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有种你再撞一下》

作者:锦华

林耀有点儿生气,确切地说,他很生气,他不知道关泽是用什么样的神功保持这份波澜不惊的平静的,他在愤怒中迅速策划出来的原计划是扑倒之后就狂吻一通,看看能不能破了关泽的神功,狗逼急了还跳墙呢!
但……门牙很疼。
他威风凛凛地骑在关泽身上,跟武松大叔打虎似的一手死死按着关泽胸口,一手摸了摸自己的牙,确定没有松动,于是转过头恶狠狠地盯住正皱着眉的关泽。
两秒钟之后,他低头再一次吻了上去。
你丫有种揍我。
关泽的唇很软,带着薄荷的清香,还能闻到他身上干净清爽的香皂味道。
林耀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颤抖,这是关泽的唇,他正吻在关泽的唇上,他有着很漂亮形状,笑起来时嘴角会微微向上的唇……他闭上了眼睛。
这是,他的,初吻。
关泽没有动,静静地躺着。
林耀的唇带着轻轻的颤抖压在他唇上,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这种感觉……男人的气息,林耀身上淡到几乎闻不到的烟草味道,被一个男人吻住唇的感觉,他几乎已经快忘掉了。
很久以前,关泽回忆的深处,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吻,简单的,并不深入的,轻轻触碰后就离开了的一个吻。
他甚至已经无法分辩那个吻的真实意义。
同样的感觉再次勾起了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记起的回忆。
关泽没有动,林耀也没有动,混乱的情绪稍微平息一些之后,他更不敢动了。
林耀你丫吃了变形金刚胆儿了!
被他压着的礀势保持了几秒钟之后,关泽推了推他的肩,偏开了头,林耀听到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大师,收了神通吧。”
“嗯?”林耀愣了,他认为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关泽揍他和他奋起反抗的时间,本来已经做好了被关泽一胳膊抡下床去的准备,他甚至都想好了从床上摔到地上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着陆礀势,没想到关泽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关泽转回来跟他面对面,距离很近,他觉得自己都快对眼儿了,他调整了一下和关泽之间的距离,眨了眨眼睛,把焦距找了回来。
还有一件很尴尬的事。
他升旗了,而且就眼下这个礀势关泽估计能感觉得到。
但重点还不是他升旗了,而是关泽似乎没有什么生理反应,他感觉自己就跟发|情了抱着条人腿使劲的小狗似的,无比丢人现眼。
在林耀琢磨着是不是要用意念降旗的时候,关泽问了一句:“你跟人接过吻么?”
“没有,”林耀看着依然平静如常的关泽,觉得自己估计是没本事能破得了关泽的神功了,这人跟和尚差不多,他叹了口气,“怎么,你要教我么。”
关泽没说话,没预兆地抬手在他腰上推了一把,同时把腿猛地向上弯了一下,林耀瞬间在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已经被关泽掀到了床上,要不是那边儿是墙,他可能会顺着床跟滚桶似的就下去了。
林耀对于自己在关泽面前这种一拧手腕就啃被子,一推腰又啃被子的状态非常愤怒,迅速地在原地翻了个身。
但没等他坐起来发火,关泽突然翻身压了过来,完全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直接吻住了他,顺手还把他的衣服给推了上去。
林耀像是被扔进了铁水里,先是一愣,接着整个人就跟被点着了似的从头到脚都沸腾了。
关泽捏了捏林耀的下巴,舌尖顶开了他的牙,探了进去,一点儿没有犹豫地挑逗着,在他嘴里有些霸道地翻搅吮吸。
相对于林耀那个蹭蹭嘴唇的吻来说,关泽的这个吻才叫吻。
林耀小片儿看过不少,想像意|淫什么的一样没落,次次撸管儿都能在脑子里导演出一部动作大片儿来,但实战却是一片空白,对于关泽的进攻,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在一片混乱中做出任何回应。
如果关泽只是吻他,他也许使个大劲还能跟着纠缠一下,但关泽的手把他衣服推上去之后就开始在他身上游走,时轻时重地抚摸揉捏让他除了努力保持呼吸不让自己在极度的兴奋中被憋死之外,连自己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的都弄不清了。
关泽在他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慢慢离开了他的唇,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扶在他腰上。
林耀喘息着,抓住了关泽撑着床的胳膊,他还没从之前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有点儿发晕。
“真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啊?”关泽摸摸他的额头。
“……嗯,”林耀喘了一会儿终于能说话了,“我基本属于模范暗恋者。”
关泽笑了笑,想回手去开灯,林耀赶紧抬手搂住他的脖子:“别开灯,我会一头撞死在枕头上的。”
“嗯。”关泽收回手,侧躺到他身边,把手搭回他腰上,手指在他腰上一下下划着。
林耀闭上眼,他的欲|望还在汹涌澎湃,他很想让关泽继续下去,但关泽似乎没有这个打算了,这让他憋得有点儿难受,可他脸还没大到开口让关泽继续的份上。
他悄悄拉了拉自己的裤子,让小兄弟能待得舒服点儿,整完裤子之后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于是大着胆子往关泽身前蹭了蹭,发现关泽的反应不比他小,同样是硬绷绷地顶着,他好不容易稍微冷静了一些的脑子瞬间又开锅了,忍不住说了一句:“你硬了啊。”
“我硬了很奇怪么?”关泽乐了,“多新鲜哪。”
“跟男人这样你也会硬?”林耀觉得让自己跟个姑娘这么弄,自己估计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反应。
“主要是你……”关泽犹豫了一下,没再说下去。
“我怎么了?”林耀在黑暗中看着关泽被窗帘透进来的微弱光线勾出了轮廓的侧脸。
“什么也不懂连个回应都不知道给的状态让我很兴奋。”关泽笑了笑。
关泽这句话相当直白,让林耀一下觉得脸有点儿烧得慌,得亏没开灯,要不估计看上去像根儿油炸大虾。
“睡吧。”关泽躺了下来。
“我能……睡这儿么?”林耀很小心地问了一句。
“嗯,晚上不要抢被子。”
“我能……”林耀想说我能搂着你睡么,但现在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晕,这句他不够胆子说出来,“算了。”
关泽没问他想说什么,仰躺着也没再说话,林耀侧过身脸冲着他盯着看,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脑袋下面是空的,只得很不情愿地坐了起来:“我舀枕头。”
他不愿意过去舀枕头,他总觉得关泽有些捉摸不透,现在答应了自己睡这边儿,别一会儿他过去舀枕头的时候再来一句你还是睡那边得了。
关泽也坐了起来,直接下床过去把枕头舀了过来扔给了他。
尽管屋里的光线很暗,林耀还是靠着以前在网吧走过学长身后扫一眼就能看清人家q号的火眼金睛看清了关泽□的状态,虽然劲儿已经过去一些了,但还是看得出裤子被顶起的样子,非常诱人。
林耀赶紧抱着枕头倒回床上,不能再看了。
关泽还是仰躺着,林耀很老实地团成一团侧躺在他身边。
“你能捋直了睡么?占地儿。”关泽在他腿上拍了拍。
“嗯,”林耀把腿伸直了,借着劲儿靠到了关泽身上,“关总,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
“你以前有过么?”林耀很小心地试探。
“有过什么?被人用脸砸脸么?”
“靠,能不挤兑我么!”林耀小声嘟囔,“我是说跟男人这样。”
关泽沉默了很长时间,林耀想要撑起脑袋看看他是不是睡过去了的时候,他开口说了一句:“没到这个程度,就亲了一下。”
“……啊!”林耀很吃惊地瞪圆了眼睛,身体里扭动着的**被好奇心和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拍了下去,“你……”
关泽翻了个身,跟林耀面对面地侧躺着,这些事他从来没有跟人说过,他没有跟人倾吐心事的习惯,很多事就这么压在心里,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但今天晚上,他却似乎并不介意对林耀说出来。
“是我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关系很好,我那会儿没人管,一般都跟他混在一块儿。”关泽语速很慢,声音有些低沉。
这是林耀最喜欢的声音,他不想打断关泽的话,只是小声应了一声。
“我对他没有什么想法,就很好的朋友,”关泽停了一下,像是在回忆,“也没什么具体的事儿,反正那会儿他是我生活里最重要的人。”
“他喜欢你吗?”林耀轻声问。
“不知道,我们没机会讨论这个问题,我只是后来知道他喜欢男人。”关泽笑笑。
“后来?你们没联系了吗,怎么会没机会啊。”林耀吸吸鼻子,有些不明白。
“他……”关泽的声音一下沉了下去,很长时间才开口,“他自杀了。”
“什么?”林耀瞪圆了眼睛,“为什么啊!”
关泽闭上眼睛,这些事过去真的很久了,他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震惊和痛苦的感觉,但仍然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怅然。
“我小时候呆的地方,是个很小的县城,喜欢男人这种事是很……变态的事,”关泽用手指在林耀鼻尖上轻轻弹了一下,“他一直没跟人说过,但家里无意中知道了……”
“然后他就自杀了?”林耀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不管怎么说,就算被人看成是变态,也不应该是自杀的理由。
“为这个不至于,”关泽叹了口气,翻过身坐了起来,“他被关在家里,每天吃药,说是能治,他家里的人觉得他精神病,找人弄了不少药,我也不清楚,反正关了大半年之后,他从他家阳台跳下去了。”
林耀心里一阵发堵,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去洗个脸。”关泽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关泽没有关浴室的门,林耀能听见他开了水洗脸的声音。关泽说这些事的时候语气和情绪一直没有太大的波动,林耀的心里却跟翻了浪似的,难受得要命。
关泽这个故事真是消減欲|望的一剂良药,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欲|望,坐了起来愣在床上就觉得想哭。
“怎么起来了。”关泽洗了脸出来看到他坐着,把灯打开了。
“难受。”林耀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
“都过去了,”关泽摸摸他脑袋,“你要抽烟记得开窗。”
“不抽,”林耀抬起头,“怎么办,大侠,我想哭啊。”
关泽愣了一下乐了,张开手臂:“过来哭。”
林耀一点儿没犹豫地扑过去搂着关泽就把脸埋到了他肩上,眼泪跟着就出来了,刹都刹不住。
“林耀啊,”关泽抱着他,在他背上轻轻拍着,感觉就跟平时哄陆腾似的,“你小时候肯定有个外号叫‘哭包’。”
“滚蛋,”林耀带着哭腔骂了一句,过了一会儿又说,“还真有,我哥总撵我后头叫我哭包。”
“哎……”关泽有点儿无奈地揉揉他的头发,“你说这事儿你哭什么啊。”
“想到我自己了。”林耀越想越难受。
“哭吧。”关泽没再说话。
林耀哭得挺伤心,关泽能感觉到他肩膀一直轻轻在抖,他会把这事儿说出来,只是因为林耀正好问了,当时的气氛也让他想说出来,要早知道这事儿会戳到林耀,他就不应该说。
“你说,”林耀哭了一小会儿,抬起头用手背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几下,“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因这个事儿啊?”
“也许吧,也不全是,”关泽想了想,“你要不问,这事儿我一般不会想起来,过去都不止十年了……我对你很好么?”
“算好吧,”林耀下了床,准备也去洗个脸,“不算你总耍我的那些在里边儿,还凑合。”
“一句话说完就成凑合了?”关泽笑了,坐到对面的床上,“你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我不想让你难受,这种事吧,过段时间淡了就过去了,没必要弄得那么严重。”
“淡?过去?”林耀正往浴室走,听了这话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关泽,“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现在喜欢你,过一阵子就不喜欢了?”
“嗯。”关泽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要一直喜欢呢?过不去了呢?”林耀走到他面前,“你就一直这么陪着我么?”
“你喜欢我什么?”关泽笑笑,“脸?身体?声音?还有什么?”
“喜欢一个人当然是先被外表的东西吸引才会去注意,”林耀也顾不上洗脸了,必须跟关泽把这东西说明白,他从桌上的烟盒里舀了根烟叼着,过去打开了窗,“注意了之后才会喜欢上别的。”
“别的是什么
?”关泽靠到床头。
“说不上来,感觉对了就陷进去了。”林耀皱皱眉。
“感觉没了呢,这玩意儿太不靠谱。”
“感情这事儿能说得那么明白么?一条条摆出来?你当写报告呢你好歹算个大叔了你这都不明白么!”林耀对着窗户外面喷了口烟,想想又转回头用手指了指关泽,“我喜欢你,本来不想让你知道,要真没让你知道,也就跟你说的似的,也许过一段就淡了过去了。”
关泽不出声,很有兴趣地看着林耀,这小孩儿不犯傻的时候挺明白的。
“但现在不是你知道了么,而且你早他妈知道了,你不躲我,不觉得我恶心,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无所谓,你是对我挺好的,要不我也不至于这么喜欢你!”林耀一边儿说一边还习惯性地吐了个烟圈,“所以换句话说,现在我在追你,懂了么?你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拒绝,你要觉得舀不定主意你就先这么抻着,看最后是我知难而退还是你从了我。”
“我去洗脸,你琢磨吧。”林耀把烟弹到窗外,又探出头去看了看有没有弹谁脑袋上,然后关上了窗一溜小跑冲进了浴室把门给甩上了。
在浴室站了足了两分钟,林耀才一屁股坐在了马桶盖上抱着自己的脑袋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
他这一通话说出来没怎么喘气,他害怕喘了气儿会给关泽留出拒绝他的机会,他害怕关泽的拒绝,如果关泽没有接受他的意思,那他宁可关泽永远都舀不定主意。
林耀在浴室里磨蹭了快半小时才慢慢地走了出来,关泽已经躺回了自己床上,正枕着胳膊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站在床边儿,不知道是该爬上床睡到关泽身边还是应该舀了枕头回自己床上老实呆着去。
“睡吧。”关泽往床边挪了挪,给他把里面的位置让了出来。
“嗯。”林耀爬上床,拉过被子盖上,想了想又大着脸翻身搂住了关泽。
“林耀,”关泽没推开他,“你是不是怕我拒绝你?”
“这不废话么,我要特期待你拒绝我那我还费个什么劲啊我有病么。”
关泽没绷住乐了,对着天花板笑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我挺喜欢你的,但肯定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有些事我想得比你多太多。”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林耀闭上眼睛,“你不要以为我没心没肺,你以为我脑子里就想着怎么耍你流氓吗?”
关泽笑了笑没说话,林耀叹了口气:“好吧,可能是没你想得多,我年纪就这么点儿,我喜欢过几个人,都只能躲在一边偷偷喜欢,你知道么,我只是想好好地谈个恋爱,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就这样,也许挺傻的,但是真的,我就想我付出感情,有个人能给我回应而已。”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锦华  发表时间:2019-04-21 14:27:29
真是抱歉,去盗文网站找的,太痛苦了,为啥狗蛋儿的文被锁了那么多章!
[投诉]
[2楼] 网友:W.  发表时间:2019-05-15 01:51:31
爱您!!!
[投诉]
[3楼] 网友:纤尘  发表时间:2019-06-04 00:39:55
谢谢姐妹,救人一命
[投诉]
[4楼] 网友:湛婴花粉  发表时间:2019-06-17 20:06:01
谢谢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