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缘起灭,相思到白头 (一)

作者:如风

莫问缘起灭,相思到白头
很久以前听到这句话,刹时间如醍醐灌顶般空明。这不正是丁二侠问猫猫的那句,“你怎么会看上这小丫头”;小宁也问小七“你到底看上那只猫哪里好了”?小七说“哪里都好”,缘起莫问,痴心难改呀。
狮子大大善写人,主角不说,光看吴大奶妈的唠叨,老包义正词严的绕口令,已是大大的过瘾。再来看看小宁同学的出场,未闻其名,先见其仆,能与展昭相交,可见其主光明磊落;未见其人,先察其居,滚滚松涛,一座临风轩稳如礁石地坐落在松海之中,果然不愧为王爷,好气势,好雅致。然后大大文峰一转,小七不由叹道“难怪这位王爷半夜不睡觉,非得找人下棋,这么大动静也难怪他睡不着。”王爷丹凤眼配道士髻,碧玉簪配和尚袍,不僧不俗,我们的小宁,不,是释空,华丽丽地出场了。不知各位看官有没有被雷到,小的可是几乎喷血。不过狮子深明间空便入之法,让展昭回了一句“既然四大皆空,释空是空,王爷也是空,叫什么不都一样”,套用猫猫一句话“小亏可吃,大亏不吃,最主要是掌握分寸二字”。不卑不亢,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谁说猫猫老实,谁见过一只老实的猫可到混御前四品带刀侍卫。扯远了,由此可见小宁同学必是狮子心爱之人,这番煞费苦心地被安排出场。连猫猫出场也不过捧了把巨阙,就差挂着个牌子,写着“吾乃展昭”。
说起猫猫的出场,算是看小说以来最为简单的主角登场。可要称赞狮子大大真是聪明,像猫猫这样千年之后依然名闻天下的大人物,无论如何出场,就像那个“圣火被谁点燃”地问题,无论如何都是众口难调。让他简简单单地出来,先给他罩上几句丰神俊郎的套词,且看我细细为你描来。
写猫猫先写他的心胸,且看第二回,他对小七说“莫姑娘,我衣衫上青苔并不是在屋顶沾染,而是在八贤王府的花园中不留心沾上的。”轻轻的一句话,可见他其谦谦君子;面对小七会见师兄之时的冷嘲热讽,他只是“在旁静静抱剑而立,眼帘低垂,神色间波澜不惊”,这不正是“温润如玉”吗?什么英气逼人,什么玉树临风,猛然抬头,看见的只是风雪间一袭红衣温暖如火。这样的人才当得起一声大哥。
看猫猫看得最真切地莫过于赴辽国之行。展昭初明自己心意,刚欢喜了半日,却是晴天霹雳,得护送公主入辽,那一声答应,便如钝刀缓缓推入,最痛苦的时刻不是突如其来的打击,而是明知不舍,明知会痛,还是义无反顾地前行,此乃钝痛。可是小七一意随行,刹那间雪融花开;但当猫猫再次拒绝老包时,花落了。此乃第一次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是何等的勇气,难怪他得先深吸一口气了,此乃刺痛,痛入肺腑,无处不在,或许得后悔一辈子。可是小七还是毅然决然地跟来了,于是猫猫也毅然决然地决定与她成亲。可是居然毒入心脉,无药可救,第二次,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此时是痛无可痛,从容安排后事,一要交待海东青提防,二要离开小七安静求死,三要向公主辞行,何等从容,仿佛说是别人的生死,仿佛只是丽日出游;好冷静的猫猫,好为难的猫猫,好痴的猫猫啊。
不过过份从容的作者也坚定了小的信心,猫猫乃一只打不死,煮不难的不死猫也。
未完待续。
作者回复:
写得真好,伸长脖子等MM的“未完待续”,呵呵~~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