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逃婚奏鸣曲》

作者:大可团子

  【ches□□an打比赛带严重个人情绪,赛后拒绝出席常规赛MVP采访】——此消息一放出,各大媒体都疯了,第一时间直接带着记者证就杀到了zgdx战队的基地门口守株待兔,果然没一会儿,就等到了打完比赛归来的队员们。
  
  保姆车在基地门口停下,小胖第一个下车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回头问身后的老猫今晚吃什么好叫外卖——结果一拧头,就被呼啦啦围上来的一堆记者怼得差点儿退回车上,吓了个够呛!
  
  “哎哟我去!什么情况这是——我艹你们怎么进来的?蹲人家基地门口什么情况……我叫保安了啊!”
  
  小胖嘟嘟囔囔拦在前面,这时候他感觉到身后有人淡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的男声响起:“他们是来找我的。”
  
  小胖愣了愣回过头,直接对视上他家队长那双的深褐色瞳孔:面对车下看见他就像是看见了什么天皇巨星瞬间激动了的记者们,陆思诚面目沉静,就像是面对一群死人。
  
  陆思诚推开小胖走下车,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记者眼神儿一亮,一个箭步向前,提问也是直奔核心:【诚哥,听说今天比赛你连拿两把MVP,却拒绝了赛后采访,这种事在职业联赛前所未有,有人说你今天比赛里也很情绪化,是真的吗?】
  
  “这问题有意义?”陆思诚淡淡问。
  
  众记者:【……】
  
  某锲而不舍的记者:【大家都知道今天□□iling没有参加比赛,甚至没有跟队前往比赛场地——这说明一开始俱乐部就决定了今天□□iling不会上场的事实,对于这件事官方也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话语刚落。
  
  便听见男人嗤笑一声。
  
  “你见哪个队变阵换人还要先发条微博的?”
  
  陆思诚语气讽刺,言下之意无非就是发不发微博关你们屁事,你们少没事找事了——因为他的语气过于不加掩饰,所以在场哪怕是傻子都知道他对于这种问题带上了情绪……
  
  记者要的,就是他的情绪。
  
  眼瞧着有戏,大家都是双眼一亮,也顾不上被人嘲讽,举着话筒便上:【请问俱乐部临时换阵是因为对上周出言不逊的□□iling进行了私下的禁赛惩罚吗?这是俱乐部的主意还是您的主意?如果是您的主意那是否是因为□□iling指出了您在带队上的不足让您觉得她的行为过于逾越?】
  
  眼睛没瞎的,都看见陆思诚在听见“出言不逊”四个字时眼神儿都变了,那模样像是变得能吃人一样——小胖他们跟在后面纷纷想□□进基地去厨房抢个锅盖顶在头上——架不住那些不知死活的记者问得很开心。
  
  陆思诚掀了掀唇角,一肚子的刻薄话已经到了嘴边——就在这时余光一闪突然看见基地窗户旁边,一个纤细的身影凑到了窗户边,怀中还抱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抱着小葱的童谣推开了基地的窗,往外看了眼。
  
  大概是听见了喧闹声,所以凑过来看一眼外面发生了什么——此时,看着她微微瞪大了眼一脸好奇地看着外面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就跟此时在她怀中的猫一样……
  
  陆思诚:“……”
  
  嘲讽的嘴脸收起来。
  
  刻薄的话暂时忘掉。
  
  陆思诚心底那些个火气一瞬间被仔仔细细地束缚住了,眼神黯了黯,再开口时,男人的语气变得客气又隐忍:“不是,今天和红箭的比赛换陆岳选手只是为世界赛做准备,而□□iling选手迄今为止以职业选手的身份做的每一件事——不包括打架斗殴那次——都做得很好,无论是俱乐部还是我本人,都没有理由罚她。”
  
  似乎没想到陆思诚会这样冷静回答,记者们稍稍安静下来,有些摸不着套路。
  
  陆思诚在心中冷笑了下。
  
  “——就是就是,你们别瞎写啊。”
  “——问够了没问够了没,你们再这样我真的叫保安了,没有你们这样的跑来别人基地门口堵着,要做采访不知道联系俱乐部正式安排吗?”
  
  眼下见记者暂时哑火,小瑞和小胖赶紧趁机上前,推开那些挡在门口的记者开了一条道,老猫在后面推了把陆思诚示意他赶紧走。
  
  陆思诚这时候也没了再理会这些记者的心思,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基地那已经关上的窗户,抱着猫趴在窗户上的人不见了……
  
  他垂下眼,掩饰去眼中的情绪走进基地院子。
  
  那些记者们在他身后奋笔疾书。
  
  正写得开心,却看见原本已经进了基地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转过身,回到院子大门前,一只手撑在铁门上稍稍弯下腰,用不算大声的声音对外面的许多记者道:“你们要写新闻,我没意见——但是写什么样的内容,取什么样的标题,自己注意点——特别是某几家电竞媒体,我就不点名了,这次如果让我看到你们的报道里为了博眼球生编乱造哪怕一个标点符号,试试看我会不会告得你们倾家荡产。”
  
  众记者:【……】
  
  众记者一脸懵逼之中,男人直起身,淡淡扔下一句“我说完了”,这才真的离开。
  
  记者们面面相觑。
  
  完全不知道前几秒还算客客气气的人为什么这下说翻脸就翻脸,突然就成了阎王爷——
  
  他的心情。
  
  好像真的很不好。
  
  ……
  
  陆思诚回到基地,打开门就看见他的人抱着猫,穿着拖鞋和居家服老老实实地站在门口等自己,仰着脸,眼底有睡眠质量差带来的淡青。
  
  下意识地蹙眉,那种昨天早上回基地时见她抱着猫蜷缩在被子里时的心疼与窝火又冒了上来,男人却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只好抬起大手拍拍她的脑袋再拍拍她怀中猫的脑袋,弯下腰,假装很认真地脱鞋。
  
  “比赛我看了。”少女的声音从身旁响起,“今天打那么凶,教皇上身啊?”
  
  “……嗯。”
  
  陆思诚掀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然后穿拖鞋,走进屋子。
  
  童谣抱着猫追在他身后:“赛后怎么没有MVP采访环节?还想看你说什么来着……为啥没什么没做啊!你不舒服?肚子疼?感冒了?还是头疼?我看网上有人猜测是你故意不做采访,真的吗?为——”
  
  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童谣一个猝不及防脑袋撞到了他的背上。
  
  她“哎”了声后退三步,抬起头对视上男人的目光,后者停顿了下:“网上怎么说的?”
  
  被那双深褐色的瞳眸盯着,不知道为什么童谣变得有些紧张,强笑了下:“……说只因为我之前在MVP采访里出言不逊被俱乐部惩罚禁赛,你不满俱乐部的决定所以带着情绪打比赛,并拒绝赛后采访,以表抗议,嗨呀我当然知道这不是真的,你怎么可能——”
  
  “我是不满。”
  
  “……”
  
  童谣的笑容僵在唇边。
  
  “但是不是对俱乐部。”
  
  “……”
  
  童谣还想问什么,但是此时陆思诚的手机响了,他垂下眼看了眼来电显示,停顿了下,扔下一句“我累了,去休息下,晚餐不用叫我”,就转身独自上了楼……童谣见他上楼时显得有些急的接了那通电话,“喂”了一声,然后沉声说“你等等”……
  
  男人边打电话边上楼,头也不回。
  
  留下童谣一个人站在楼梯边抬着头看着他,直到他的房间门被“砰”地一声关上,少女收紧了手臂,在她怀中的猫受不了这折腾“喵嗷”惨叫一声从她怀里像是泥鳅一样的溜走。
  
  俱乐部一层有些安静。
  
  小胖走到童谣后面,捅捅她的腰小声问:“这是怎么了?”
  
  童谣这才回过神来似的,将目光从那扇紧紧关闭的门上收回来,她笑了下,将耳边的发别至耳后笑了笑,用尽量显得比较轻巧的语气说:“我也不知道啊。”
  
  ——自从那晚陆思诚摔门出去,一直到今天。
  
  他一直都这样。
  
  话少,阴沉,问他什么或者跟他说些什么,都显得没什么兴趣也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对童谣话也很少,有时候爱理不理的,或者抱着她一眼不发,像丢了魂一样;但是打游戏的时候却又换了一个人一样——就像今天比赛里表现的那样暴躁,这两天其实他打rank也是这模样,别人可能没注意,童谣却都看在眼里:他什么都不愿意说,只是把游戏当做唯一的发泄口。
  
  这些天,“我没事”这三个字说得都快把嘴皮子磨破了,对这种现象也一点用也没有——说到最后童谣自己都快怀疑陆思诚到底是不是因为她的事在烦躁……
  
  他沉默。
  
  他拒不合作。
  
  童谣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倍感无力。
  
  ……
  
  晚上,童谣趴在床上,把这几天的来龙去脉和今阳倒苦水似的说了一遍——从比赛输给YQCB,被人爆料队内有人泄露训练赛秘密带了一波队内气氛节奏开始,到队伍打法遭遇瓶颈、陆思诚道歉、童谣被指责、童谣在MVP采访里做出回应,直至最近的快递事件,事无巨细,一一道来。
  
  这几天节奏真的多。
  
  童谣说完自己都觉得累得不行。
  
  再加上陆思诚那莫名其妙的态度。
  
  ……玛德,简直身心俱疲。
  
  【zgdx、□□iling:他今天还说自己确实有不满,但是不是对俱乐部……玛德难不成是对我不满?明明直播的时候说好了不记仇我指责他的事啊啊啊啊啊?!!】
  【zgdx、□□iling:还是我老忍不住自己老带自己节奏,他烦了?】
  【zgdx、□□iling:也是,以前他从来没那么多破事儿,以前就专心打比赛而已。】
  【zgdx、□□iling:啊他果然是对我不满QAQ!】
  
  童谣一连串自言自语发出去,没一会儿对面给了回应——
  
  【毛毛小仙女啊:…………………………你瞎几把猜什么呢?又来老毛病了,当初简阳就是你脑补到简阳抱着和KTV公主的小孩来和你说分手自己炸了提分手,又来是吧?】
  【毛毛小仙女啊:我就不说你当时的臆想多可笑了,简阳那好歹是八字有了第一个墨点,诚哥这啥啊,笔都没沾墨就被你定罪了。】
  
  童谣:“……”
  
  【zgdx、□□iling:我就随便猜下。】
  【zgdx、□□iling:本来一个好好打游戏的网瘾老男人,感觉像是被我强拉下了神坛,沾了乌七八糟的烟火气——至少这一点他脑残粉是没说错的。】
  
  【毛毛小仙女啊:还烟火气,我艹,真羡慕你们这些小新婚夫妇互相吹捧互相把对方当盘菜的心理……我觉得他所谓的不满是在不满自己吧,这才烦着,又躲着你——男人比你想象中坚强多了,但是他们那神秘的自尊心啊,又比你想象中脆弱多了:你看不到的地方,可能他正忙着拿头擂墙,因为你手上那个小小的伤口自责不已。】
  
  童谣:“……”
  
  【zgdx、□□iling:伤口很大,我还去打了破伤风,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噩梦,麻烦拿出一点爱心,谢谢。】
  【zgdx、□□iling:分手是不可能分手的,打他一顿又打不过,只能靠胡思乱想过日子。】
  
  【毛毛小仙女啊:……………老哥稳。】
  
  【zgdx、□□iling:谁让他不理我啊,我本来就手疼,他都不可怜下我,板着张死人脸,我艹,不知道我疼啊!!!!】
  
  【毛毛小仙女:…………………】
  
  童谣越说越气不过。
  
  扔了手机对着隔壁房间的方向隔空挥了下拳头——又捡起手机翻了翻,看见那天留言给陆思诚的一大堆话,陆思诚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回复她,只是在隔天回来时,悄悄默默爬上她的床,真的把她抱在怀里睡。
  
  ——所以他看见她的微信了,只是没有回。
  
  ……相当王八蛋。
  
  童谣皱起眉,心中又不好受了——最近几天她一直处于上一秒想通了下一秒又想不通了的矛盾里——这会儿她嘟囔着“我需要一只猫”爬起来,伸脖子看了会儿空空如也得卧室,突然想起抱猫都不好使的事实。
  
  颓废地倒回床上,童谣抓着手机,漫无目的的乱点,突然不小心就翻到了很久以前存在手机里的音频——她手机里唯一存的音频,犹豫了下,她点开了它,音频响起沙沙的声音……
  
  小胖的声音响起——
  
  【那你到底喜欢她啥啊,别说虚的结婚证词那一套——说实话童谣长得也就挺一般的——跟你那些个能拉出去自成一个连的美女小姐姐粉丝们来说。】
  
  没有立刻的回答,还是那种特别安静的沙沙声,明明知道接下来会听见什么,童谣还是忍不住缩紧了心脏,几秒后,她听见男人带着温和淡淡笑意的声音响起——
  
  【她很强啊。】
  【哭起来也很可爱。】
  【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深。】
  
  童谣:“……”
  
  童谣摁掉音频,放下手机,拖着疲惫的身体进浴室洗澡,包裹手指头的时候有些走神,洗澡时水进了纱布弄湿了伤口,沐浴液刺激得手指隐隐作痛,想到下午才忍着痛刚换的纱布一会儿又要拆了重新来,还要再遭受一次酒精洗礼,童谣有点崩溃。
  
  ——这终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突然间的。
  
  这些天强掩饰去的憋屈、恐惧、愤怒和不满,突然像是泄洪似的,一下子汹涌而出——乱糟糟的负面情绪完完全全占据了大脑,这些负面的情绪与陆思诚温和地说着“一往而深”四个字掺杂在一起,像是要挤爆她的大脑。
  
  站在莲蓬头下,童谣也分不清楚狼狈地顺着她脸流下的是热水还是泪水,她只知道她开始是站着,借着哗哗流水声小声地抽泣颤抖,然后开始抑制不住地越哭越卖力,最后哭得手软脚软,干脆赤着身子爬上马桶坐在上面继续嚎啕大哭——
  
  哭到大脑缺氧。
  
  哭到精疲力尽。
  
  如果不是进了水的伤口真的太疼,童谣怀疑自己能一口气把攒到十九岁的眼泪一下子哭完顺便预支一部分活到六十九岁可能要用的眼泪……她自己都不记得上一次哭得这么厉害是什么时候了。
  
  最后打着哭嗝儿爬出浴室。
  
  走到床边还没站稳手机就响了,童谣看了眼是今阳,接起来用沙哑的声音“喂”了一声,对面愣了下嘟囔了声“躲厕所哭去啦”,没等童谣回答又说,你上网看看新闻。
  
  童谣眯着哭肿的眼,心想看毛线看。
  
  却还是忍不住点开了贴吧。
  
  入眼第一条搬运新闻就是某著名司马带节奏电竞媒体ZMM的新闻标题:【ches□□an:作为职业选手,□□iling一直都很合格。】
  
  童谣:“……”
  
  震惊得又打了个哭嗝,童谣心想夭寿啦ZMM都能好好写新闻了他妈天要下红雨了?
  
  手指再往下滑,又看到另外一个标题——
  
  【所有喷子欠zgdx一个对不起:赛事举办方积极配合俱乐部找到泄露zgdx训练赛阵容真凶,系赛事举办方后台采音工作人员,现已将该员工开除。】
  
  下面评论一水儿的:zgdx对不起。
  
  童谣:“……”
  
  这下童谣是真的震惊了——
  
  原本她都以为作为一切的开端,这件事已经不了了之了,居然还真的有人较真去追查后续…………
  
  谁啊?
  
  谁?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逃婚奏鸣曲
  • 所评章节:33
  • 文章作者:板栗子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7-02-15 19: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