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磕糖而已T_T

作者:废物点心是什么口味的点心

看完这个故事真的是意难平,BE让我肝疼啊啊啊啊。然而阿娘写的HE,卧槽这是HE吗,并没有安慰到我连续被扎的心(擦掉嘴角的血)。
  所以自己码了一段故事,庸俗的我觉得糖就是结婚生子,于是开启乱写模式(喂)。估计我揣摩到的人物性格和阿娘写得不一样,以及我第一次留评(而且还是直接作死写故事)可能很糟糕,希望大大忍住。。。
  
 ———————————————————— 
  
  
  “你的愿望是当一个杀手?”高高瘦瘦的女老师推了推眼镜,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的陈小帅,深深地叹了口气。
  陈小帅的脸白白的,头发虽然黑但带着卷,鬓角的一圈头发更是坚韧不拔地绕着弯,衬着他深邃的眼窝,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混血小男孩的样子,很有一番异国风情。
  老师一看他这模样,就觉得他左脸写着天真,右脸贴着无辜,心里的挫败感更深,也说不出严厉的话了。
  于是只好软声软语地问:“为什么你会有这个想法呢?”
  “因为我爸爸他是一个英俊的杀手呀,”陈小帅眯起一只眼做了一个持枪的手势,“我发现当了杀手以后想吃多少冰淇淋就能吃多少,还可以赚好多钱养妈妈!”
  女老师虚弱地捂住心口,“我觉得你爸爸需要一点教育,让他马上来一趟。”
  陈小帅捂着嘴沉思了一会儿,摆了摆小胖手,严肃地说:“不行哦,爸爸他去另一个世界了,最近回不来啦。”
  
  
  你赶到学校的时候,发现你的儿子正在老师的办公室里一脸满足地吃着曲奇,饼干渣都掉在了衣服上,而素来严厉的老师看着你儿子的眼睛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与慈爱。
  陈小帅看见你气势汹汹地走进来,惊得溜圆了两只深黑色的大眼睛,赶紧塞了两个曲奇进了鼓鼓的腮帮子。
  明明长得很有Reborn年幼时的风范,可这性格也不知道随了谁。
  你当然不会承认你也会像他这样看到吃的就走不动路。
  他迈着小短腿向你跑过来,鬓角的小卷发也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陈小帅仰头看着你,一手拽住你的衣角,一手把一块曲奇举了起来:“妈妈,你终于来啦,我特意留了一块小饼干给你哦,很甜哒。”
  你无视了他的讨好卖乖,脸上甚至扭曲出了一个颇为狰狞的笑容。揪住了他的小肥脸,你轻声道:“你又惹了什么事?”
  你绝不会忘记那天一群个子还没到你腰的小女孩们哭着要当你儿媳妇的恐惧。
  
  “王女士,我很不赞同您和您的丈夫对小帅的教育方式。”女老师推了推眼镜,继续讲,“您丈夫总是出差,不能陪孩子,不能因此就敷衍小孩说他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你小鸡琢米似的点头:“是的是的,我明白了,我下次一定改正。”
  老师顿了顿,继续到:“小帅小小年纪,竟然梦想当杀手,您不觉得您对他的教育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吗……”
  大概是学生时期的后遗症,你表面上真诚地倾听着老师淳淳的教导,实际思维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公司的报表还没写完,明天早上就要交了,真烦。
  唔,想吃披萨了,等下结束了就去买,要双层奶酪的那种。
  Reborn真讨厌啊,自己的锅不来解决,让你在这里被老师教育。
  ……不过,想想他那张惊天地泣鬼神的脸,还是别总在世人面前招摇了。
  你看着老师的嘴开开合合,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
  说起来,虽然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但你偶尔回顾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非常非常不可思议。
  那个时候,你到底为什么会鬼迷心窍一样地同意嫁给他呢?
  
  你没和他确定关系的那几年,Reborn见你的时间并不固定,有时间来一两天就走了,有时候大半个月你都能看见他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的身影。但他总归是每个月都会在你面前刷一点存在感,让你时时刻刻铭记还有他这一号人物存在。
  你机智地确定他这是在温水煮青蛙。然而你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
  可那一月,他始终没来。
  你怀抱着等待姨妈造访的心情等候他的出现。回公寓的时候,你猜测他应该好整以暇地坐在你的沙发上喝咖啡;挤地铁时,你下意识地以为会有一只手突然环住你,帮你在拥挤喧闹生生劈开一片无人打扰的空间。
  但他一直一直没有出现,你公寓外的的那排月桂已经开了又谢。
  你还是照常上班,回公寓,周末去见见爸妈。你忙得像螺旋一样地处理文件,回家的时候双眼无神地瘫在电视机前,偶尔去和室友逛逛街吃吃饭,放松心情。
  只是某天晚上,你突然在床上挺尸,盯着手机的联系人发了一会儿呆。
  早上你刷牙的时候,突然瞥到了另一只摆在漱口杯里的黑色牙刷。它大喇喇地摆在洗手台的中央,虽然像他的主人一样不容忽视,你却已经熟视无睹。
  你擦了擦脸,抬起头盯着镜子,发现眼里映出了里包恩的身影。
  你知道,你完了。
  他终于成功成为了你生活的一部分,成了你无法抵抗的现实。
  镜子里的穿着明黄色衬衫外面套着黑色西装的人从你身后把你整个环住,他的下巴搁在了你的肩上,鬓边的卷发拂过你的脸,让你感到了一阵软绵绵的瘙痒。
  他握住了你的左手,你的无名指察觉到了一个犹带着体温的圆环。
  Reborn轻轻地吻了吻你的侧脸。
  “Beauty, Ti Amo. ”
  他说。
 
  
  第一次把里包恩带回家的时候,你心里感到了久违的忐忑。
  他握着你的手,拎着烟酒大红袍,这种极为生活化的气息和他那“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的气质碰撞冲突,让你有点想笑。
  特别是当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你一眼之后,你的肩膀抖动得就更剧烈了。
  门开了。你妈脸色复杂地把里包恩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最后她的目光停在了他的腰上。
  你突然回忆起了曾经被一条灰色内裤支配的恐惧。
  他们聊得很愉快。Reborn再一次完美发挥了自己的天赋:征服每一位出现在他面前的女士。你惊讶地发现他甚至会说温州话,鬼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学的。
  你的老父亲乐呵呵地喝着大红袍。而你,你在角落瑟瑟发抖,等待不久就会到来的你妈的审判。
  
  现在,你身边还多了一只小包子。
  很遗憾,你没有经历什么天才宝贝酷爹地的沙雕剧情。里包恩也许够冷酷了,然而带着他基因的种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不过是小学阶段,英语语文从没上过85,数学每次都在及格边缘疯狂试探,你经常怀疑当年是不是在医院抱错了娃。
  然而他长得实在太像里包恩了。
  而且,就在此时此刻,他用一双小胖手托着一碗白米饭,啪嗒啪嗒跑到你面前,黑色的眼睛亮晶晶的,说:“妈妈,我给你盛了汤,要乖乖喝完哦。”说罢抻着脖子把小脸努力上扬,等待你奖励他一个爱的啾咪。你不禁觉得他有望在长大以后成为像Reborn那样的一代妖孽。
  坐在你身边的男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无视陈小帅瞪圆了的眼睛,自顾自舀了一勺汤,含进嘴里。
  然后,吻了上去。
  他轻车熟路地吻开了你的唇,你的眼睛顿时睁得和旁边呆住的陈小帅一样圆。还来不及出声,你就感到有液体被他的嘴渡了过来,有点咸,还有紫菜淡淡的鲜味。
  你看见Reborn深黑色的眼里带着笑意,眼尾也上挑着,一副囫囵的温柔模样。
  你回过神,立即推开了他:“陈英俊同志,请您注意一点风化,起码不要当着小孩子的面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Reborn又慢条斯理地舀了一勺汤,自己喝了。
  “Delizioso. ”他说。
  喂喂喂什么鬼,你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他撩人的功力依然可喜可贺地没有下降。和他生活久了,你也听出了他是在用意大利语在说“很美味”,只是不知道夸奖的对象到底是那碗被殃及的汤还是这个无辜的你。
  陈小帅反应过来,眼里迅速挂上了泪珠,他嘤嘤呜呜地一边小心翼翼地瞧里包恩,一边拽着你的衣角小声说:“妈妈,爸爸太坏了,竟然这样强迫一位可爱的女士。”
  里包恩放下勺子,微笑着看你。
  你左看右看,风一般地转变了立场,哈哈哈尴尬地笑着,用手弹了弹陈小帅的前额,“不能这么说哦。”
  挺了挺胸膛,你义正言辞地发言:“毕竟我也很乐意。”
  第二天,你上班差点又他妈的迟到了。
  
—————————————————————— 
  
  
  最后表白阿娘,太太写Reborn超棒呜呜呜,现在我很难找到喜欢的同人文了。。猎人那篇我也超爱,求求太太更加努力地码字吧哈哈(手动比心)!!!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4-07 08:35:56
妈呀,你太可爱啦!!!
居然还给我的番外写了个后续。
其实写得真的还不错啦,看得出来你看文超认真啊,加了好多细节进去,都是文里的。
而且按照Reborn的性格,他如果要继续往下追求美丽,他确实会采用强势插入美丽的生活,反复刷存在感到美丽无奈的方式。可以说挺了解这个男人有多坏了。在美丽会思考Reborn为什么这次还快出现的那瞬间,她大概就输了。
如果美丽要接受的话,我猜多半是半无奈半被诱惑地最后接受Reborn。这种日常生活的操作方式,是美丽本人了。
如果我写的话,美丽多半还会再无情一点,不那么在乎一点。【笑】但大致思路很不错啦。
不过孩子我从来没想象过啦,因为我压根想不出Reborn和美丽这俩货到底能生出个啥来……
最后,你真有把住我的文风诶,真的蛮有点我的风格的诶。
要不要加一下我的读者群呀,里面有我没放上来的一版he的番外,有实际写他俩在一起的片段。群号在简介里。
[投诉]
[2楼] 网友:废物点心是什么口味的点心  发表时间:2019-04-07 08:57:44
我申请加群啦,之前竟然一直没注意到(吐血),期待新的番外嘿嘿嘿(′﹃`)
[投诉]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4-07 09:18:08
2333我怎么还莫有看到申请?
[投诉]
[4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4-07 10:15:04
你已经加群的话记得私聊我一哈呀。
[投诉]
[5楼] 网友:废物点心是什么口味的点心  发表时间:2019-04-07 10:52:47
我发了好几次申请了,电脑出现bug了吗T_T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