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章

作者:花君诺

在侦探图书馆登记过的侦探,每人都有一张有编号的卡。
  侦探图书馆——在这个地方,有大约六万五千名侦探的情报档案被分类摆放在书架上。凡是登记过的侦探,其情报都向大众公开,不管什么人都可以自由阅览。如果遇上了什么困扰,只要去一趟侦探图书馆就行了,在那里有能够应对一切状况的侦探们以及事件的记录。
  对于侦探们来说,总而言之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只要在侦探图书馆登记过,就会有委托自己找上门来,类似于一种登记型的劳务派遣。
  只不过,“侦探图书馆只是一个,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出于这种理念,它并不承担工作的介绍或引荐一类的业务。
  据对外公开,这意味着侦探将会失去匿名性,但并不会公开目前正在处理的案件,因此也算不上什么很大的损失。过去的记录和跟个人信息有关的部分也适当地有所保留,没有完全公开。
  这些数据按照侦探图书馆独有的分类方法,以文件的形式各自分配有特定的书架。
  这被称为DSC(Detective Shelf Classification,侦探图书馆分类),也就是侦探的分类编号。
  DSC用三位数来表示。
  第一位数字是第一次划分,表示该侦探擅长的类型。如“1”代表擅长处理宗教犯,而“2”代表擅长处理政治犯。最吸引人的可能还是编号9,这代表该侦探擅长处理杀人犯的案件。(顺便一提,雾切响子的编号第一位正是“9”。)
  接下来正中间的数字是第二次划分。这是从第一次划分中衍生出来的,表示更加细化的擅长类型。
  最后的数字表示这名侦探的等级。
  —————————————
  (注:以上绝大部分都摘自《弹丸论破雾切1》,DSC这个设定我觉得相当有意思。以及不用辛辛苦苦写,直接复制粘贴的感觉好爽!!(快够))
  
  松井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零……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呢?”
  少年温和地笑笑:“代表什么都不知道,还需要不断地学习。”
  “哦……”松井表示自己已经听明白了,“但我觉得,就算是最低级,利科你也是相当厉害的人了……”
  “所以……”他微笑着弯下腰,“需要聘请我作为咨询吗?”
  她也郑重地弯下腰道:“麻烦您了,虽然我可能付不起咨询费……”
  “那么闲话少说……请允许我看一下你手里的讲义夹内容。”
  利科翻阅的速度时快时慢,他有时候会在某一页停顿好几分钟,有时候几秒钟就翻阅了一页。
  难道说侦探都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吗,这种翻阅的频率让松井也感到相当好奇。
  不多久,利科就将那本厚厚的卷宗看完了,这个速度让松井叹为观止——她可是看了整整一个下午。
  “虽然没有照片这种直观的资料让我的推论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我觉得,呃……该怎么称呼你?”
  “松井……松井就可以了。”
  “好的,那么,松井小姐,如果我的推论没错的话,我觉得目前你可以放心,他应该不会把你作为目标。”
  “……哎!?”
  他若无其事地把讲义夹合拢,说道:“你觉得犯人的下手目标是谁?”
  “难道……不是蓝发绿眼的高中女生吗?”松井已经有些心虚了。
  “那么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确定是那个罪犯作案的三个女孩子吧……”他掏出笔,迅速地在卷宗上面圈下了三个名字,“小林清水,森田爱一,植田真央……如果单从名字来说,你觉得有没有什么共同点?”
  “……啊!”松井顿时一个激灵,“都是带‘木’的名字!”
  “没错。而谈到‘木’,你会想到什么?森林?一大片树林?没错,然后你会想到什么?没错,就是绿色……所以,蓝发并不是他的首要选择,只是刚好,这几个女孩子都是蓝发罢了。他袭击的对象,是和‘绿’有关的。”
  “但、但是,即使这样……也不能证明,我不是他的袭击目标啊。”松井指了指自己的绿眼睛,“而且,刚好我名字里面也是带‘木’的……”
  “松井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罪犯用了掐死这种犯罪手法?如果是你的话,你在什么情况下会想掐死对方?”
  “……呃……对不起,我不太清楚这种事情……我想象的能力比较贫乏……”
  “那么,我换一种说法好了……面对你相当相当厌恶的人,啊,松井小姐,你有厌恶到恨不得杀了他的人吗?”
  “……好像,大概,是……没有的吧……嗯,也许,有?”松井回答得相当不自信。
  “好的,那么松井小姐,如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杀死他,你是会选择把他放进热水里,然后不断烧水把他烧熟了呢,还是会选择用刀将他一刀捅死?”
  松井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我都不太喜欢。烧熟的过程太长,我怕这个过程中会出现意外。但是如果一刀了结,好像又太便宜对方了……等等,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话题?”
  “从杀人手法其实是可以看出犯罪者的喜好和性格的,松井小姐刚才的回答大致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相当谨慎胆小并且害怕出现无法控制的意外的人,同时……松井小姐似乎也是相当记仇而且有报复心的人。不过女孩子的话,似乎小心眼也是特征之一就是了(松井:信不信我打你哦?)……而喜欢用掐死作为杀人手段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宣泄自己心中的暴虐之情,也就是所谓脾气暴躁易怒的人。你应该常常能从影视作品中看到,人生气起来,脱口而出的就是‘我恨不得掐死你’……”
  松井插嘴:“但这样的白痴往往不是凶手哎。”
  利科微笑:“确实,以及整整七年都没有抓到凶手,可以想象凶手一定是小心而谨慎的人,他应该清楚掐死对方会留下掌纹和血液循环不畅导致的局部血瘀,这些证据都对他相当不利,但他还是这么做了——这两个方面可以说是相当矛盾的。我也说了,通过掐死作为杀人手段,绝大多数是为了宣泄自己心中的暴虐的情绪……那么他想宣泄什么呢?”
  “唔……”松井想到背后贴的专家总结,试探性地说道,“因为他仇视女性吗?”
  “很好,这确实是一种可能性……但从这些验尸报告上来看,这种可能性其实比较低。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些女孩子都是裸着被扔进垃圾箱?她们的衣服去哪里了?”
  “难道不是被凶手扒下来了吗?”
  “那扒下来的衣服去哪里了?这里没有一封报告提到有找到受害者的衣服。”
  “我以为那些东西不重要……所以才没被提到。”
  “没道理提到了受害人碎掉的眼镜却不提她的衣服……我认为可能性更大的是,那些衣服被凶手藏起来了。”
  “哎,难道是,那些所谓的……嗯,纪念物?每杀了一个人就留下一件东西,之类的……”
  “确实,国外也有很多案例显示,这种连环杀人凶手会搜集受害人身上的东西,作为战利品保存,并不时拿出来怀念,有拿了女性高跟鞋的,有砍下一只耳朵的,还有保存眼珠的……但这个案件,我认为不是。”
  “保存人体器官什么的,真的不会觉得很恶心吗……为什么你觉得不是?”
  “这个问题先暂且不答……回到之前仇视女性这种可能性的回答,你觉得女性最标志性的象征应该是什么?”
  “呃……胸?”
  “没错,胸部和生.殖.器……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三位身上除了被虐待产生的伤口以外,她们的胸部和生.殖.器都没有受到什么额外的伤口。我曾经受理过真正对女性有厌恶情绪的犯罪人的案件,在那个事件中,受害人的下.体几乎被利器撕扯成肉泥,胸部也被割下来了……”
  “不那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所以请不要再说下去了……”
  “好的,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三位受害者不仅女性特征没有被破坏,身上也找不到任何X液,这在女性为受害者的犯罪中是相当少见的。以及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犯罪者对于受害人的脸似乎有着特殊的爱好。三位受害者的脸均有着不同程度的划伤,而根据照片来看,这三位受害人的长相均是在中上水平……”
  “你的意思是……罪犯是出于嫉妒划伤了她们的脸!?罪犯是女的?!”
  “一半对了。罪犯不可能是女的,因为要压制住身高平均值在一米八的女性并扛着她们的尸体塞入垃圾桶,体力先天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并不容易做到。虽然经过训练或者健身的女性并不是做不到,但一般来说,这样的女性都体格较为惊人,相当引人注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罪犯就不可能藏匿这么多年而不被抓到了……所以罪犯一定是无明显特征的普通男性。”
  “既然你说一半对了……那也就是说,出于嫉妒这是对的?!”
  “没错……我怀疑,罪犯是同性恋。”
  “……你说他妈的这是一个基佬干的?”
  “而且很有可能,他倾慕的人是小林清水的男友。”
  “……卧槽!?”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兔与三月  发表时间:2019-05-05 09:57:31
捕捉一下大大诶嘿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