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妄

作者:左青禾

入妄
——《杀破狼》简评
以己度人。
四个字说得好,囊括尽短暂一生所能体验的喜怒悲欢。
然而,往往还有命不由己。
于是生出了那么些个故事来。
《杀破狼》讲述的,既是命定,也是人为。
一国之君,放在首位的会是什么?
合乎礼法的标准答案该是天下苍生,但古往今来,世人皆知并非如此。
是权。
无怪乎元和帝、李丰,以及历朝历代多少手握权柄之人迷失自我。争权夺势之后紧跟而来的是什么?往往是残害忠良。
一面是权力,一面是人心。常有人心不古,耽于权欲,罕有含霜履雪,保有初心。李丰空有皇帝的命,缺少了一份涵养天下的心。
于是我们看到的主角,一个是落难的皇子,一个是救驾的将军,身份的悬殊,隔了一层似是而非的亲缘关系,还有儿女情长之外的家国天下。
两人的人生都算不上平顺,久而久之也就惯常地隐藏了真心,甚至认为自己早就没有了真心。
比如说长庚,他把自己活成了一柄刀。坚韧,克制,无悲无喜。他苦恼自己的不成熟,苦恼顾昀的隐瞒,苦恼自己逃不脱甩不掉的身世,也苦恼一份他认为“生不逢时”的感情。
是啊,人哪能是没有感情的器物呢。
沈易的局,在忠孝两难全。陈姑娘的江湖气。
顾昀的苦,明面上的是一身病骨,日夜操劳,实则还要加上家门受戮,君臣猜忌。经年累月,放弃总比坚持来得容易。
倘若国之将倾,那么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
除了我,便没有人再能够站出来了。
也能以此习以为常。
顾昀也有过几乎觉得难以为继的时刻。
命途坎坷,心智便不得不比常人多出几窍。为人处世,哪又比不上耳聪目明之辈?
苦也苦在心思太重。
没有了不由自主抑或是是情有可原的庇护,□□裸展现在眼前的就是“不可为”。
家国之事,我知之甚少,任何的评说都显得空洞而无力。
长庚的乌尔骨,顾昀的耳目之症,给了两人枷锁,也在外患当前留出了不少“留有余地”的空间。
说是为己,其实也并非如此,应当是为了自己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吧。
如果有那么一人,口上便宜讨个没完,可他但凡远行,从不会忘了给你捎些物什。
如果有那么一人,长久以来受心魔折磨,压抑着心头血也不肯从病榻离开。
双方都是对彼此而言的唯一存在,正是这种凝重感,愈发使人动容。
认定了没有因果,全是命数,咬碎了牙也要撑下来。
将军,人生在世,安能无悔?
----------
当然,p大笔下一众配角也都分外可爱,原谅我把所有的笔墨都给了顾昀和长庚。
我写书评,总有个习惯。读毕的一瞬,纵然有千般感想也是下不了笔的,只好间隔个十天半月,回过头再慢慢品味失而复得的那份触动。
priest的文章,当然值得反复品味,循着时光的轨迹向前,再复返。以往的文评中也都有所阐述,p大的古风架空题材往往比起其他设定更能引发某种“浸入感”,或许是因为跳脱原本所处的环境之后,反而能更加清晰地洞见真知吧。
只缘身在此阵中。
读过海德格尔的一句话,现在想来描述长顾二人最为合适不过。
Longing is the agony of the nearness of the distant.
入妄,何妨。
  [回复]
  • 评论文章:杀破狼
  • 所评章节:127
  • 文章作者:priest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05-17 19: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