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派试试。还是没电脑。不幸福。
重发注意。
(其实手机是有br 分隔格式的,似乎没用。)
建立在叶铭完全消逝的猜想上。
注意:
1.请叫我天生反骨。
2.我知道开头重修多遍,我就写也记得的那次好了(不得不说,最开始的虽然最bug,但应该也表达作者情绪与好恶倾向更明显吧…不过最初的女性,还是不算在内吧。)
3.半夜,脑子不清楚,逻辑或者语句以及其他方面的bug望海涵。
4.涉及大量脑补,通篇胡扯。
这篇文最突出的一点,大概就是各式各样不得已的矛盾,而且主次相当明了,如舍弃自己的造物的神,或者说路西法——在尊严与天性面前取前者的路西法。 这里不谈他究竟算不算不得已而为,总之他是为尊严而战,至于结果如何谁造成的,这不是这的重点。放过去它好了。
路西法,曾经的路西菲尔,所有的美好的集合体,神的造物。本文的主角。
可是之前的笔墨都在描写叶铭,一个人类,不论作为光还是暗都不完美的人类,普普通通的,只能靠穿越得来的身份谋得力量自保。是路西菲尔遮掩脆弱的薄膜,是路西法即将舍弃的污点。是恶中的小善(怜悯)是善中的小恶——哪方都不称职哪方都不完美哪方都是可爱又可怜的【多余之物】。
比起掀起将天界染上同类鲜血的路西菲尔,那位堕天也有人追随的炽天使长,或者是现在未正式出场的路西法来说,他都是渺小的无力的,甚至有些无能的。
但他已经做的很好了。不论是作为一个人,面对各种本不该承受之事的坚强,还是作为一个书中的人物……算他承上启下好了,这两点他非常完美。
我确实是把叶铭算作一个个体,一个即将死去的主角,毕竟,无论是光华耀眼的炽天使长还是地狱之王的名号,都不属于他。连性格也不同了。算我固执吧,算我反骨吧,我就是喜欢他。因为他不是光的模板,也不是暗的骄傲。他活着,有血有肉有灵魂,这种不完美,也正是他最完美的地方。
叶铭想死吗?必然不,他有着非常美好的家庭。如果给他选择的机会他肯定不愿意卷进法则的纠缠中。那么解释两种。 倒流的时间是路西菲尔的潜意识的希望,而叶铭并不知道。
或者叶铭希望自己消失,以对抗路西菲尔这个既定的悲剧。
不论是各种,他都是躺着也中枪。以自身为代价的对抗,悲壮吗?何尝不是一种牺牲。
中间hp的剧情记不太清,略过……有兴趣再补,说最近的。
如果叶铭的存在消失于戈德里克的呼唤中,或者在他之前,那么真是太和我心了,虽然心那玩意蛮疼的。
牺牲,怜悯,属于炽天使的善ーー是吗?让我来歪曲一下,曲解一下作者的意图,脑补脑补。在我的理解里,这是叶铭的决定,路西法与路西菲尔的调和。路西菲尔先于他消失——在那个决议发泄不满的战争挑起时,悲悯的炽天使长就已经死去……非物质、法则上,而是概念、意识上的,因为他不符合那个对路西菲尔的片面定义了。保留下来的善面就是叶铭,而路西菲尔,不过是一段过去的回忆,左右了叶铭的行为。
因、果,因果,法则对路西菲尔的承认,是啊,作为对概念上路西菲尔这美德之首的承认。
法则之间中有时间吗?有啊!
但是,它是唯一确定并必须流动且纵向吗?
以之前的一刻定为现在,路西菲尔仍在,路西法的诞生也只是某种未实现的必然。伊甸园的苹果没有摘下,路西菲尔的光华仍在拂晓高挂,人类未生,圣子未诞。
而这个时间,他是叶铭与路西法的交界,如路西菲尔与叶铭的交界一样。燃烧了最后的善,叶铭即将消失了,可除了戈德里克,谁又是真正陪伴他的呢?或许连戈德里克都不算完全。戈德里克的那一声叶铭,是不是对这个善良又带着点傲气的人类最后的慰藉? 叶铭是唯一的。
可惜,不幸傍身的叶铭,一个小小的幸福(爱意)都不属于他。那是属于路西菲尔的,也会属于将来的路西法,但绝不属于叶铭。 致这世上唯一的你,孤独地消逝在异世的你,最终也没法实现小小幸福的你。
(国庆节最后一天开始写作业真是烦死了……好怕不够字数)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  发表时间:2012-10-06 23:48:12
咦咦我的题目呢……
poca
[投诉]
[2楼] 网友:……  发表时间:2012-10-06 23:48:54
咦咦我的题目呢……
poca
[投诉]
[3楼] 网友:……  发表时间:2012-10-06 23:52:37
poca_felicita_致这世上唯一的你
[投诉]
[4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2-10-07 00:11:36
→_→你的标题被JJ啃掉了一半吗,还有昵称那里似乎也砍掉了一些,噗
-
谢谢乃的长评哟,安心啦,字数是够了并且很快进入了长评总汇,积分送上,真是麻烦你了【羞愧捂脸,我会努力码字的,凌晨尽量去更新一章
[投诉]
[5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2-10-07 00:49:57
疑惑你的话,然后到前面的章节去查了一下,结果,作者喷血……原来是炒鲤鱼啊!弄错了真是抱歉啊~【拍桌大笑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