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峙(二)

作者:整理

韩朗:你有哥哥没有?
华容:……有的,但是早已经死了,得痨病死的。
韩朗:他待你怎样?
华容:待我还好,就是比我聪明比我漂亮,连头发都比我多。
韩朗:那你怎么办?
华容:怎么办?兄弟情深呗,朝他茶杯里灌洗脚水,夜壶口子抹辣椒,马桶沿子涂胶水,咋友爱咋来。
韩朗:他不恼?
华容:不恼,恼也没用。哥哥是白叫的么,让他比我大比我强,活该。
韩朗:的确活该……兄敦弟厚,你这才叫兄弟。
**
韩朗:请皇上开恩,饶了华容。
**
韩朗:华容你迟早是个祸害,我又正好相当地喜欢你,不如我死后,你做我的陪葬吧。
**
林落音:你就这点骨气?只要给钱,怎么侮辱都没关系?你回吧,不用送了!
夕照一地,华容双手执扇,向着林将军的背影深深作揖,恭送着大鹏已然展翅的林落音,保持他贯有表情:微笑。
**
韩朗:从今日起,举国上下各庙宇道观也必须向朝廷交纳税银,有违者泰莱寺就是最好的榜样。
另外——大家最好都给本王记着,以后见此扇如见本王,谁如果见了这扇,还拒人进门者,就是看不起我抚宁王。
**
韩朗:阵法,那天你见我破过,知道生门在哪。还有烟花一放刺客就入宫。你别告诉我这些都是巧合!你们约在哪里会合!
华容:华容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
王爷一定是误会。
韩朗:江湖里绝顶的刺客,作价十万两一次。十万两,不知道华大倌人要承欢多少次?
华容:那要看是什么样的主顾。
韩朗:不管什么样的主顾,十万两你出得起。
还有,华大倌人聪明绝顶,应该知道那些消息我是故意放给你的吧?
你果然行动,可惜我愚钝,没料想到你居然这般胆大,在我眼前公然放信号救人。
我该向你致敬,无所不能受华大倌人。
华容:王爷……谬赞。
**
韩朗:华容,很多时候你不懂。
**
林落音:韩朗,我有话问你!
韩朗:忙家事,没空!
林落音:只问一句,我师傅是不是你杀的!
韩朗:没错。
林落音/ 韩朗:华容,你让开!
韩朗:你真想维护谁,别以为我看不出。
华容:用林落音的时候,王爷就应该料想过会有今天,那么王爷为什么还要用他?
韩朗:好,念你舍身护我,我卖你一个人情。楚陌是我万万不能放的,林落音这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
**
流云:主子真信华容说的,那人是他的旧相好?
韩朗:信。这叫愿赌服输。
**
华容:我早已没有贞操,你放心,不会要你负责。
林落音:你不要这样。
不要……不要穿这种绿衣服,你知不知道他们都叫你一根葱!
华容:那么穿白袍子,皎洁无瑕?
红袍子?三贞九烈?
林落音:不如你……
画外音:林木头啊,如果这时候你将话说完,事情又将如何发展呢?
**
韩朗:仗剑走天涯?是这意思么,华总受?我很好奇,华总受到底……是想和谁仗剑走天涯?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