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把男神拉下神坛的故事(续)

作者:Lana

(听说长评有营养液)
公西吾还很傲娇。
他和重骄的傲娇不一样。重骄是被母亲宝宠长大的,不谙世事,什么都不会。要是没他挟持,易姜说不定能跑到仇由去。公西吾是自己宝贝自己,想办法满足自己。喜欢师妹,一点也不忍着。摸摸搂搂家常便饭,师妹敢跑他就敢追,不惜动用军队;师妹要嫁给别人,他灭了别人国家把师妹抢回来,抱着就走;师妹跟他犟,他就敢用强(第一次看政治不正确的狗血看得这么带劲,莫名其妙);死活要把人放在身边,还非得让师妹心服口服……掩面……别人想娶走师妹他不干,自己娶了就第一时间就办事,完全不忍着【技术十分糟糕】……只管自己喜欢,也不考虑别人接受得了接受不了。蜜汁自信哈哈哈。他是智计百出算无遗策,颜值方面全书最高分,没办法不自信,可也不能手把手教师妹使用美人计啊!嘴上说着喜欢,身体也很诚实地离不开师妹,笃信师妹已服且跑不了,还帮她求职养翅膀,可不是找虐么哈哈哈哈……
这一章写公西吾意识到“强烈的占有欲”,做为读者感觉这种占有欲他一开始就有。易姜做为桓泽在齐国做出几回出乎他意料的应对之后,他就要求桓泽在齐为官终身。要说那时看重的是易姜的智计,我觉得有点牵强。那时他大概是喜欢和占有欲同时萌发,占有欲先冒的头。之后易姜说起她的世界,他失手打翻酒杯;易姜从赵国逃走,和重骄深山孤男寡女时他忍不住摸了昆吾剑;从滥国抢回易姜后,易姜撞伤腰却没上药,他可能还误以为她跟滥侯怎么样了;发现易姜和信陵君交情挺深,他就不高兴。所以后胜一助攻,他马上就做了强取的应对……都是受占有欲支配的行为。说实话之后那几章公西吾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用他的方式喜欢易姜,看着真是甜蜜,神仙眷侣的模样。
===================再次跑题====================
此时齐国是田齐,如果齐王和军太后怀疑易姜是原齐王后代,是很有可能不待见她的。还是“易姜”这名字的疑问:这样的名字代表她嫁过了。61章公西吾会问也就不奇怪了。
===================跑回来了====================
易姜一定是喜欢公西吾的,不管她如何反抗,字里行间都读出来她口不应心。仿佛越是喜欢,越希望得到公西吾的尊重,而不是降阶捆绑。感觉她是想要两人平等的两情相悦,而不是被困在公西吾家里做他的帮手。公西吾貌似很了解她,努力帮她获得齐国的官职好施展才能,但还是有偏差:易姜想要的是自己的意志,公西吾想给的是他和她携手共进的事业——感觉他特别想和易姜做为了理想而努力的革命伴侣。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师妹一个二十一世纪自由的灵魂,压根受不了他摆布一切的习惯,颜控也不行。跑了。公西吾第二次尝到失败的滋味。秦国相府宴会后,拦住师妹问家事,那么委屈,仿佛能看到原本身姿挺拔的公西吾此时微微佝偻了肩膀的萧索背影。他说“如今你的丈夫就在眼前”时,真的没有底气啊。你俩领证了么? 没有法律保护啊!有孩子也不算数啊!何况这时公西吾还不知道儿子的存在。真是心疼。男神沾上了烟火气,从云端跌倒凡间。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