用的是这种近身搏斗的方法,只不过她笨拙生硬,叶玠挥洒自如,轻松杀死了这样一只成年岩风兽。
千旭说过,肯定是她以前见过人用这种兵器和猛兽搏斗,才会潜意识里选择了这种兵器。
现在亲眼看到叶玠杀死岩风兽,感觉脑海中似曾相识,尤其是杀死岩风兽之后叶玠向自己走来的一幕犹如昨日再现,他的表情他的语气一切都那么熟悉。
洛兰后知后觉的发现当初面对穆医生,她觉得敬畏但从不觉得穆医生会伤害她。这样与生俱来的信任他不会伤害她本就有问题!
叶玠想握住她的手,洛兰,跟我走吧,当你恢复记忆,你会忘掉千旭的。
洛兰躲开他的手:我不会忘掉千旭的!
叶玠轻扯嘴角:你不会看上他的。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