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之恋,落日余晖

 

作者:悠

《史瑞克》里,公主的娘家叫long long away~~,今天想起来了,因为long long ago就很想为00的文写点东东了,00龟速的更新和想哪是哪的情节构架,着实让俺很耗神的run after for a long time(请无视语法错误,谢~),但子曰,“君子无悔”(哪个“子”姑且不论),的确追00的文无悔,但“君子”……俺还处于不折不扣的霸王阶段,为了逃出(long long ago国境)升天,荣列“追文君子”之列,俺决定以此长评补偿未能尽“按章打分留言”之读者义务。今后逢“悠”之名,请深情地call一声,“追文标兵”。再次谢~
言归正传,00ms爬文已久,但俺与她相逢甚晚,未读满的她名下全部文宝宝,现正抱得三只《恋逝水》、《怅落日》、《打烊的珠宝店》啃得甚欢~虽隔壁领导正休憩中,但所谓领导小睡如虎打盹,仍旧威严可怖,所以不得空闲分篇评论,只能作此一评,缀于《恋》文下,还请00大人海涵见谅。
《恋逝水》、《怅落日》虽分篇独立,确是前因后果,前生今世的联系,《怅落日》为父辈情缘,延续至《恋逝水》的子承父爱,却爱的辛苦、爱的疲累。说实话,00的文章在jj烟波浩淼的文海之中,未必是最优的,如果仿照钟嵘为其分级论品,也绝对不是上乘之作,但可说的、可爱的却很多。
其一,00麾下历史类作品占多数,虽不曾通读,但也可见,至少00同学是考据发烧友,因此,其文辞优美风雅,对朝堂诸事大到改朝换代之风云、小到官阶器皿的描写准确到位,也就毋庸置疑了,以《恋逝水》为例,其中多有庙堂风云,例如藩臣谋变,兄弟阋墙,驸马生乱等等皆取材于史实,但00行文却并非刻意描写权谋、纷争,而是着意表现主人公在变乱情境下的真情流露,表现出冰冷严酷环境下的一抔小小温暖,读来温馨舒适。
其二,在jj一混经年,俺自诩不是挑食的孩子,什么都吃得开心,什么都读得得意,但每论及耽美文却总是怀念初时读过的几篇文章,基本类型,无外乎林寒烟轻以及卫风的几部早期作品,很喜欢那种写意画一般的风貌,及至后来,耽美文走向多样,同时也多了上榜、出版的压力,下猛药、狠药的作品增多,当年风景不在,虽文章照看,但一味的辛辣猛烈有时候真的令人不甚畅快。无意中看到00的文章,宛如清风扑面,就“预备,开追”了。^O^ 00大人显然并不重视什么架构、情节,虽文品不能完全等同于人品,但行文之中应该多少可略窥作者个性,俺想,哼哼,00是个疏懒至极的人(摸摸,不气不气哈,乖乖的……给俺更新去!!!)不过这样的人往往情感丰富,沉浸于无端幻想而无法自拔,因为,他的文章,从《恋逝水》、《怅落日》到异域风情的《打烊的珠宝店》,情节跳跃,胜在新奇,对人物感情、个性的描写却不惜笔墨,工笔刻画,细腻美好。所以,文章虽有故事不够饱满的硬伤,却正应了那首歌,“坏坏惹人爱”。
其三,人物塑造是作品的灵魂,也是行文最大的难点,但所谓懒人自有懒办法,俺个人觉得这个懒办法其实值得一些不善勾画人物的作者借鉴。00大人的小说里,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人,但也可以说,他们都是等待完整的人,《怅落日》中,遇到郑珽之前的白圭,踟蹰失意、孑然一身,过着简单的复制、粘贴一般的生活,是一个形象单薄的人,看不出特异之处,但随着与郑珽的相遇相知相爱,这个人物形象也逐渐变得丰满起来,一颦一笑都鲜活起来,郑珽也一样,没读过书的农民起义军领袖,拿这样的人物做耽美作品的主角,本身就是一个挑战,但与白圭并肩而立的郑珽却怎么看都是一轮耀目的太阳。而在《恋逝水》中,失去郑珽的白圭又回复到单薄,连笑容都变得单调乏味,如果没有《怅落日》在前,《恋逝水》可以说是在人物刻画上非常失败的作品,但正因其前后照应,反衬出白圭的孤独落寞更加令人神伤,不够丰满的人物形象,反而起到了强烈的烘托作用,郑裕的形象塑造也是如此,无论作为皇帝的大气凛然,还是作为白圭的深情保护者,他的个性总是呈现明显的缺失,这恰恰令读者开始担心,他能否成为一个好皇帝,或成为白圭唯一的守护者,这种对人物形象塑造失衡的矛盾完美的融入情节,以一形象补圆另一形象,不得不说,00大的懒招很管用。
《打烊的珠宝店》的风格与《恋》、《怅》不太一样,来不及说了,有时间再补,谨以此文向大家推荐00大人的文章,水平有限,只能写到这种程度了,见谅吧,hoho!
撤~
俺可8是始乱终弃滴坏银,告白了,就要负责到底~oh yeah~作者回复:
谢谢uu,今天回来看到新写的章点击忽悠一下上去了,俺研究半天,发现还是书评的功劳,特地来抱住亲一口。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