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缘分的交错

 

作者:玖默醉。

这篇评,是前几天写的,如果算不上第一篇想写长评评字数不够、第二篇没注意字数不小心够了长评字数但是忘记加标题的话,这篇评是某只的处女评。
可以很干脆的告诉作者,这是块砖,但是本人没有打负分的爱好,所以它是块灌水砖。
本来这篇评不想发,但是后来想想,既然写了,没有不发的道理。一开始想用马甲来发,但是某只自问没有做亏心事,不认识作者也谈不上故意拍砖,某只是很有诚意的在评,用上马甲反而显得缩手缩脚。
某只在某些地方说的话可能重了,而且强加了不少某只的主观色彩,在这里先道歉,希望作者能够看下去,毕竟某只的主旨是在提意见。
呐,再说一句,这篇文我只看到第四章,虽然有点不敬,但是我的确看不下去了,可能因为我是处女座的原因吧,这个时候要完美的性格出来了……
首先,女主一开始的自杀行径,首先我个人不喜欢这种性格吧,设定也很不合理,既然洪水要来了,她邻居怎么可能不带她走,那是一条人命啊,看到别人这种自杀行径不救这也是犯罪了,真的可以算是谋杀。
我想女主失去父母有一段时间了从【我终于成功了】这句大概可以知道,当然也不排除女主父母死后她才收到录取通知书。她要是想死的话应该在失去时就去自杀吧,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后因为和他们一起的房子没有了就要去死,虽然不是说不可能,但是毕竟牵强了。
可能写作的大人是想让人觉得之后女主的天才合理,但是人情方面却总是有些别扭的。也许女主对她父母感情很深,深到我不能理解,但是若想死,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和房子一起去死,祖宅么?看样子就知道不是,女主的固执让我觉得有些不可理喻。一开始女主死的理由让我无法认同,至少没有足够的感情去铺垫。(我有些主观了,本来评价不应该带上自己主观色彩的,但是我的确就是这么觉得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作者原谅)
然后再来看看下面女主的出生,刚生下来的孩子不会很漂亮,这是常识。还有,既然伴随着的是哭声而且有那一声“恭喜”还有 【缓缓睁开眼睛,伴随着第一声哭啼】这里可以看出应该是刚出生,我想我应该没理解错,但是这里我不知道女主怎么能知道是第一声哭啼,至少应该改成【伴随着一声哭啼】。既然女主是刚出生,那么她身处的应该是产房,产房不可能出现报纸这种东西吧。出生的孩子要先量体重一类的,之中细节虽然可以忽略,但是显然不该忽略的一些东西忽略了。
重要的是,文里人称比较乱,一会儿第一人称一会儿第三人称。还有,女主刚出生就能听懂日语,我想需要一个解释。当然文中开始并未提到女主是哪国人,所以某只自动将她归为中国人了。
再来,虽然女主说她想要平凡,但是我完全看不出她有想要平凡生活的样子(作者是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实不觉得女主真的想要平凡)
出场后高调的出声帮助龙马,或许作者有自己的考量,但是我想龙马不会那么弱,如果这种事情都要女主提醒的话他怎么成长呢?虽然可能得罪人,但是我不得不说,这样的龙马没有资格被手冢重视。
我同样不得不承认女主的好记性,网王里许废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记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随便用的好,理由依旧是不够充分。
再小小的说一下,网球的绝招固然是要契机才能创造出来的,网王中效果也有一些的处理,但是网球就是网球,不是艺术。希望作者在为女主创造绝招时更合理一些,至少要参考下物理方面的知识。网球是体育项目、是竞技,需要的是技巧,传达的是一种体育的精神,一颗小小的球承载的可以是希望、是信念,这些东西可以从打球的选手身上看出,但是从球上我想是看不出更多的涵义的,我想他们看的更多的是这一招的原理以及思考怎么破解。
确绝招可以像不二殿一样的华丽,但是我想如果女主的对手有足够时间去感受这一球带给人的感觉,那么这一招其实应该已经被破解了。网球场地不会无限延伸,发球时间不过一瞬,转眼球就已经到了对手场地,即使王子们动态视力再好也不能看得那么清楚吧。网王中球路被放慢了,但是我想这是为了让我们看,对于王子们来说速度是不会变的,不然也不会总出现好快这一词了。小说虽然是小说,但是毕竟不能完全与现实脱节。
至于穿插的那首歌,我想作者可能是想让我们更加理解女主的心情,但是有必要唱出来么?如果一个人真的痛苦,那么她不会到处宣扬,这些东西只能给最亲近自己的人说才对。如果没有太多的外界因素干扰,我想没有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这些。(可能我理解错误,女主并未唱出来,但是无论是那个引号还是【声音已恢复到先前的平静】,我都觉得女主已经唱出来了)
还有她对于龙马未来网球之路的提醒,应该有一些铺垫再出现才对,这样突然出现,虽然可以理解为女主看过网王知道原因,但是突然说这样的话仍然让人感觉突兀。而且如果说在单脚小碎步那里有察觉的话,是女主让他用的吧,不太合理。
这里的【妈妈,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因为我的出现,而打乱他们的生活,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只想看着他们,感受他们对网球的热爱】在我看来王子们的生活并未被打乱,毕竟他们都没有什么的动作,我不知道女主从哪里感觉到了。
【龙马。你错了,我打网球只是为了能……纪念过去的爸爸妈妈。】我想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女主喜欢看网王我知道,但是与她父母的关系,自然还是需要解释出来,或许大人后文中有提出,我不过是提出意见而已。
女主去冰帝上学时并未穿校服,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如果说她想要平凡的生活、不想打扰王子们的生活,那么如此与众不同又是为何呢?
迹部对于让女主加入网球部这件事,某只不想予以评论,虽然之前已经有了苗头,但是还是有些生硬,这种事情我想之后都可以把理由补全。
【加入网球部是多么华丽的事,你为什么就是不同意呢】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女王大人走形了。【我不想走入网王们的生活,我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应该是【我不想走入王子们的生活才对】,还有女王让女主当经理这种事,其实我想只要神监督和迹部同意应该就可以,迹部不去找神而是让忍足他们表态,不应该。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学校想加入的人多的是,为什么一定是我,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回去,今天是妈妈的祭日,为什么你们不让我回去,今天爸爸才会回来,为什么你们要拦住我?】这边,如果不是知道是忍足和女主,我还以为她是遇到了混混了呢,我想女主既然能够在很小时处理公司的事,不至于连这种事都搞不定,而且,如果女主不想做的话他们应该是不能把她怎样的。这时候女主的家世又跑到了哪里去了呢?
【第一次把情绪暴露在外人面前,长大后再没有在妈妈的祭日上哭泣】应该是【忌日】吧,难道要祭奠么?还有按照女主这种爱哭的性格,某只很无聊的把这句话想象成,除了忌日以外全都哭泣,可能是因为作者对女主形象刻画的不够,在某只看来她就是个爱哭鬼。
【要不这样,我帮你查到害你妈妈的凶手,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小狼不是这么白痴的吧,而且女主家肯定也不简单,这种话说的就不合理。而且他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他知道事情内幕么?毕竟印象中女主的母亲是出了事故吧,难道出了事故就是谋杀么?作者好像把大家族中的事想的太简单了。谋杀这种事女主家族有大肆宣传么?而且即使是谋杀、即使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么轻易的提出来,笑,真的不合理。
【离星(凝忆的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是你逼我的,你要把公司给凝忆,我辛辛苦苦经营了那么久的公司,你居然要给凝忆,我怎么办,我只好杀了你,但是我死了之后还会让凝忆继承公司的,你原谅我,好不好……】难道作者不觉得这种理由牵强的可笑么?连经典桥段狗血剧情都算不上,而且这么早把真相拿出也需要认真推敲,毕竟这种事还是慢慢抽丝剥茧或者是在碰到一些更大事情上拿出更为合适,不然也对不起这种理由。
而且我们看看开篇,女主很早就接手了公司的事务吧,之前她父亲并未有意见,若女主父亲是为了自己的野心,那么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单蠢了一点。我不得不说这里作者给的理由太蹩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理由有问题,某只想再次问问,那个天才女主在哪里?她很早接触公司事务就代表着她会了解这个社会的黑暗面,这里的她,显得太过白痴了。
【事情的发展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小碎步居然是我想出来的】这章,真的没发错么?根本连接不上。
文中提到女主不喜欢裙子,那么我可以理解为是为第三章女主没穿校服做解释么?【没有穿上冰帝的校服,只是选了一套全白的衣服穿好】衣服可是分很多种的,请认真对待细节。
之后的一些情节也有不合理,这里就不一一指出了……
关于女主万人迷这种事,某只无话可说,对王子们的吸引力有时太过莫名其妙了,虽然人与人之间的人际交往本身就是件很奇妙的事,但是光有好感是不够的,女主光漂亮有气质有个性不能成为吸引一切人的理由。很多微小的细节都可以决定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评价,有些地方描写的不够或者干脆就没有描写,而另一些地方却显得有些多余,希望能够注意。
其实很多东西不一定非要正面描写才能体现出来,从侧面也许更好,但是作者文中的人称有些混乱,希望能够全数统一。
从文中的字句可以看出作者很用心的在写,但是我想作者年龄可能不是很大,所以很多东西都没有深思,在人物的刻画上显得很生硬,感情的处理上也不够,大概是阅历问题吧。
笑,某只也算是个作者,偶尔会写一写东西。虽然某只写的并不很好,但是我可以说我看的文不在少数,而且有很多都很优秀,可能是因为这个所以把我的胃口养刁了吧。
这篇评,主要目的不是在于拍作者砖以显示什么,只是因为某只希望作者能慢慢成熟起来,希望看到这篇评后作者不要太灰心,毕竟谁都不是以开始就写的好的。希望我这篇评对作者有用,而不是因为看了这篇评后作者弃坑。
最后某只期待着作者的成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