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一朵花,在风雨过后开得漂亮。

作者:洋芋窝在地里瞄

我想看一朵花,在风雨过后开得漂亮。
厄运缠身。文如其名,童叟无欺。作者选择在文案上标上【R20】真的很有必要。
这不是爽文,上天赐予主角的‘金手指’反而是他一切悲剧的来源。纵然一生都在苦苦挣扎,却逃不开‘命运’的轨迹。偏见、憎恨、恐惧与厌恶,人们对未知总是害怕的,他明明向着光,却因这无法脱离的‘能力’被排斥被驱逐,他守着自己的底线,然而再多的反抗也敌不过命运,所有的偏见者都在助纣为虐,他想抓住自己的光,但他们把他丢在了线的那边,于是盒子终于被打开,他只能走向毁灭。
【世界对不幸者从不怀有善意。】
无法挣脱命运绳索的沈晾牢牢坚守着自己的底线,无数次去实验去想要改变已知的厄运,想要改变无数个受害者的悲惨命运,却一次次得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或多或少受过他帮助的当事人,却没有一个在他被污蔑成所破案件的始作俑者时出来为他作证,于是他所维护的‘正义’审判他有罪,将他投进不见天日的特殊监狱,剥夺了他作为一个人的权利,也抹杀了他的所有功绩。
可笑吗?他所维护的,都在将他推向死亡,他的坚持得不到正视,因为怀有偏见的人们从未想过了解他,而当他们终于将他推向泥潭时,只会感叹自己的“正确”——看吧,他有罪。
【堕落者失去了枷锁,便能在罪恶的世界里放肆的活。】
同为异能者的吴奇选择了拯救了他的吴不生,不必理会阶级带来的枷锁和处在多数人的一面而导致的自我束缚。他说他羡慕沈晾,我却宁愿沈晾能学会他的肆意,那样他会活的更轻松,如果没有推开门的旁辉。吴奇羡慕沈晾能有旁辉那样信任着他的人,因为旁辉用八年时间打开了那个囚笼,让他看见了前路上有阳光,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旁辉成了沈晾的安全屋,也成了在世俗规则之外的第二重枷锁,他保护着沈晾不受伤害的同时,也成为了别人可以用来刺向他的利刃。他只能拖着罪恶者一起去死,于是他让他最爱的人朝他开了枪。
命运从不曾善待他。
【改革的道路上铺满浸了血的荆棘。】
就像文中所说的那样,“法律不可能时时随着社会变更而引起的文化冲突频繁地修正。这是法治社会确保社会稳固、法律不儿戏化的方式。社会上百分之□□十的冲突都会渐渐找到自己合适的方式解决,淹没在进步的大潮流中,法律的更新是必然的,却不是必要的。它会寻找到最合适的点进行自我的修改,但那必须得确保这等修改是在长时间观察了社会变动不可逆转的条件下而决定进行的。”于是执行者虽然确实觉得不妥,但却也一直那样做着,于是为了“多数”人的权益,代表大部分人意志的‘国家’选择将“少数”人的权益进行牺牲,将异能者当作实验工具,抹杀他们所有的人权,却没有一个人想要询问他们的意见,忘了他们也是人。
当然,作者没有一直将黑暗怼在我们面前,文章到最后,作者勾勒出一个现今社会无法达到的理解与包容的状态,‘多数’终于想起来聆听‘少数’的声音,开始选择在强权镇压后找一个平衡点,但因此而牺牲的无辜者却再也等不到下一个夏天。第一个开先河的人之前总有无数个殉道者,他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以死亡来迎接朝阳。其实因为之前剧透的原因早已知晓了沈晾的结局,当真正到来时其实并没有惊讶,虽然前面我在评论区里‘嘤嘤嘤’‘呜呜呜’了一路,一边说着‘暴风哭泣’一边要抡着大锤去锤作者。但看到番外时才是真的想哭,因为杨卢cp的美好结局而为沈晾和旁辉感到不值,感到委屈,明明他们可以这么好的。
【这世界太过吵闹,死亡是抓到手的恣意。】
大多数人面对异端都很冷漠,不用靠近仔细打量,远远看见个轮廓就用约定俗成的惯例给他们判了刑,因为他们生来怀有原罪。“少数服从多数”的世界不允许不同,要怪就怪生的不好,无法改变规则,又不融于规则,天赋便成了枷锁。没人在乎他们是否在奔向太阳,众人看见的只有来自暗处的视线,于是带有猜测性的评价开始流传,在恐惧的加工下变成一件件“事实”,最后化为抱团的弱者们手中的碎石子,在“审判”的旗帜下丢向那些“罪恶者”,而这个行为往往会被美化,比如为生命而战,比如为正义而战,所以他们要斩草除根,所以他们率先动手。
他一生都在因天赋而受苦,他被信仰压弯了腰,众人无人识得心怀善良的痛苦,只向他投以尖酸刻薄的恶意。他跋涉于沼泽,却不知从何处上岸。
于是死亡便成了最好的解脱。
||击掌赞叹,此文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非地雷不足以炸出吾等倾慕之心。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厄运缠身
  • 所评章节:93
  • 文章作者:风溯君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9-01-11 21:3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