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大丈夫

作者:沧海

表白一下全文最高的聂大。天塌了,都是由高个子顶住的。
大哥,虽然你脾气暴躁,虽然你特别碎,但是我是特别佩服你的。(doge)
聂明玦,聂家家主,三尊之一,称为赤锋尊,刀名为霸下。身高191,世家公子排第七。(莫名押韵)
【那副躯干套着的寿衣衣带已散,领口斜扯,露出一个青年男子坚实而有力的躯体,肩宽腰窄,腹肌分明,强悍却不显夸张,正是无数男儿梦寐以求的阳刚体格。】啊——迷妹的尖叫。幻想着聂大有着老韩的脸,美队的身材…我的鼻血…狗带了…
(聂大的腹肌,你值得拥有!隔壁的WiFi馋哭了,隔壁的汪叽都吃醋了。)
【聂明玦极高,站立时便给人极大压迫感,骑在马上更有一种俯瞰全场的迫人威势,观猎台上的嘈杂霎时小了许多。在世家榜榜上有名的男子出场时,几乎都免不了要被砸一头一脸的花雨,排名第七的聂明玦则是个例外。若说蓝忘机是冷中带冰,如霜胜雪,聂明玦则是冷中带火,仿佛随时会怒气腾腾地灼烧起来,更让人不敢轻易招惹。因此,即便胸口怦怦狂跳的姑娘们手里已经攥牢了汗津津的花朵,却怎么也不敢掷出去,生怕恼了他,反手就是一刀劈垮整座观猎台。不过崇拜赤锋尊的男修助阵不少,欢呼声反倒格外震耳欲聋。】这不就是霸图的打开方式吗?大哥,我们今天砍谁?!人格魅力杠杠滴,男女通杀。
生平往事:年少失父,母亲不明,家有一同父异母的弟弟。从小担负起养家糊口的工作。虽然作为输出和mt,但不失一颗奶爸心。
父亲被温若寒暗中算计,于眼前重伤,最终不治身亡。背负着深仇大恨的屈辱,却只能看敌人耀武扬威。直到,射日之争起一呼百应,率先举族讨伐。能走在革命先锋之人,必是勇士。
大哥武力值在WiFi认识的人里能排前三,在射日之征上所向披靡,怒有雷霆之威名。夺取河间之要地,将温若寒长子温旭斩首,并吊在阵前示威。
却也铁汉柔情:【聂明玦看了一眼她们,收敛了杀气,道:“没事。”
  他垂下握刀的手,稳步朝一旁走去。那少妇瞬间抱着女儿瘫软在地上,半晌,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
大哥虽然很凶,但是对待平民弱小,也有自己的温柔一面。收敛杀气,稳步走远都是硬汉的体贴啊!
【聂明玦素来不苟言笑,对着蓝曦臣,竟也颜色和缓。】
蓝大这种温和的人简直就是大哥的克星,大哥都不好意思横眉冷对了。
【“我提拔你并非是为了要你报什么知遇之恩,只是认为你能力足够,为人也甚合我意,应该待在这个位置上。你若真想报我,战场多杀几条温狗便是!”】
大哥对金光瑶有知遇之恩,但并不持恩求报,甚至还亲手写了一封举荐信,大丈夫,行得正,站得直。
【他把手中另一把佩刀往桌上一放,蓝曦臣见了,笑道:“怀桑的刀?”
  聂明玦道:“他在你那里虽说安全,但也不可荒废了功课。你叫旁人有空督促他,下次见面我要查他刀法心法。”
  蓝曦臣道:“原先怀桑还推说刀落在家里了,这下可没有理由偷懒了。”】
这段真真体现了大哥拳拳爱子之心,不禁让我想起当年,即使去亲戚家玩耍,也不忘让我带上五三的爸妈…简直是触景生情,令人热泪盈眶(不)。
【聂明玦原先对孟瑶有多欣赏器重,现在就有多深恶痛绝。每每提及总是一脸怒容,一言难尽,确定没有消息后,便拒绝再和旁人谈论此人。
  聂明玦素不与人亲近,鲜少与人交心,好容易一次有了一个得力妥帖、信任非常的心腹下属,认可他的能力,亦认可他的为人,孰料此人的真实面目根本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样,也难怪他反弹的情绪如此强烈了。】
聂大撞破金光瑶杀人栽赃陷害的现场,在痛心疾首的同时没有选择包庇罪犯,并要求其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但金光瑶认为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伪装自杀博取同情,并乘机暗算一记,溜之大吉。从此聂大对金光瑶粉转黑,不解释。
【果然,聂明玦动作一滞,额头青筋暴起,僵立一阵,他握紧了刀柄,喝道:“那好!砍死了你,我再自裁!”】
这是我最最最佩服聂大的时候,在不知道金光瑶有功之时,能做到这种地步,有骨气!
【聂明玦道;“你该跪的不是我,是那些被你亲手所杀的修士。”

那些修士不是我们读者眼中无关紧要的NPC,在大哥眼中,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半晌,聂明玦还是猛地扬起了刀,蓝曦臣道:“明玦兄!”
  孟瑶闭上了眼,蓝曦臣也握紧了朔月,道:“得罪……”
  话音未落,刀锋银光狠狠一划而下,劈在一旁一块顽石之上。
  孟瑶被这金石裂响震得肩头微缩,侧首去看,那块巨石从头到脚被劈为两半。
  这一刀终究是没办法砍下去。霸下回鞘,聂明玦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这一段的大哥真的好帅啊!A穿大气层,A破全宇宙!
【最重要的,大概还是念了这份救命之恩,承了这份传信之情。算起来,过往他那些战役中,多少都借助了孟瑶通过蓝曦臣传递来的情报。他依然觉得金光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有心引他走回正途。而金光瑶已不是他的下属,结拜之后,才有身份和立场督促他,就像督促管教他的弟弟聂怀桑。】
聂大这种人吃软不吃硬,于是对金光瑶黑转路人粉,决定桃园三结义(不),以大哥身份管教不听话的弟弟。
【聂明玦的目光转了回来,道:“魏婴为何不佩剑?”
  佩剑便如。蓝忘机淡声道:“估计是忘了。”
  聂明玦挑眉道:“这也能忘?”
  蓝忘机道:“不稀奇。”】
大哥其实也有一颗想要八卦的心,对于蓝大的毕生之耻也是满满的好奇。其实三尊都挺八卦的,这也是难得的共同的兴趣爱好了。
【聂明玦道:“有恩是怎么回事?岐山温氏不是云梦江氏灭族血案的凶手吗?”

聂明玦冷冷地道:“既然在温氏作恶时只是沉默而不反对,那就等同于袖手旁观。总不能妄想只在温氏兴风作浪时享受优待,温氏覆灭了就不肯承担苦果付出代价。”】
许多人选择性眼瞎,看不到聂大的那句话“有恩是怎么回事?”温情他们是符合聂大的恩义观的,他们并没有袖手旁观。在温若寒眼皮子下,救了WiFi和江澄的命。相当于对射日之争有功。
【须臾,蓝忘机微微俯首,向她一礼。
  这一礼,尊重之中,还有庄严。那女子亦向他还了一个更庄重的礼,穿着那件没有家纹的纱衣,飘然下了金麟台。
  聂明玦道:“这女子倒是比她家族里那帮乌合之众要有骨气得多。”】
君子所见略同。大哥不是那些直男癌。
【当年第一次乱葬岗围剿,金光善主兰陵金氏,江澄主云梦江氏。蓝启仁主姑苏蓝氏,聂明玦主清河聂氏。前两个是主力,后两个可有可无。】
我以前一直很疑惑聂大为什么也可有可无,现在想来,乱葬岗围剿是对那五十口老弱妇孺的屠杀,想来聂大不会这么做,也不屑于这么做。
【看弟弟这幅模样,聂明玦气过了头,反而觉得好笑了,对金光瑶道:“你少给他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
  聂明玦道:“做家主又用不到那些东西。”
  聂怀桑道:“我又不做家主,大哥你做就好了,我才不干!”兄长一眼横来,他当即闭嘴。】
聂家立家先祖屠夫出身,难免血光。历代家主的佩刀,戾气和杀气都极重。几乎每一位家主都是走火入魔,暴体而亡。聂大时刻面对暴体而亡的威胁,早有打算。对聂二严厉教导,也是担心自己身死,无人照看与他,不能自保。
【知人喜恶,对症下药,最好办事,事半功倍。因此金光瑶在揣摩人嗜好上可谓是一把好手。唯有聂明玦,金光瑶试探不出来任何有用的信息。当年孟瑶在聂明玦手底下做事时魏无羡就见识过了,女色酒财一样不沾,书画古董在他眼里就是一堆墨水泥巴,绝酿佳茗和路边摊茶渣在他喝来没有任何区别,孟瑶挖空了心思也没试探出来他除了每天练刀和杀温狗以外有什么特别喜好,简直铜墙铁壁刀枪不入。】大哥棒棒哒!请叫你大哥——聂·独孤求败·明玦。
【聂明玦道:“当初你在我面前是怎么说的?”
  金光瑶默然。聂明玦道:“我要他血债血偿,你却给他个终身不释?”

聂明玦道:“不必废话,提薛洋头来见。”】
嗷嗷嗷,如果聂大当年活着,可能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惨案了。先见之明啊!!!
【聂明玦道:“那你为什么不牺牲你自己?你比他们高贵吗?你和他们不同吗?”
金光瑶定定看着他,半晌,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又像是放弃了什么,冷静地道:“是。”
  他昂起头,神情之中三分骄傲,三分坦然,三分隐隐的疯狂,道:“我和他们,当然是不同的!”】
#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又像是放弃了什么#划重点,金光瑶真正决定下手可不是因为那八个字。在金光瑶眼中,他的命更高贵,自然与普通人不同,这也是他母亲灌输给他的,他一生追求的,最执着的东西——成为人上人。此时,聂大很明显要挡住了他的路,为清除这个障碍,金光瑶决定杀了他。
【聂明玦被他这幅神情和这句话激怒了。
  他提起一脚,金光瑶竟然丝毫没有防备,也没有躲闪,被他正正踹中,又从金麟台上骨碌碌地滚了下去。
  聂明玦低头喝道:“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他举手挥退一旁围上来的数名家仆和门生,掸了掸金星雪浪袍上的灰尘,慢慢抬头,与聂明玦对视。他的目光很是平静,甚至有些漠然。】
好多人,纠结于那八个字,甚至认为这是这是金光瑶下手的原因,然而他很是平静,甚至有些漠然。
分析一下大哥说那八个字的语境。
你比他们高贵吗?你和他们不同吗?
翻译为:你不比他们高贵,你和他们是相同的。
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翻译为:娼妓的子女,怪不得这样。这样?哪样?
是这样【他昂起头,神情之中三分骄傲,三分坦然,三分隐隐的疯狂,道:“我和他们,当然是不同的!”】是为一己私欲而杀人,为了往上爬而杀人的自私,是对功名利禄的疯狂,是坚信自己是人上人的傲慢。
【对付聂明玦这种人,提恩提仇俱是良策

聂明玦冷着嗓子道:“在他的口里,他仿佛永远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话虽这么说,可刀已经缓缓收入鞘中。】大哥,你就是心太软,心太软~
【金光瑶道:“大哥你近来对怀桑越逼越紧,是不是刀灵……?”顿了顿,他道:“怀桑到现在还不知道刀灵的事么?”
聂明玦道:“为何要这么快告诉他。”】
老父亲真的是父爱如山,可惜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聂明玦已经走火入魔了!
  他神志不清,只记着要杀、要杀、杀杀杀、杀金光瑶,见人就砍,四下尖叫四起。突然,魏无羡听到一声惨叫:“大哥啊!”
  聂明玦听了这声音,一个激灵,稍稍冷静了点,转头望去,终于模模糊糊从一地的金光瑶里,认出了一张不同的脸。】
就算大哥已经走火入魔,大哥也要保护弟弟。对家人的爱从来都是由行动表达的。
【聂怀桑捂着被他砍伤的一条手臂,拖着一条腿,努力地朝他这边挪,见他忽然不动了,含泪喜道:“大哥!大哥!是我,你把刀放下,是我啊!”
可是,聂怀桑还没有挪过来,聂明玦便倒了下去。】
当年,聂父重伤于聂大眼前,父亲死后,聂大被迫长大。如今,聂大惨死于怀桑眼前,从此怀桑的靠山没了。怀桑,要学会长大了啊。聂字底下本为双,大哥,走好。
正直无私从来不是错,大哥是过刚易折,但过刚易折 是说,做人要圆滑,不要太过于直冲,否则容易得罪人,遭人忌恨,被人陷害。错的不是过于强硬的人,而是那些嫉恨陷害别人的人。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万世不竭  发表时间:2018-11-04 09:53:52
聂明玦应该是最有魄力的家主了,真的嫉恶如仇,而且严于律己,不是那种单纯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的人。刚正不阿铁骨柔情,让人敬畏,总是能一呼百应,这就是某点以前总提到的王霸之气吧。
[投诉]
[2楼] 网友:木小晕  发表时间:2018-11-04 12:11:41
握手,我超爱聂大的
[投诉]
[3楼] 网友:bohe  发表时间:2018-11-04 17:48:46
跟LZ握个爪,聂明玦年少继位,他面对的压力并不比任何一个少年宗主小。但他能坚守原则道义,在战场上一呼百应,在百家面前力压自诩年长的金光善,实在是个英雄人物。
他是嫉恶如仇,讨厌温狗,但他恩怨分明,绝不是同人文里塑造的将鬼道视为异端、力主对温宁老小赶尽杀绝的脸谱化形象。
魏无羡曾说“清河聂氏从未发声谴责过他的修炼方式”,聂大哥见魏婴在宴会上不配剑的失礼举动和荒唐解释,也只是挑挑眉不置一词。
魏无羡能评价聂家蓝家在围剿中可有可无,肯定是因为他们没有参与屠杀温氏族人,我甚至猜测温苑的幸存极有可能是聂家蓝家的修士悄悄用结界保下来的,因为魏无羡当时根本无暇顾及。
最近一直在脑洞,如果魏无羡前世能和聂明玦在射日之征有并肩作战的友谊就好了,聂家的刀灵隐患魏无羡可以解决,魏无羡的道义也需要一个强硬人物支持。
哎,可惜了。两个射日之征的功臣,都死于金家的算计。
不过,第二世,魏无羡的性命和名声应该也算是聂二给拉回来和洗白的,聂明玦的尸体也是靠魏无羡找回来的。
魏无羡也算和聂明玦颇有渊源了。
[投诉]
[4楼] 网友:吾王  发表时间:2018-11-05 14:31:18
大哥,你特别碎,我喜欢你(被打)
[投诉]
[5楼] 网友:聂明玦夫人  发表时间:2018-11-09 23:28:37
情敌!拔刀吧!
[投诉]
[6楼] 网友:致力于成长的乖乖  发表时间:2018-11-11 01:03:05
原先没怎么注意,这篇长评让我爱上聂大三秒!
[投诉]
[7楼] 网友: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  发表时间:2018-11-11 11:34:33
遞茶
[投诉]
  • 评论文章:魔道祖师
  • 所评章节:50
  • 文章作者:墨香铜臭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11-04 04: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