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

作者:毫*

念念不忘
(很久没有这么痴迷一部小说了,某天半夜边敷面膜边开始看,结果根本停不下来,到凌晨哭得眼睛都肿了。这两天也有些恍惚,脑子总忍不住想情节,加情节。
念念是一个太冷淡的女孩,她不爱说,而余就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念念的发疯,因为孩子和母亲的离开,也因为余的出轨。余很爱她。她又何尝不是。走到这一步,该怪谁呢。一直想起甄嬛那句,“那年杏花烟雨,你说你是果郡王,原来一开始就错了。”)
那年杏花烟雨,他车上撇头一望,终于一眼一生,一见钟情。玻璃上有水珠,他急着按车窗,只看见一个窈窕背影消失在学校杏花深处。他痴痴地望着,浑然不觉车就停在了路中间。听见后面催促的喇叭上,才回神,不由苦笑。他后悔经常逃课了。
他家里条件不错,考大学不过为了学历好看,他也是聪明,高三鼓足劲就拿了个高分,刚刚进本市名校。
他开始找借口不去老爸公司了,每天早出晚归往学校跑。到校就骑着单车,满校园转,累了就坐在杏花树下发呆。他甚至想,杏花快谢吧,谢了才好开桃花。他一向只是嘴巴混账,男女缘分都好,却没开过窍,这也算了心里开的第一朵桃花。
终于终于,他又看到了那个背影,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他平复了一阵激动的心情,从书架抽了本出来,就直接坐到了念念对面。他装作认真的样子,余光却一直扫着她。他心里叹:“老子瞧上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一眼都没瞥我……”图书馆的规矩又碍事,他嘴巴一直晃,一直晃,心里无比挫败。
念念是一个多通透的女孩,她不抬头也听见了挪凳子的声音;10分钟没听到翻书声,也发现了对面人的不对劲;只是她一向是漠然惯了。她书看够,就阂上走了。
余行钧忙跟着出去,离着两步远,他脑袋转得飞快,想着搭讪的法子。也是他运气好,学霸室友看到了他,再一瞧他盯的方向,还有什么不明白。学霸看他模样,便忍不住挤眉取笑:“嗻,这段时间来得勤,就是迷上我们小林徽因了!”余行钧疙瘩一声,记忆连起了一段,不爽回到:“什么你们的!什么林徽因??”室友鄙视的看着他,“行了,招吧,专业课都不去。妈的,活该去年挂了!”他终于想起来了,她就是小林徽因!!有次请客,有哥们笑说有个气质美女选到他们的古典建筑,大大降低了建筑系的逃课率……这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有些事一想——肠子都悔青了!
有熟人就好打听了,她叫吴念,汉语言专业,室友强调,那可是个清高的才女,追的人多了。
才女一般喜欢绅士、含蓄,而他真是骨子里的流氓,装都装不来。他搞到电话,忙不停的打过去,编着借口,没两句就被挂了。他挫败,第一次约女生就约不出来。最后实在想见得紧,也只有不睡懒觉,早晨就准时守着门口,或陪她上课,或图书馆自习。所幸她作息规律,又从不逃课,他吃饭规律了、泡图书馆的时间也多了。只是远远看她的机会是不缺了,他却都还不自信念念认识他?她从来不把眼神注视在他身上。
念念其实很熟他了。她知道他叫余行钧,还知道是哪几个字。因为有个陌生人打过一个电话,第一句就是,“你好,念念,我叫余行钧,剩余的余,行走的行,千钧一发的钧。你有空吗,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她还知道他长得不错,家里有钱,因为室友问,“念念,余大少在追你呀?他今天缠着问了我一大阵,他不知怎么知道我是你室友,打听你呢!余大少就是建筑系的高富帅。你听说过吧?”
后来不止室友问了,专业里人人都知道他在追她,他脸皮厚,念念的专业课他节节都来,来了就选个能离她近的地方坐着,知道念念不能去赶人。他嘴巴甜,汉语言女生多,没几天就被他哄得熟了,他也不模糊,直接坦白追吴念。所以她的信息也暴露得差不多了。余的助攻也多了。
她定力一向好,这次也不免觉得困扰。她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招惹过大少爷。
有次她感冒了,在校医院输着液他就匆匆跑来,她开始是郁闷“生病都得到不到安静。”但人在不舒服的时候总是容易感动,他陪了她一上午,她虽然还是不理他,心里的冰到底化了一个缝。
余行钧太执着了。放暑假,念念和老乡推着行李箱走下楼,就看见他站在一辆车前面。他笑嘻嘻的,走过来说:“念念同学和小雪同学,我今天要去C城(她家乡)旅行,可以请你们做向导吗?”她不理他,他就抢着小雪的箱子,挑眉道,“拜托,小雪妹子,作为校友,带我参观一下家乡没问题吧。”小雪也是收受过他零食贿赂的人,这时就有些为难了,她扯扯念念,说道,“一个教室上课这么久的同学也不好拒绝,念念你看……”念念还能怎么办,她们家里两百多公里远,转车本就麻烦。
出城前,余行钧停车去了趟超市,出来手里提着几大包,一股脑放在了后备箱。小雪朝念念眨眨眼,念念装作没看见。路上,他嘴巴也知道消停,规规矩矩地当司机。
到了C城,念念指了路,到家就先下了。她道了谢,拉着行李走得干脆,余行钧也没多说什么,听见启动车子的声音,念念松了口气。
大概一个小时后,念念正在厨房当帮工,门铃响了。妈妈去开的门,然后,她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余行钧的语速有些快,声音挺有磁性,他热情的叫了阿姨,介绍自个儿是念念同学,来C城玩。念念受惊了,赶忙走出来,一看,得,妈妈也惊到了,没请客人进门,就门口上下打量他。她用眼睛砍余行钧,余装无辜地解释,“阿姨,我和念念就是普通同学,您看,念念东西落下了,我帮她送来。”说着,就提过来他买的那一堆特产礼品。念念妈终于反应过来,把主人家的礼节补上了。
厨房还没停,念念妈也顾不得,只叫念念招待他。屋子就这么大,念念能怎么着,也进了厨房。母女俩还没说两句话,余行钧也不客气的来了,他吸着鼻子,笑着夸赞,“阿姨做的什么菜呀,这么香,闻了我就饿了。”“唉唉,阿姨别跟我客气,我一见您呀,就特别亲切,您长得特别像我家里的一长辈。”
余行钧的自来熟和三寸舌头就是中年妇女的杀手锏,自然留下来吃了午饭,饭还没吃完,念念妈就被他逗乐了。
这次未来丈母娘是满意了,余行钧也满意了,念念就真的被气到了。一个假期妈都明示暗示拷问,她能不气愤余行钧吗。余打电话,她依然不接,后来直接拉黑名单了。而余还真有小聪明,他不知何时问到了念念妈的电话,还打过几个来问好,甚至暗示“念念生我气了,阿姨帮我说说好话。”
开学念念就心软了,因为余还是那么执着。他现在每次上课都是坐念念旁边,因为同学会自动让位。他们也开始聊天了,聊得互相都很开心,念念想“嗯,一起上课嘛,总能有共同话题。”
直到一两个月后,一天室友抱怨说,“零食怎么要吃完了?”她才发现,很久没看见余大少了。念念是一周前就发现的,某天早晨下着雨,她朝楼下望了好久,才慢慢走向图书馆。她突然觉得有点冷,也有点不习惯。她翻着一本小说,忍不住就随着情节哭了,她想,这本书真感人。
一周,两周,三周……她作息回到了从前。这一天,很多人都不意外,她也不意外。她身边又出现了追求者,她开始认真考较新出现的这几人。可惜,他们也不算新出现,念念颇觉遗憾,这几人好像有点弱,都是余行钧出现不久才消失的人。
一个多月后,她路过学校花园,突然有人来拉她的手,她吓了一跳,却是余行钧。她甩开,砸到他的手臂,觉得有些被骨头磕着了。一仔细看,他瘦了,脸色也憔悴了,她忍不住问:“你,你最近,病了吗?”念念被他认真的盯着,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总觉得余行钧有什么不一样了。良久,念念见到余行钧轻轻摇了摇头。她像是要掩饰什么,转过了身,急步往来的方向赶。她只盼望,没有见到,也不不要见到!
直到她听到身后传来又急切,又压抑的一声,“念念,我爸爸过世了。”她停住了,眼泪唰的流了下来,也想起了爸爸的去世吧。她抬抬头,想忍住眼泪,头上是杏花树的枝叶。
余本来就是个话篓子,他一张口就停不下来,他哽咽的声音传来,“老爸从前总说要被我气死,现在果然被我气死了,我从小就不听话,总是和他冲着,妈说我们太像”;“他肝脏不好,最近两年酒桌子上都是我来替他应酬,这几月没怎么管他,又不约束了”;“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了,又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了,现在什么都靠我了,我要忙了”;“这一个多月来,我每天守在病床边,看见他一天天没得治,觉得人生真的太短暂了,我爸才40几岁。”……念念没有转身,也没有离开,没有说话,也没让他停。
余行钧再没陪念念上过课了,他大四很少来学校了,只是一来至少要陪念念吃一顿饭。他果然成熟多了,话也比以前少了,有时看他很累,念念也劝他休息。她终于把他拉出了黑名单,他们白天发两条短信,晚上聊会儿。
念念读书勤奋,语言又有天分,一向是学习好;而余行钧懒惯了,专业又不上心,眼看公司忙,又得忙着修学分。念念不得不违原则帮他代课,又无奈呢又郁闷。
(那个偷吻忘了……他们不是一个校??算了。仅以此纪念这两天的失魂落魄。我要继续忙起来了。感谢作者的好文。)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过*******烟  发表时间:2016-10-21 08:34:43
由于发评人近期被投诉删除评论过多,该回复暂时折叠  【点击展开回复】
[2楼] 网友:花拆  发表时间:2016-10-21 08:52:39
好棒!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6-10-21 09:34:04
谢谢,宝贝儿,辛苦了
[4楼] 网友:Mica  发表时间:2016-10-21 09:37:55
这是脑补了一出青春偶像剧啊
[5楼] 网友:路*******甲  发表时间:2016-10-21 10:11:46
由于发评人近期被投诉删除评论过多,该回复暂时折叠  【点击展开回复】
  • 评论文章:杏花雨
  • 所评章节:1
  • 文章作者:非木非石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6-10-21 08: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