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道当时已惘然》

 

作者:- -

长久不曾提笔写评了。这一次看到了水水的《只道当时已惘然》,有些感受如梗在喉,不吐不快。不是为了私谊拿长评来做人情,单只为了又见这文笔佳,构思用心,人物刻画细心琢磨,只是这故事却怎么看也不抓人的文,实在不能不让人为之大发感慨啊。

我是看了这男女主人公最初的爱情故事《游戏》一路看来的,最初看到又是这一对男女主角,简直不敢相信,真想抓住水水说,你有完没完!那里坑还没填完,这里又出新的版本了!坑死人不偿命么?然而,这样的一对男女故事,讲了这么许多遍,换了这样那样的写法,水水的“推敲”功夫真是做到足了的。

《只道》这一个版本,大笔墨都下在人物刻画。与从前的几部风格迥异。从前的游戏,限于第一人称,轩辕无双的性格其实十分单薄。在《只道》里,他的形象丰满、鲜活了起来,以致骂其为BT之声,要求狠狠虐他的声音,在短评里多有出现;他对女主角怜儿的感情,一点一滴到底是怎么改变的也完全是轨迹清晰的。

而情节的进展,两人之间的互动,则大多是源于两人的性格和思维方式。照水水的话说是“人心动了,事情才会做变化”。理是没有错,只是对于一篇好小说来讲,这样的要求是够的。

小说三要素说人物情节背景,最重要的是人物,然而不是说人物刻画丰满就能忽略掉情节。此文最大的缺点,于我看来,是作者构思好了性格心理上的冲突为男女主人公感情发展的主要冲突,却没有为这么一个大冲突,安排好曲折吸引人的故事情节来体现,而是大量的采用对话,和一般性常规事件来实现。文章平平板版,除看前几章,兴味盎然,甚至为这样性格的一双男女将引发什么样的天雷地火而兴致勃勃。可是看到怜儿到了无双的身边,两人下棋那章开始就有点想打呵欠了,再看下去,简直是扼腕。

事件虽然不少,可是大多是为了人物出场而安排,悬念新奇都很难找到,文思看山不喜平,更不喜常。然而《只道》却为了人物而牺牲掉了文章中的山。这也许是久经琢磨的文非常易有的问题。

个人非常欣赏卫斯理在某本小说中讲的一句话,写小说什么“心理描写”都是空话,怎样让读者可以听作者讲话才是正理。写字如同与人交谈,写文章如同说书人讲故事给听书人听。有几人平常同朋友聊天是聊心理,聊某某某人的心理活动?讨人喜欢的大多张家长李家短,张家李家的心情往往都不过是最后给这个故事再添上几分色彩而已。

不过这文也不是病在心理过多,而是体现性格和心理的情节不够,所以文字没有吸引力。
整体评价,此文就好似一副极攻技巧的刺绣,虽然针脚极为细发,技术极为高超,花纹却不够跳脱。只是空有了技巧,整个工却相对黯然。

这也不止是此一篇文,晋江有不少冷文,皆多多少少有这样的一点小问题。大抵是过于重人物,重思想,重立意,重巧思而忽略了情节所致。事实上小说三要素是缺一不可,并没有因为第一重要是人物,就可以忽略其他的几个。

不在评内的P.S.,獠牙毕露,水水你换两个人写会怎样啊!各催文的主,我咬牙切齿地喊“我们就组成一个绞杀无品满地坑施工队的联盟,哼哼,”,有恃无恐的水水答曰:“你能组成的话我就立刻加快速度,捶地,你放心,我这儿都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主儿。”请各位拿起皮鞭,抽着她赶紧完结这两个被虐心深重主儿的可悲□□。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