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楚风盛筵

 

作者:漱石枕流

在某论坛上看到有人称赞这篇文,于是顺藤摸瓜地把初稿和修改版都看了。
很喜欢,不仅因为作者张弛有度、清新婉扬的文笔和故事本身,更因为我喜欢楚文化,所以寻到一篇洋溢着浓浓楚风,又将历史拿捏得如此准确的文,自然心喜。
《山鬼》在JJ标的类型是“奇幻-古色古香”,我却以为它没有多少奇幻的元素在里面,是一篇标准的穿越文,标“言情-穿越时空”更为合适。这个文始发于03年秋,和现在的YY穿越文比起来便显得中规中矩。这点从主人公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屈子絮”、“巫游”一看便知是取自“子虚乌有”这个成语,仿佛在暗示,主人公穿越到两千七百多年前的奇遇,本来就是作者的一场虚无繁华梦。然而丰满的情节和到位的细节描写,使整个故事看起来比那些标“历史”的文文更有真实感。
作者可算是楚文化的super fans,在七万字的小说里,从历史人物、历史掌故、楚辞、楚地风俗等多方面极力要把自己的所知、所爱呈现在读者面前。如其在小说的跋中所言“楚之诗辞,楚之哲道,楚之乐舞,楚之峨冠博带、长袖细腰,楚之青铜、丝绸、髹漆、玉器、珍珠水产,乃至楚之巫音,以及荆楚大地、云梦古泽上演的一幕又一幕“凤凰涅槃”……亦非百万言难以详尽。悠也不才,愿撷取二三为文,以为记。”
其实作者撷取的何止二三,已经把楚国八百年历史中一个光辉的时代,压缩打包在这个故事里了。
故事说的是,巫游和屈子絮两兄妹被半鬼半仙的丹之姬引导,穿越时空到了楚文王治下的楚国。丹之姬原是楚文王的宠妃,十二年前楚文王因大臣的进谏,被迫放逐了丹之姬和小帝姬母女。十二年后夔国和巴国联合进攻楚国,夔王为了牵制楚王而囚禁了小帝姬。巫游和子絮为了能回到现代,答应帮丹之姬救出小帝姬。于是巫游为谋面见楚王的机会,入宫当了乐师;子絮则遇上了从夔国逃出的巫师羲仲一行。在营救过程中,巫游和子絮分别邂逅了生命中的真爱,却远隔于生死和时空之外……
虽然最后遗憾长留,整篇文读后却是温暖的。这个故事里有杀戮、有欺骗、有离弃,却不是那种为了复杂而阴谋,不是那种王侯美人活得太好了,要没事找事地哀怨、阴郁一下以赚取读者的眼泪。楚文王时代是一个楚国“从弱小到兴旺,从滥觞到鼎盛”的崛起时代,因为强盛必须付出代价——每一个人物,从单纯的书痴巫游、外刚内柔的子絮、深情正直的羲仲、救女心切的丹之姬,还是为了国家富强而两次放弃妻女的楚文王,都在为完成心中的职责而努力——于是才有了杀戮、有了欺骗、有了不得厮守以终老。当然,历史本身并没有这般唯美,丹之姬在史册里也不过是惊鸿一瞥,只占了一、两句话的位置。
说这篇文读起来感觉温暖,在前半部分尤其如此,行为比较明快,并时时佐以或轻松或讽刺的小幽默。比如文中写到巫游这个从小和世俗利欲绝缘的书痴,在被丹之姬逼着去行贿申侯的时候,一路上扭扭捏捏的时候说“(申侯家)高墙大院外来了一个人。这人踯躅地走,一步三回头,恨不能瞅着空就回头跑了。他的身后,凌空飘着两个锦缎匣子,不停地把他往前推啊推(隐身的丹之姬)。推来推去,就把他推到了申府大门前。”比如写申侯为了在郑国使者面前摆阔,以珍珠盛装迎宾的门客的时候说“四十八名门客从头到脚,帽子、领子、袖子、衣襟、衣带、衣摆……乃至鞋子,大到拇指大小的硕大珍珠,小到芝麻大小的微型珍珠,浑身上下没有珍珠的光辉照不到的地方。”这些小段子单独拿出来看看不出什么,不过放在原文里看真有让人忍俊不禁的效果。
说了情节和人物,回过头来谈“楚风”。楚辞是楚文化当中最富有感染力的部分,它和诗经可以说分别是我国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文学的两大源头。写楚国的文自然不能少了楚辞,粗粗数来,文中恰到好处的引用了四首楚辞,还有两首楚歌风格的诗,我找不到出处,猜想大概是作者自己写的。楚辞的魅力,除开它瑰丽磅礴的词句本身,更在于那个由和缠绵悱恻的感情和令人目不暇接的奇花异草构成的神话世界。米兰Lady的《九歌》,沈璎璎的《哀江南》和《云散高唐》,丽端的《高唐云雨》,都是楚辞浇灌出来的楚风小说。前三者是架空文,后者写的是楚怀王、宋玉和巫山神女的故事。楚辞对一篇小说的影响不是仅仅停留在引用的层次上,更在于小说的意境上。譬如《云散高唐》通篇并没有怎么引用楚辞原文,可是“九嶷”、“苍梧”、“白芷”、“杜若”这些美丽缥缈的名词的恰当组合,自然而然就营造出水气氤氲的荆楚感觉来。扯远了,扯远了,赶紧收笔回来说《山鬼》这篇文。
楚辞很美,不过写手们往往偏爱用那些打上了正派楚国标签的词汇去摹写架空世界里的故事,因为历史小说受到史实的制约,历史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而且写历史小说要查很多资料,春秋战国时期的资料又不像后世那样丰富。其实历史本身比我们的想象力惊心动魄多了,只是需要我们静静地去挖掘、回顾。在《山鬼》这个故事里,从桃花夫人息妫、斩足苦谏的鬻拳、佞臣申侯、俘虏丞相彭仲爽到献和氏璧的卞和,作者如数家珍地把那个时代见于史册的人物一一充实进来,或予以自己的解释,或予以移花接木的处理,使其共同演绎了一曲从朝堂到战场、从山野到帝都的绮丽楚歌。
第一次写长评,唠唠叨叨言不达意隔靴搔痒的,想了很久要不要发上来,忆及前几天看到的某位长评作者的女少马甲——“写都写了就贴吧”。
嗯,写都写了就贴吧。
最后要对悠悠说一句:“偶爱死这篇文啦!”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ckk  发表时间:2013-07-24 17:48:06
+
[投诉]
  • 评论文章:山鬼
  • 所评章节:1
  • 文章作者:柳隐溪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5-11-26 23:4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