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析《一受封疆》

作者:sky利歌

  此为殿前欢《一受封疆》的长篇分析文,共有四个主题:一、正邪之德;二、手足之情;三、上下之间;四、皎洁之月。分析《一受封疆》所有出场人物。
〈正邪之德〉华容与林落音
〈手足之情〉楚家兄弟与韩家兄弟
〈上下之间〉韩朗vs.皇帝怀靖、流年流云 与 华容vs.华贵
〈皎洁之月〉华容与韩朗
文章分析人物及情节的背后理由。我给的理由未必能得到您的同意,唯有自信套于故事中的每一场景都不至出现矛盾。
分析文,不是推荐文,也不太有评论的成分。内容常用引文,大雷警示。
行文习惯以理论和例子穿插。理论有时为了周延而拉得较高较宽,看起来有些空泛,故事中上演的行为可能只是理论中的一支,只要看得懂例子就够了。
以上
一、正邪之德
德,就字意来讲,所有的天赋都是德;此处缩减其意,单指一种出于本性的倾向。正德是经时间考验,最有助于长期社会发展的道德观,也是一生长在正常社会中的人不自觉就会认同服从的道德观;邪德虽含毁灭的本质,但这种毁灭用综观的角度看其实有助于新生命生长,只是因为大多数人无综观眼力,所以邪德往往被视为恶。
说得具体些,平时我们总以为成就一件大事的办法就是把它切割为小块小块,按部就班把每件事做好,最后再组合起来就可以了。确实如此,理论可证。但如果这件大事的轮廓很难摸清呢?如果它的细项无时无刻都在变动中呢?一加一等于二其实在人世间很值得怀疑,对吧。理论源于经验,所以大部分的经验总能喀喀碰碰挤进理论中;但有些时候就是不行,有些时候,就是要刻意放弃掉一部分本来不会放弃的东西才有办法赢得最大的成果,这就是“邪”。
正道于社会里弥天盖地,久而久之,邪道连成为一个不被选择的选项的机会都失去。所以当有个人堂而皇之选择了它,最简单的面对就是给个俗烂理由以便鄙视,其次就是视而不见。
华容为什么要当男妓?为什么要当受虐型的男妓?
收集情报没有别的办法吗?接近韩朗没有别的办法吗?救出楚陌没有别的办法吗?
有,都有,凭华容的韧性与才智,一定有别条道路可选,但是有什么是比受虐型男妓更精准的道路?
且看华容在灭门那晚得到的情报:1.楚家已被灭门,所以他不可以出现在阳光下;2.敌人是看中他与楚陌一样的声音,当他将来接近敌人一定会被认出来,因此必须从此禁口;3.敌人连名门楚家都可以灭得无声无息,下手杀人一剑穿心,一定是握有实权的官场人物,不是一时仇杀;4.楚陌带走前被当场□□,表示敌人不仅看惯男色,且手段残酷。
综合以上所知条件,华容从里到外全是为韩朗量身订作的。接近后的一言一行又哪样不是出自精准计算?他甚至算上了韩朗的性子,让韩朗即使早早确定他有问题都起不了杀意;算到目的败露都可以让韩朗一晒然后继续搞鬼。这个布局太危险、牺牲太大?呵,这就是一个带着邪气的人在定下目标后凭一眼就能看中的路啊。而且光知道全家是因自己出事,华容最不在意的牺牲选项就是自己了。
邪人自有一套看世界的道理,所谓“当受则受”、“钱就是命”、“一受封疆”,只要他想,在口头上他就能颠覆一切正道,让人哑口无言。世人不仅拿不走他什么,也只能给他要的东西。
真正能憾动邪人的,是一个认真踏实的光明人。这种光明绝非空口说什么大道理——邪人说得比他们还好——而是自觉地一步步走在正道上的人。真正见义勇为就拔刀相助,而且还要能打赢,用自身行动实践理想的人。
林落音,他在以上几点都满足了,而且他不是那种不知道一文钱可以逼死英雄汉的金贵少侠,也不是傻到相信男儿膝下有黄金的硬气君子,他能卖剑为仆、投入党争,表示他明白真正的光明是能够辗转于人间崎岖仍然显耀如斯的光明,太阳高挂,哪知夜的艰难?
因此他接近了华容,撇开外在声名,用自己的双眼看华容此人。不同于韩朗,华容在林落音面前的形象充满矛盾:清澈与深邃,浮华而有礼,不堪又泰然。林落音不明白,在不明白中一时激忿用了习气,所以他在醉后听华容说“剑寒九洲不如一受封疆”时立马劈碎面前八仙桌;明明已为华容被拦在庙外而出头,华容却轻易屈服闪人,他忍不住质问:“你就这点骨气?只要给钱,怎么侮辱都没关系?”
有看到林落音在故事中的成长吗?一开始他只会为华容强出头,顶撞韩朗和三姑六婆,看到华容不领情,转头就走;接着被华容拐上床后忍不住说:“你不要这样。”但瞬间清醒不语;从战场得了功迹本钱回来后,说自己已能给予保障,要带华容离开,在华容明白拒绝后才终于懂得发问:“你到底为谁?”“你在想什么?”
  华容对前批判后问题都轻轻带过,他自有其目标,所以跟谁都隔了一层距离。华贵傻傻地待在外面,韩朗明白而不靠近,只有林落音一直不安于位,频频探望,这份关注对华容压力实在不小。可是林落音其人因不擅官场而坠落实在太过可惜,所以华容虽在林落音面前隔出距离,却在背后一再托他一把:在娼馆、在抚宁王府院里、还有在战场上,韩朗吃林落音的醋并不是空穴来风啊!
 华容和林落音是以平辈论交,而且在林落音面前,华容的行为、态度与情绪都比面对韩朗多得多,无怪乎评论版上华容与林落音的配对也是一杆大旗,林落音自己也一定这么希冀过,不过华容这边呢?
要回答这问题所须的资料真是不太足,不如换个方式问:在如此的现实条件下,华容有这么希望过吗?答案是没有的,比之他因为报复而“不能”爱上韩朗,林落音是他“不应该”去爱的人。华容重情而不形于色,待他真心的人他都默默记在心上,所以华贵自始至终安全幸运,所以只要韩朗放回楚陌,他说愿意陪韩朗度过余生(当然此时有留一手,不给解药)。华容唯一利用林落音的一次,不过要他顺道来洛阳一趟,让韩焉不放心韩朗而已;林落音的情对华容无用,而且他早已算准自己的人生走不回正路,实在受不起林落音抬爱。
  人算不如天算,韩朗竟犯了个大错,华容再没有机会用代换赎罪,必须真的动手夺下韩朗性命才算报仇,可算算眼下筹码,只有林落音一着。华容重情,真遇上林落音时“无论如何是有些感触”,感触自己没赌错,林落音终是懂他的暗号而且来了;但也感触自己竟然真得利用这分真情吧!华容说了要求,却万万想不到只有沉默回应。
  邪道为什么是邪道?因为它是用破坏来创造,是一种走到极点时的选择,并非常态。所以在正常情况下,邪道不会大张旗鼓地跑到阳光下嚷嚷、破坏人间规则,即使那规则并不合理;这是邪道对正道在本质上的退让。华容不在意为了私仇生灵涂炭,但是眼前这个人在意,而且还会披袍上阵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华容咽不下仇恨,可是更没有办法避开一个光明之人的重量;华容有无数邪道理由让林落音无言,但林落音的存在本身就已让华容只能无力冷笑。
  再看林落音这边。先问个问题,你愿不愿意为你爱的人作奸犯科?不愿意?理由?不是因为害怕作奸犯科,也不害怕坐牢赔命,只是明白“你本不是个任性的人,总归能够想通。”“我带你走,离开这个泥沼,你才能清明。”
  林落音从华容身上学会了爱一个人的基本前提——尊重;他一步步放下成见跨过阻挠来到华容的领域,却愕然发现华容与他背道而驰。华容不爱他,也不可能爱他,那么,他该怎么做?把华容强行带走,用光明肆意鞭笞,因为光明是正道?不是这样的,你该知道对方早已独立自由、能自己负责做决定,该知道世上其实不只有正道可走。然后懂得,有一种人,爱他的唯一方式,只有离开他。
  他们都是为了目标献身的人,看对眼也实在幸运,但对一个已经觉醒的人来说,决定人生的是选择而非幸运。道不同则不相为谋,林落音再怜惜再担心也放开了手,此一放手饱含的情意远远超过那不知几次的“跟我走”,因为林落音终是懂他并尊重他了。
遥望那不再回头的鹏程背影,衷心祝你一路平安。
二、手足之情
  感谢手足给我发文的鼓励。
  本篇〈手足之情〉谈论的是《一受封疆》的两对兄弟:楚家兄弟楚陌楚阡,及韩家兄弟韩焉韩朗。
  身为兄长,该如何与一个桀骜的弟弟相处?
  桀骜源于自我意识,怎样的教育才能让这初发的自我意识长成为自信自尊,而非自卑自傲呢?
  楚二好强绝对是全家皆知的事。除去长相身高这些无法做假的比赛,为何楚大不把字写得难看些,连尿尿比赛都都要尿赢?因为输人是一回事,被人看扁是另外一回事,样样不如哥哥不过是让楚二爆炸,被哥哥瞧不起可是伤他自尊,所以楚大当然得赢。楚二放弃公平竞争开始无理取闹时,相信楚大是是松了口气、眉头不皱地就将名字让了出去的吧。
  再看韩家兄弟这边。教育韩二的重责多半是落在韩父头上,可是韩父的方法却是硬将这锋芒毕露的孩子关在家里长达七八年,使韩朗在心底发誓再也不回家。韩焉看大势已去,能给弟弟的也只剩陪他喝酒或提醒别着凉,但仅此温情,已足韩朗铭记一生。
  长大了,如此个性的人不会成为家中副手,就是当了也不会认真帮忙,因为他擅长的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楚陌受困而华容营救,当然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事情是他自己惹来的,可即使不是,华容也会如此,顶多用的手段不那么自虐而已。曾看到某评文说华容若真救出楚陌一定会失望,因为此时的楚陌已在长年幽禁中变成不符心目中那顶天立地的形象了。真是笑话。华容为什么会去救人?他救人助人是难道有图什么吗?那个人待他以真心,这就够了。
  韩焉韩朗走上不同的路本来是好事,这样的孩子收在家里只会变成忧愤的纨绔子弟。只叹韩家兄弟选择的路竟是非黑即白的政治官场;狭路相逢,韩焉只是气这弟弟竟在正事上跟他唱反调,不知韩朗看到韩焉却是矛盾。韩朗不怕打击,但是不能忍受给他打击的是家人;他深深记得韩焉的温情,但桀骜性子让他无法将委屈喊出口,裂痕就是这么产生的。
  与亲人为敌时,他要嘛不出手任韩焉将棺材盖上,要嘛每次出手都比亲人快了一步;看起来很像耍着人玩,其实是在给机会收手,像是林落音之外人他早就把人一炮轰上天了。韩朗一旦出手就没有后退的可能;韩焉这边铁了心要给弟弟教训。果然最后韩朗得胜,但从留韩焉活口、重封官爵,还有最后的保其全尸都可以看出韩朗从头到尾都没有杀意,他一直珍惜着他们之间的感情;叹韩焉不知这情是弟弟独给自己的温情,还以为韩朗本性柔弱,交托以最坚实无情的利益。
  必须得说,韩焉绝对是个好哥哥,至少曾经是,否则韩朗不可能对他好;可是人会长大,没有人能用对婴儿的耐心对待成年人,我们会对弟弟说:“你长大了,你应该要懂,不要耍性子、不准明知故犯、不要以为我会无条件顺着你!”
  是的,对一般的弟弟,是该如此的。可是韩朗就是没那么一般,因为他其实不只是桀骜,他已选择了道路并打算认真走下去。你能做的最后选择就是要不要在他心上来个回马枪,这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弱点,专为你保留的弱点,你还珍惜吗?
三、上下之间
  上下之间,是谓主从关系。记有韩朗下待流云、上待皇帝,以及华容和华贵之三对。
  一个故事搭起来的是亭子还是房子,完全取决於故事的第四号人物有没有厚度可言。这厚度并不是指作者要为他们写出独立的故事,而是指读者能不能从第四号人物身上看见除了爱情以外的主角。
  爱情小说作者常以为只要写的是「爱情小说」,爱情就应该成为故事中人毕生投入的选项,如果放弃就活得痛不欲生行尸走肉,故事还能以两人有没有在一起区分为HEBE……唉,人生岂有如此简单?爱情小说的特点应在探讨爱情在人生中的分量,探讨爱情值得什麼又不值得什麼,若非如此,爱情反而变成爱情小说中最廉价的东西了。
  《一受封疆》的第四号人物是与两位主角的家人和同侪。先从他们身上看清两位主角平常待人接物的理由,才能理解为何当两人相遇时,本质如此相似的两人在爱情上有如此落差,以及为此付出了什麼代价。
  韩朗说自己是个浪子。浪子,让人难以掌握要求,韩焉给不了他江山,流年和流云也不能为维护他的安全而除掉明摆著有问题的华容。
  浪子未必有目标,但要与人竞争又不失潇洒,没有聪明本质是不可能做到的。聪明不是具体的能力,而是智性眼光,一方面能看清通往目标的路,一方面收集人力资源。
  在聪明人手下做事,最麻烦的一点就是得克制住自己飞蛾扑火的冲动。因为只要须要,聪明人会把一切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彻底;流云对韩朗如此忠心,韩朗还是拿他的命去试韩焉值不值得托付。是伤情,但无碍选择。
  华容也聪明,但华容是以独行侠模式前进。华贵对他没大没小看似亲密,但为何有人想从华容身上挖秘密时,不曾打过华贵的脑筋?因为华容从来没对华贵说过真正的秘密,纵使华贵忠心,华容也不会让他看到自己有什麼沉重的目标,引发如林落音那样无谓的关心探究。
  华容重情,在韩朗开始懂得用华贵威胁华容时,赶紧让华贵自动离开;韩朗则没华容那样精准,总顺著情意将人吸引过来,又在看中目标时心手不一地牺牲他人。若非华容冷言以待,韩朗怎会尊重人各有志,让流云离开?
  聪明人可以居人下,但原则上没有忠心的可能,或说他的忠心与为上算计利益时,都一定把自己摆在第一受惠顺位,所以韩朗当然是佞臣权臣,不能怪皇帝多少对他怀疑。
  为何韩朗没有动弑君夺位的念头?一是他对大权没兴趣,二是皇帝待他以真心。皇帝一定有很长一段时间对韩朗毫不设防,韩朗甚至可能一度把皇帝当家人对待,所以照这样子看来,皇帝确实有机会躺著等韩朗把江山捧到座前。
  但是随著皇帝长大,那真心偏到两个方向去:一是这份真心出於年幼无知,随他年龄增长、自我意识兴起,自然为自己身为皇帝却屈居第二感到怪异;二是真心变成执著,我给你多少,你也要给我多少,皇帝美其名为爱。其实就算当真是爱韩朗也不要,过多的感情投注只让韩朗觉得厌烦,但为了那曾经的真心他才姑且忍了。
  他知道皇帝找先后殉葬的奏折时为何不阻?因为他想确认那小孩的真心到底能不能长成为信任包容,结果皇帝果然让他失望了。但他要怪什麼呢?怪年幼孩子无知地付出他最看重的真心?怪长大的孩子终於学会怀疑算计?怪自己贪恋真心而由著它变成独占式爱情?
  「我不委屈,半分也不委屈。」
  韩朗是认真的,他不怨皇帝,只叹自己曾经感动过罢了。
四、皎洁之月
  本篇为全系列的最后一篇,仍续原名为〈皎洁之月〉,用以纪念那孤悬夜空的韩朗,以及轻柔无声的华容。
  谢谢收看,潜水一鞠躬。
  聪明人在世上孤独的主因有二:一是不见有人跟得上他的思维,二是他自己看得太多想得更深,知道世上一切都不值得投入留恋,“新鲜劲过了,谁保得住?”有道是“花无百日红”啊!
  可是人总还是这么活着,总该为自己找点事做做吧,也许可以在其中见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又也许也许,值得投入的人或事就在其中碰到了?
  韩朗已经算是很认真生活的聪明人了,看他那么认真地跟韩焉撕杀、那么认真地培养势力、那么认真地陪皇帝谈情说爱、那么认真地扶持国家……没找到理想,如此得过且过也就是一生了不是?韩朗一直是这么半眯着眼过活的。
  游戏终有玩完的一天,韩焉倒了、势力成了、皇帝大了、国家稳了,更好的是他自己快死了。这不正好吗?活的时候有钱花,死的时候钱花完,多么美好的一生呀!偏偏,怎么来了个华容呢?
  起初,韩朗当然没有放在心上,雷霆虐待精准地打了下去,妙的是华容却以一个“只要王爷开心就成”的笑容应了回来。韩朗是王爷太傅,当然众星拱月,然因其邪气,谁会用区区“王爷之一”的态度待他?凡“三二一”都能用银子买到华容的完美服务,韩朗一点也不特别。华容愈是顺服,愈是表示韩朗激不起他半寸波澜,所以韩朗才留了心。
  ps:注意《一受封疆》是一本大幅采用“攻”“受”本质进行创作的作品,所以当一场两人对手戏开锣时,不要只看韩朗做了什么,还要注意华容是如何承接下来的。
  知人,必要条件是能力和个性。能力不足,不能预估对方有多少筹码;个性不同,不能猜中对方终会选择哪一步。除此之外,知人的充分条件是对方无所隐瞒。只有必要条件,终究只是预估猜测;只有充分条件,了不起知道对方说了的那件事而已。让对方愿意吐实的方法有很多种,韩朗的理由是,他动心了。
  韩朗动心的理由与其说是因为华容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遇到与他站在同一高度的人所以动心,不如说韩朗本来就是个容易挥霍真情的人。瞧他对皇帝怀靖和韩焉,不是一个劲的热脸贴冷屁股吗?为怀靖的江山案牍劳形,怀靖说:都是你逼我的!然后给一杯毒酒;让出一人之下的位置,韩焉却要他自废武功,送一板棺材。
  大多时候,韩朗希望自己逍遥,不要为那毒酒那棺材委屈。只求无多生命有个玩伴,所以不问华容来意,不怪华容将他的真情打了太极;甚至两人闹翻,变成相互盘算他都认了。可是真能如此吗?怀靖和韩焉不懂就罢了,对那知心之人,韩朗也能保持距离?如果能的话,那时不时的失落由何而出?那份情惘又是在问什么呢?
  韩朗意识到自己对华容动心,是在他“头七还魂”的时候,可是两人间的距离却没有因此变化。他高兴华容愿意跟他走,华容委屈说不过是怕韩焉拿自己开刀;他心疼华容脚伤,华容用马屁态度回他乐于抛头洒血;韩朗说自己会好好待华容,华容却成了压断他兄弟情谊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者当他为两人心意相通喜上眉稍时,华容故意装傻岔题;还有最后学深沉洒狗血时,华容笑答自己“颗心皎洁堪比明月”……
  还为两人的□□次次见血而不满吗?因为韩朗始终不能确定自己在华容心中到底有没有一个特别的位置,只是命不久矣才忍耐不问。忍不下时,狂风暴雨的□□便落在华容头上,至少在这个时候,华容的血汗都是为他而流的。最后那顿鞭子也出于相同心态,皇位也是将华容束缚在自己身边的一个方法,现在被挣脱了,怎不心急?
  可是,韩朗的真情没人要,真的是因为倒楣吗?
  第一差错,是他万事不留心的逍遥心态,不顾别人眼光;第二差错,在于他知道中毒将死,所以即使知道华容假意,仍不问真假是非;但核心差错,还是他一直用错了方法。
  一件待人以情的行为,无论是亲情、友情或爱情,应该都是件能让双方都感受到幸福的事。情藉由行为来传递,付出的一方用行为释放情意,接收的一方由行为感受情意。如果行为本身出了差错,情便无法随之流通。例如一个以为性等于爱的人碰上一个专玩一夜情的人,云雨过后,前者以为自己付出了爱意也得到了爱意,但对后者而言,什么情意都没有产生。
  韩朗的情意行为便是在此处出了问题。他以为在胜负已分时留一条出路便是情的表现,他以为手把手地教导、闹脾气时安抚便是情的表现,从没想过韩焉早在开始争斗的那刻起便对韩朗失望,也没想过怀靖要的是陪伴、纵容和实话。如此落差,难怪韩焉和皇帝总对他不放心。
  如果媒介错误情感还能跳跃传递,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对方百分之百地爱(三种情都算)你,所以无论你送什么,对方都会因为“相信”是爱所以感觉到爱;二是对方百分之百地懂你,知道你的什么行为表示什么意思,他因为“知道”这是爱的行为所以感觉到爱。不过后者“知道”是来自知性,就感性面来说,他到底有没有“感觉”到爱其实相当没保证。
  韩朗跟华容在一起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每一个饱含情意的行为释出时,华容还知道是真情然后与他同步错开,这远比韩焉和怀靖那样全不知是自己情意来得好多了。
  不过,华容是怎样的人呐?有目标在首,情再重也仅序第二而已。
  华容死前给了韩朗两个评语:任性、天真。天真什么?天真到你以为你释出情意行为,我就会感觉到情意并该回真情给你。你丝毫不去思考我能刚巧避开是因为我懂你还是因为我感觉到真情,天真到以为只要你用真情待我,我就会不顾一切现实局面也对你有真情。
  任性又是什么?天生的看事处事方法是个性,不顾现实局面硬以个性面对即是任性。先不问对方对你有什么感情吧!如果在“释放爱意让自己快乐”和“让对方收到爱意而快乐”之间只能选一个的话,你会选哪个?韩朗选的一直都是前者。从离京到回京的几个月时间是韩朗眷恋的幸福日子,但对华容而言有多么难熬?他眼前发黯失明,谁注意到了?猜出华容与楚陌有天大关系,前尘不计到底是情话还是苛求?
  韩朗终于开了尊口问对方要的是什么了,听完华容的过去后问了那么一次。先暂时不骂韩朗后来竟搞砸,注意看华容提出要求后,说自己能给韩朗的报酬是“王爷可觉华容有趣?……(我愿)生时被王爷压着,死后替王爷棺材垫底。”看到了吗?华容说的不是“王爷可喜欢我?王爷可要我的真心?”因为对华容而言,韩朗对他的付出只不过是出于“有趣”罢了!
  华容不拿情感做报酬,正表示“韩朗对自己有情”终究只是他因为懂韩朗而推测出来的,这推测即使加上“他感觉到情意”的重量仍然微小到他说不出口,只有拿玩伴的身份谈条件;如此重要的交易中,他能出口的报酬竟然如此稀薄!韩朗呀,我知道你渴望自由,也同情你被将离整得疲惫至极,可是你明明还在付出真情并期待回应,你怎么可以让被你爱的人如此不踏实?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地把他们逼到不得不伤害你呢?
  现在仔细看看华容给韩朗的报复:华容死,韩朗活;如果华容此时还不相信韩朗爱他,这个计策就什么也不是,所以不要再怀疑韩朗的情意有多重了。华容重情,除非退无可退,不曾利用任何人的情意;利用情来报复绝不快乐,但若这是达到目标的必要手段,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再看华容是什么时候对韩朗起了报复之心的?不在一开始家破人亡时,也不在韩朗虐待他强要他的时候。因为从头到尾,令华容忍下一切愤怒屈辱的信念都不是报仇,而是愧疚。若非自责,他不至日夜难安气血难平,不至只顾楚陌逃亡不给自己找退路,亦不至对韩朗真情慎重以对。满门伤亡,他只怪自己口无遮拦带来灾祸,从来就只怪自己从小到大无理取闹让哥哥背黑锅。一切的一切,都是自责,他谁也不恨。
  尤其当面见了仇家,竟是个同类,几乎是自己以为会成为的那种人了,孤独而逍遥;虽然目中无人了些,至少满腔真情、认真生活。华容未必有动心,也可能有怨愤,但更根本的,不是一种遥望已释去时光的怜惜吗?反正韩朗都因为自家的毒痛苦了这么多年,来日无多,如果不碍到正事,陪他走完这一生,也未尝不可。
  但是为什么你失败了呢!全家都死了,我一个都救不回,你要我怎么办?我恨我自己又算什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连你一起拖下水?我怎么可能不用尽一切资源来伤害你?同归于尽是莫大仁慈,唯一能伤害你的办法……我知道,只有生死不容。不过……不过你呀……你知道你一辈子到底错在哪里吗?你这个任性的家伙,到最后还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吗?我给你一句实话吧,我不想做那至贱之人。
  这是华容给的最后一次机会:选择你自己,任性地殉情;还是选择爱我,享我给你的无边孤单?
  恶毒至极的选择?我倒觉得是疼惜至极的提醒。
“墨汁虽苦,可渗到心里却是甜的。”
  爱一个人,用对方要的方式去爱他。独行于黄泉路上的华容啊,你可还是摇着金扇淡淡微笑?拥万里苦海的韩朗啊,你可知有一株小草为你年年长青?
   -细析《一受封疆》系列 延作四篇 完-
    by 利歌庚寅七月丑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18  发表时间:2010-11-25 10:18:48
好长,居然耐着性子看完了~~LZ太多字正腔圆的东西,不过不失为一篇好评
最后一段,精了!
[投诉]
[2楼] 网友:西西弗斯的石头  发表时间:2010-11-26 16:05:03
写得真好~~
[投诉]
[3楼] 网友:小v  发表时间:2010-11-27 22:16:09
看到如此長的文評,禁不住浮出來讚個。
[投诉]
[4楼] 网友:明月何曾是两乡  发表时间:2010-11-30 15:42:53
同楼上和楼上上上。
[投诉]
[5楼] 网友:兔兔  发表时间:2010-12-22 23:12:27
很客观的评论,有理有据。精彩!
[投诉]
[6楼] 网友:一受封疆  发表时间:2011-01-01 13:44:11
始终觉得华容在受了那么多苦后,真的没办法对韩朗有爱了。
支撑华容的是自责没错,但他选择不报仇,不代表不恨。究其根源,韩朗始终是祸首。
无权无势无钱,以他的能力和手段,颠覆不了韩朗的地位。华容也算有自知之明,只想尽力救出楚陌。可悲的是最后亦是一场空。
他的人生有太多的无可言。
[投诉]
[7楼] 网友:lu_ul_tot  发表时间:2011-02-04 19:57:08
果然是长评!看到密密麻麻的小子时,真是惊了。
[投诉]
[8楼] 网友:红白  发表时间:2011-02-10 22:33:23
。。我简略的表达一下我激动的感情:好长!
[投诉]
[9楼] 网友:southinsouth  发表时间:2011-06-01 12:31:17
同意6楼
不能相信华容会对韩朗有爱,华容那么聪明,肯定明白韩朗对他的爱,但是我是无法接受他会爱上韩朗,那就真是斯德哥尔摩症了
[投诉]
[10楼] 网友:sabasidian  发表时间:2011-09-27 11:29:49
非常深刻!!!
都感觉殿大是以此文为提纲行文的,如你所言,殿大之境界能跟随如你者寥寥。
非常欣慰读到 一受封疆 ,亦读到此评!!!
精心拜读且收藏。
[投诉]
[11楼] 网友:多玉  发表时间:2012-05-30 11:11:26
看这本书两年前,一直有一口血憋在胸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每每提笔想写又不知从何说起,看了那么多书评,唯有这一篇的分析让我产生前所未有的共鸣,看来我也不用再纠结,基本什么话都被阁下道出,今天能看到这篇书评是赚到了。谢谢姑娘。
[投诉]
[12楼] 网友:多玉  发表时间:2012-05-30 11:11:27
看这本书两年前,一直有一口血憋在胸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每每提笔想写又不知从何说起,看了那么多书评,唯有这一篇的分析让我产生前所未有的共鸣,看来我也不用再纠结,基本什么话都被阁下道出,今天能看到这篇书评是赚到了。谢谢姑娘。
[投诉]
[13楼] 网友:多玉  发表时间:2012-05-30 11:11:29
看这本书两年前,一直有一口血憋在胸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每每提笔想写又不知从何说起,看了那么多书评,唯有这一篇的分析让我产生前所未有的共鸣,看来我也不用再纠结,基本什么话都被阁下道出,今天能看到这篇书评是赚到了。谢谢姑娘。
[投诉]
[14楼] 网友:花城撞树  发表时间:2018-03-06 19:46:50
哇楼楼好棒 太精彩了
[投诉]
[15楼] 网友:31131282  发表时间:2018-07-26 23:45:29
很佩服。
[投诉]
[16楼] 网友:SS  发表时间:2019-04-02 21:53:38
佩服,精彩。
[投诉]
  • 评论文章:一受封疆
  • 所评章节:49
  • 文章作者:殿前欢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0-11-13 21:3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