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脂】剑心

作者:

大写的三词儿——OOC
惨不忍睹
·
初见那人的回忆已经模糊,只记得那年那日的风沙竟是格外的大。
满地黄沙乱舞,似是不可捉摸,也如那人的眉眼一般的了。红衣徐徐,掩袖遮唇,斜长的眼眸被勾勒笑意。
怎么看都应是一个书中人的,她也乐得其中,可偏偏像是一个书外人一般。
唯一记得清楚的,便是她接下他的剑。
怎得就接下了?
现在想来,也没有任何意义罢。
·
“江湖啊,最近新出一个红衣大盗。”
他偶然听见一个传闻,听见那红衣二字时,又不由得回忆起那人的一袭红衣。
那一片黄沙,终是将她的身影掩去。
然后......那又是很久以后。
一次偶遇陆小凤,两人皆是没有什么可谈之事,本是偶遇,又有何话可言?
但陆小凤开了口,他的神情看上去很遗憾,重重的语气听起来也十分怪异。
“我还欠她一个头花呢?”
他看后者一眼,抿一杯茶,也没有问那人是谁。
或是说,是谁也不重要了。
·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戏园子,还有那假心假意的欣荣牡丹。
透过重重花影,他见得那人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曲。台下是小孩,也有乞丐,台上的那人眉眼依旧。
那偌大的园子,看着就和梦一般。
第二个梦,那人正在脸上铺上一层层的妆。浓妆模糊那人的眉眼,牡丹盛开在那脸颊,更是映得不真不切。
咿咿呀呀的曲儿那人像是要唱个没玩,日日着装,夜夜笙歌。可终究是得有那么完结的一日。
挽着袖子,那红衣盛开了,就似那人脸上的牡丹。
这场戏,没有唱完。
台上的毒针,零零落落散了一地。
他醒了,梦也终结。再无戏园子,再无那假心假意的书外人。
断血封喉,那日飘扬的红绳宛如渗血。
张家小姐......
  [回复]
[1楼] 网友:等空重修  发表时间:2018-08-11 10:19:51
666
[2楼] 网友:雨珂  发表时间:2018-08-12 15:15:05
棒棒哒
[3楼] 网友:爱尔珊瑚  发表时间:2018-08-13 14:27:09
拜大佬
[4楼] 网友:大世界的恶意  发表时间:2018-08-20 19:39:56
大佬大佬,还有其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