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渡韶光到白头

作者:绫儿

看过作者的后记再回来写留言。
太过感慨不知从何说起,最令我印象深的还是齐衡吧。这章番外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针对元宝的心路历程剖析得更多、更深。他是那么地爱着明兰,但父母之命令他无法彻底违抗。
昨晚拜读完番外后在微博转了一下,看到有的读者说明兰对元宝没动过感情。这怎么可能呢?看看文中后期的描述,看看作者的后记,明兰纵然两世为人,但一个人对自己真心,她怎么会看不出来?确实悲剧在于元宝的亲娘,她渴望儿子袭爵,所以早早筹谋着各种上得了门面的姻亲。
明兰清楚郡主不可能看得起自己,在有选择的前提下她也决不为妾,要是齐衡像柏哥那样早有功名在身,或像顾廷烨那样一夜成名,还可能有说服母亲的资本,偏他还只是温室里的花朵,他真心,但不够底气,要明兰接受明知没有好结果的心意她办不到,因为她出生卑微,也不愿传出流言伤了真诚待她抚养她的老太太的心。
她在前文里对齐衡说的话只是要他难堪、要他死心,但后来顾廷烨质疑她的时候,她何尝不是流露出了浑不自觉的无奈与怨愤,曾渺茫期盼着齐衡上门提亲的可能,可惜那天迟迟不见来临,她除了让自己变得心硬还能如何?她无法偿还,索性亲手砍断情丝,不必让齐衡陷于家族前途和真心所爱的两难之中。
临终前他在得知两房的决定后,是含笑而终的。足以想见,他何尝不曾祈求过父母可以想开,放弃争爵,让下一代过得更率性美满?
愿许卿烟火成舟,直渡韶光到白头——明兰从来索要的不过是一世人间烟火,齐衡再愿意给,再渴望与之一夜白头,隔在他们之间的却是千水迢迢。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