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吾的!(五)

作者:伽蓝诺斯

孩子是吾的!吾的!!!
——太一誓约后的if:混沌钟支线
(接上)
洪荒大陆上空,混沌钟无形的灵体正往五庄观飞去。
拷问过扬眉的混沌钟,心情有那么点不太愉悦。
吾的太一,吾的子嗣,就是给汝等议论作赌的吗?
了解太一的混沌钟知道,太一是不介意的,但是太一不介意,祂介意!
最重要的是,赌局中竟然没有祂?
看来,有必要给洪荒众人醒个神了。
-
五庄观
“诶诶诶!镇元子,镇元子,你快来帮我看看!”红云捧着据说水火不侵,但却不知道为何枯黄的柳叶,呼叫镇元子。
“来了来了。”有那么个挚友的镇元子真心有些无奈,但他还能怎么样,自己惯出来的挚友,当然只能继续惯下去。“怎么了?”本就往这边过来的镇元子,加快了速度,把用来招待红云的灵果放到一旁几案上。
“镇元子你看,”红云递上那片叶子,顺手摸了个果子就啃,“杨柳道人给的叶子不知道怎么枯了,是我没保存好还是怎么了?”
“这……”镇元子接过柳叶,整片叶子都呈现衰败的黄绿色,他刚要认真查探,就感觉三尸神跳,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怎么了?”红云就是乐天的性子,啃着灵果觉得味道不错,就又摸了一颗继续啃,哪还有方才那副慌张的样子?
“不,没什么……”思来想去找不到头绪,镇元子摸了摸自己的伴生灵宝地书,想着真出事了最多就是封了五庄观。他仔细查探了下柳叶,本着看顾人生果树几个量劫的经验,分析道:“柳叶怎么样跟你怎么保存没关系,怕是那位杨柳道人出事了。”顿了顿,“最近洪荒大概会不太平,你就别到处跑。”又怕红云按捺不住,想了个理由规劝,“你看,我这人生果树再有几千年就成熟了,你我坐而论道,正好能分吃这一万年的人生果。”
“诶,人生果树已经结果了吗?”红云瞬间被转移注意力。
“结了结了,刚结果没多久,再有三千年也就熟了。”镇元子将那片柳叶收起来,“这次的果子没人跟你抢,成熟了随你吃。”所以你就别乱跑了,红云。
“好~”雀跃的红云咽下最后一口灵果,再去摸的时候,发现已经没了,“镇元子……”眼巴巴。
“……”无奈的镇元子吩咐童子下去取灵果,“你这幅样子算什么呀,我这里还能少你几口果子吃吗?”
“那哪里一样~”红云耸肩。
-
五庄观内其乐融融,却不知某个黑恶势力已经到了门口。
混沌钟,真没有走门的习惯。
不说混沌钟现在就是一无形无相的灵体,根本无所谓应不应门的;这天下大多数地方,对混沌钟来说,根本就是不设防的,祂也不觉得自己有必要给那些地主留几分颜面。
毕竟在混沌中,祂就是那么飘来飘去,也无人置喙。
所以,在红云,镇元子啃果子聊八卦的时候,被忽然出现的某个身影吓了一跳,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不,哪里也不对……
-
镇元子把受惊蹦到自己身侧的红云往身后掩了掩,“看着”那个忽然出现,却直接反客为主的存在,满是警惕。
五庄观外笼罩的阵法完全没有被触动,原本如臂指使的地书,不知为何难以调用,勉强展开,也只能保护方寸之间。
恶客,还是不知道强出多少的恶客。
“阁下此次前来,所为何事?”镇元子把质问的言语全部咽下,换上较为尊敬的语气,直接询问缘由,早点处理完早点将人送走。
“不问吾是谁?”混沌钟无视镇元子的警惕,捏了个灵果把玩,想着灵果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带一些回去投喂太一?
“阁下若是想说,自然会说吧。”镇元子稳住红云,应了一句。
“名单,交出来。”混沌钟放下果子,不甚在意地扫了眼镇元子,将目光聚焦到红云身上。
“?!”镇元子&红云。
“额,您是说这个?”有点承受不住压力的红云手指一点,将神秘的名单展开,显示给混沌钟看。
“……”名单中的名字、道号并不太多,但基本网罗了洪荒的大能者,混沌钟忽视掉某些祂或多或少照过面,殴打过的混沌神魔,看了眼那些洪荒生灵以及他们名字后面的押注,冷笑,“呵。”
只是一声冷笑,听到镇元子和红云耳中,就是一阵气血翻涌,一口逆血哽在胸口,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端是难受的紧。
“加上,混沌钟。”混沌钟抹去名单上一些名号,挥袖将其送反,“吾押混沌钟,一片混沌遗骸。”伸手一张,将一片明灭不定的混沌碎片送到镇元子面前。
“?!”镇元子惊疑不定,红云倒是恢复的很快,抓过被修改的名单,虽然有些可惜,但还是迅速加上“混沌钟”三字,还记下赌注,倒是在署名的时候犯了难,“额,阁下您看,押了注,总得署个名吧?”
“……”混沌钟迟疑了,署名,署什么名?祂一直被混沌钟混沌钟的唤着,可这个名号,哪里是能够随便署的?
“东皇。”混沌钟呼出一口气,“吾名东皇,东皇太一的东皇。”
镇元子和红云对视一眼,仿佛触摸到了什么真相,但也不敢多想。红云迅速将“东皇”二字记下,又呈给混沌钟看,待其点头认可,舒了一口气,收起名单。
“灵果不错”混沌钟起身,准备离开。
“阁下既然喜欢,不妨带一些走。”镇元子闻弦声而知雅意,迅速应了一句,将私库摸了七七八八,送到混沌钟手里。见其收了,离去,他急忙封闭五庄观,将再次得用的地书激发,方才松了一口气。
“抱歉啊,镇元子,这次是我连累你了。”红云愧疚道。
“没有的事,毕竟我也参与了。”镇元子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责怪红云呢?相反,他还让童子收拾了宴席,招呼红云坐下吃喝,去去被找上门来的晦气。
-
酒过三巡,缓过来的红云再一次提起劲来。
“啊,你说,刚刚那位会不会是……”混沌钟?
红云心宽无比,这就冲着镇元子挤眉弄眼。
“……”镇元子看了眼记吃不记打的红云,忍不住扶额,刚刚那口逆血忘了吗?只能给他把酒满上,“喝酒,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却是默认了。
“那岂不是说!?”红云端起酒盏一口闷,为触摸到的真相心奋不已。
“我们知道就行了,别议论,也别到处说!”镇元子心累无比,郑重叮嘱。
“我是那么作死的人吗?”红云不满的抱怨。
“……”你还真是!
镇元子看着面前这个毫无自知之明的挚友,最终只能无奈的笑笑。
-
今天的混沌看起来很霸气呢~(2杀,3杀get~)
那么,下一(ji)个是谁呢?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颜三绘  发表时间:2019-02-12 10:25:22
红云和镇元子的【挚友】关系我觉得很可疑
[投诉]
[2楼] 网友:颜三绘  发表时间:2019-02-12 10:26:44
【挚友】啊
[投诉]
[3楼] 网友:铃铛花  发表时间:2019-02-12 10:44:05
挚友应该是火影哪一边的吧还是阴阳师茨木酒吞差不多的感觉
[投诉]
[4楼] 网友:k  发表时间:2019-02-12 10:47:49
挚友啊,跟知音一样的关系啊
[投诉]
[5楼] 网友:Aireen  发表时间:2019-02-12 11:12:38
东皇太一的东皇……好戳啊这句
[投诉]
[6楼] 网友:伽蓝诺斯  发表时间:2019-02-12 11:43:31
本来就是东皇太一的东皇嘛
[投诉]
[7楼] 网友:惊蛰  发表时间:2019-02-12 11:55:08
1楼的观点我表示赞同
[投诉]
[8楼] 网友:茶色浅沫  发表时间:2019-02-12 13:13:37
东皇...钟...
[投诉]
[9楼] 网友:花叶又相逢  发表时间:2019-02-13 12:07:40
高山流水知音赏
[投诉]
[10楼] 网友:笑临  发表时间:2019-02-13 13:03:10
人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