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女与小白花

作者:伊水流年

我亲爱的妖妖大大又开新坑了,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一开始就这么精彩,果然人生处处是戏台啊,生活全靠演技。女主的老妈是个穿越而来的,嗯,我首先想到的是她教育孩子的方法肯定别树一帜,果然,单从两个人相处的模式看就很是让人欢喜,生个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却偏偏只能当成男孩养,后面肯定有意思!一开头就来了个大肚小三上门逼宫的戏码,因为呢现代女人都是忍受不了男人三妻四妾的,偏偏刚开始就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个大着肚子的小三,还是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小三这个东西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让人咬牙切齿的存在,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招人待见招人恨,尤其是还已经珠胎暗结,大着肚子找上门挑战正室的,谁给她的勇气?梁静茹吗?如果女主妈是个原装古代人,少不得咽下这口气,否则就落得了个善妒的名声,将此女收到后院,反正一个妾而已,要打要骂要卖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将来孩子生下来不过是个庶出的,想怎么养就怎么养,或是去母留子或是使劲磋磨。可是这个倒霉蛋遇到的是个赝品,她压根就不允许妾这个东西存在的,或许男人对她来说也是个可有可无的玩意呢。
恶趣味的想现在男主要是出现呢?怎么解释?小白花一般的弱女子,都是男人想要保护的对象啊,她们柔弱得如被风雨浇残的花朵儿,凄凄惨惨的在风中飘摇,或是动不动就哭鼻子,诉说着自己的情不得已,动不动就姐姐妹妹的套近乎,不在乎名分不在乎地位,只为了孩子或者什么的巴拉巴拉,动不动就跪下,一副任你打骂随你处置的虚伪模样。其实她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了一己之私打着真爱的旗号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
李清止往旁边移了移,可两腿发软,就是想坐到席子上去,拄着双臂起了两次也没有起来。宝儿展开双臂将衣服穿好,看着她动弹不得的模样,这就上前一步轻车熟路地抱住了她。那两只小手就伸在清止的腋下,一抱一提,轻轻松松给人放在了席子上面。然后继续眨巴着眼睛站在车上,好奇地看着这偏僻的小巷。
李朝宁早就对她的怪力见怪不怪了,看着她明显开心的小脸,眸色渐暗:“嗯,对。”
  马车缓缓驶离,宝儿眨巴着眼睛,来抓母亲的胳膊:“娘,那我以后就有爹了,对吗?”
  她的小脸,还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朝宁看着她的大眼睛,不由轻笑。
  七八年了,其实她找到这里,也无非来证明一件事,常生就是常生,他许她一生一世只有她,怎能转眼就有了别人?什么护国大将军,那根本不可能是他。清早的第一缕光从窗口映照进来,榻上女人趴在软枕当中,一动不动。
  她光洁的背上,一道从肩头斜着向下足有四五寸长的伤疤坦露在外,虽然已经是旧伤了,但男人下榻的时候还是多看了两眼,然后俯身沿着那蜿蜒下来的疤路轻轻印下薄唇,在她嫌痒挥手推开他之前,又随手抓过薄被给她盖了个严严实实。夏日炎热,宝儿昨天晚上贪凉,就在这外间的大榻上吹风。窗口处都放了冰块,果然比里间要凉快许多,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那个爱生气的夫君大人已经有半天加一夜没有对她说过话了,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也不过是让她自己想,又干了什么好事。
  
  成亲五年了,他真是越来越小气。
  她一天做了那么多事,怎么知道哪件是坏的哪件是好的?
  
  母亲朝宁曾对她说过,凡事不可强求。
  想不明白什么事的时候,就不必想。她当即撇开那一点点的烦忧,好吃好喝好睡,还主动搬到了外间的榻上来,一个人翻过来滚过去,身边再没有那个人缠着也真是凉快,结果谁想到这个小气的男人竟然也搬了过来,半夜被他惊醒,真是吓了一跳。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