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作者:散发弄扁舟

当Tina坚决地对抗任何在她看来有物化女性嫌疑的言论时,在Nick眼里也是一场角色对调的“偏执狂和自由主义者的较量”吧:)。偏执vs自由主义,严格意义上甚至不在一个continuum上。Tina和尼克在这两个scale上,各自选择的立足点其实非常非常接近。但因为对自己的选择非常坚定,所以两人之间任何细小到旁人看来不值一提的位移和偏差,都会让他们抓狂。
Tina在后来跟Pat和好后,拒绝了他的邀舞。但这次她没能拒绝轻轻摇摆吟唱的尼克。一如第一年的圣诞节——她理智上抗拒的同时,无法拒绝当时还是她的boss的尼克的邀舞。哦,真的不是Tina不坚定,而是谁能拒绝一个专心向你释放魅力尼克呢。如此effortless,又如此无法抵抗。“他的眼里全是怂恿”。
这两章是我特别喜欢的一段Tina和Nick之间的对话。关于爱情,婚姻,承诺。他们第一次明白地讨论这个问题。两个互相倾慕,彼此了解的,聪明人的对话。但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直接讨论的结果是——now or never。
他们的交谈非常真诚,无论Tina还是尼克。这其实真的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求婚时间点——我完全相信尼克并没有想要在Tina刚刚失去父亲,辞掉工作,最脆弱的时候趁火打劫落袋为安的意思。他紧张,他并没有把握,但他觉得必须这样去做。如果他们真的决定长期维系这段感情,这个时候的表态或者承诺无疑是有意义的。这可能会影响之后Tina的工作选择,对于两个常年极度忙碌的人,长久的双城/国记,显然不适合维系感情。尼克甚至已经很幸福地计划着之后的一段时间,在马德里下班后回到的是有Tina的家。但这里面的问题在于,Tina可以接受尼克不跟她商议就完全自主地调整他的工作——毕竟Tina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事业永远是他们各自生活的核心。但在感情的处理上,这样的“被告知“,”被安排“,是Tina无法接受的。尼克其实也一样,在对待除了Tina之外的女友的时候,无论是索菲亚,还是那个混血歌手,他对任何自己掌控之外的被动事件,都表现的足够冷漠决绝。但当对象是Tina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地想要更多的控制感。
这显然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求婚时间点。Tina并没有准备好,而尼克其实知道这一点。但他觉得需要赌一把。我同样完全相信Tina说出“我也爱你,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直到我们平稳走向我们彼此都认为应该走向婚姻的阶段”的时候是绝对真诚的。尼克也一定没有怀疑过Tina每一句话的真诚,他知道她爱他,他是她此刻的唯一,无论跟Pat有多么千丝万缕无法斩断的联系。她多么不想让他难过。
但他试图用一个更有效力的契约——婚姻——来暂时覆盖住他们双方都意识到的“很大的问题”。那么强烈的化学反应,那么多的火花和灵魂碰撞,那么深刻的了解和迷恋,让他相信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可是他们也的确需要更大的推动力和更多的相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婚姻对于他们双方最重要的意义并不是情感or道德or法律上的约束力,而是会影响到他们共同直面/解决一些必须面对的问题的意愿。所以对于他,这是一个now or never的抉择。
那么对于Tina,是不是呢?如果尼克没有在这个时间点,迫使双方做出一个决断,会有一天到达那个“双方都觉得应该走向婚姻的阶段“吗?那么骄傲的两个人,会在碰到生活中各种细碎纠结但不可避免的麻烦的时候,暂时放下骄傲,一起面对,而不是哪怕明知道是误会哪怕心碎成渣也保持可以随时抽身的高傲姿态?
即使在后来,跟Pat进入非常稳定的感情阶段,婚姻从来不是Tina像渴望冠军一样渴望的东西。就像婚姻其实也从来不是尼克像渴望冠军一样渴望的东西。Pat可以追随着Tina的工作轨迹,把她的目标变成他的目标,实现共同的梦想和荣耀。但这是Nick现阶段,甚至很长时间,甚至在现在的工作轨迹下永远无法做到的。他们只能是敌人,甚至最好不要生活在同一片区域——三不五时来场德比绝对是很伤感情的事情呀…233.
所以,如果尼克愿意再等等,给Tina更多的时间和自由,结果会改变吗?也许真的会。但尼克跟Tina一样,喜欢事情清清楚楚,under control。但那样带点妥协牺牲性质的等待很Pat,却很不尼克:)。如果Tina在这个时间点say yes,会一直happy ever after吗?我觉得也许真的会。那么聪明又相爱,灵魂相通的两个人,总能给那些或大或小的问题find a way out。但那样在不确定情境下带点妥协地say yes,很不Tina。
很难过的是,他们其实真的on the same page。两个人的心都碎掉了。
尼克在这里揉了揉Tina的脖子,她的反应就像猫科动物。这是后来最后的决赛,在比赛前,他做出一样的举动的原因吗?
无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分手的时候,尼克对他“夏天一样的“姑娘的爱,从来都那么动人。每次读到尼克形容Tina像夏天,我脑内都会开始循环朗诵: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当然是只记得住头两句的。但copy过来,因为这首诗实在是有点契合他们的这段感情呀。持久而热烈的迷恋和爱;但和平共处的时光就像summer’s day,总是too short a date;可这一切shall not fade,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不仅因为你美好,更因为我伟大的爱(诗)让你永垂不朽啊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以前读的时候觉得最后一句真是傲慢自负又可爱,放在这里竟然非常妥帖了……哈哈。
恩,这段之后得调整心态,正确站队,避免内伤了。在心爱的尼克谢幕之际的最后一个长评。爱尼克,爱作者!哈哈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08-09 10:39:41
我也很爱这首诗,极度贴合。
你写的评论太棒了,你诠释了我想表达的,真的,非常感谢。
我一直忘了说,我喜欢你的名字,我最喜欢的一句诗之一,明朝散发弄扁舟,要多洒脱多洒脱,快意人生
么么哒
[投诉]
[2楼] 网友:散发弄扁舟  发表时间:2018-08-10 02:59:16
昨天写完,自己过一遍的时候为了通顺点,删了很多“我以为”,“我觉得”——写paper的时候老板总说,我们都知道是你写的啊,“I think”不是废话么!但我还是犹豫了下,因为并没有想要作为“解读”存在的。虽然话俗烂了点,但确实“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想表达的也许可以算第一千零一个哈姆雷特,233。不过这几个主要人物真的塑造的非常立体,非常棒了。所以读起来总是觉得“真的太Tina/Nick/Pat”了(是滴,我就是要把Nick排在Pat前面!哈哈)。共情感非常强烈了,总有想要谈点什么的冲动。
所以,想说的是,被作者表扬了真的超开心!哈哈。
哎,可惜这句诗的前半句,总让人有点惆怅。不过我也觉得是个好名字!哈哈
[投诉]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08-10 07:07:58
人们确实往往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散发弄扁舟,哈哈,诗仙看得透彻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