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奇冤萧观音

作者:dellayatou

 萧燕燕去世47年后,辽代又进入了辽道宗耶律洪基统治的昏暗时期。辽道宗虽然是个无道的昏君,可是他的皇后萧观音却是一位深受契丹人爱戴的绝代才女。
  与萧爱戴绝代才女一样,萧观音也是出身于“一门出三后,四世出十王”的辽代萧家。被辽道宗封为宣懿皇后的萧观音汉学渊博,才化横溢,尤以诗词歌赋见长,音乐功底深厚,弹琵琶堪称一绝。辽道宗登基后的几年内,萧观音深受宠爱,夫妻二人感情融洽。
  “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哪教猛虎不投降。”这首气势如虹的诗句就是萧观音于公元1056年8月陪同辽道宗出人深山幽谷打猎时脱口而出的,辽道宗对此诗也大加赞赏。
  萧观音不仅能诗擅歌,还非常关心朝政。她对辽道宗每天只顾骑马打猎不理朝政的行为深感不安。在多次劝说无效的情况下,萧观音又写出了《谏猎疏》送给辽道宗,指出了作为帝王射猎无度的危害。可是,辽道宗对策观音的良苦用心不但不领情,还因此对她产生了厌恶情绪,开始逐渐冷落萧观音。
心情极度苦闷的萧观音便写了如泣如诉、荡气回肠的《回心院》。辽上京博物馆提供给记者的《回心院》原文如下: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拂象床,持君王。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为是秋来辗转多,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待君寝。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令独覆相思魂。铺翠被,待君睡。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解除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装绣帐,待君眠。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个人。叠锦茵,待君临。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倘是君来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剔银灯,待君行。
  热薰炉,能将孤闷苏。若道妾身多秽贱泪沾御香香彻肤。热薰炉,待群娱。
  张鸣筝,恰恰语娇鸯。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待君听。
  此诗细致生动地表现了萧观音祈盼丈夫回心转意的急切心情,既而又回到无奈、失落的复杂心情。这首幽怨的《回心院》不但没有改变萧观音的悲剧怀命运,反倒为辽史上一桩离奇冤案的形成埋下了伏笔。
  萧观音生有一子,名叫耶律翰,6岁时被封为梁王,8石岁时被立为太子。耶律翰长大涉政后对耶律己辛等奸臣的行为极其不满,耶律乙辛等奸臣也把这个太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为了废掉太子,耶律乙辛等奸臣首先找人仿照《回心院》写成了一首□□不堪的《十香词》,并使用诡计让酷爱书法的萧观音将《十香词》抄了一遍。随后,耶律乙辛向辽道宗密奏称萧观音与伶官赵惟一有奸情,并拿着萧观音亲手抄下的《十香词》为证。辽道宗信以为真,勃然大怒,根本不听萧观音的苦苦辩解,还差点将其打死。此时,耶律乙辛等奸臣又拿出萧观音的一首《怀古》进行曲解说:“诗中‘宫中只数赵家妆,惟有知情一片月’,正包含了‘赵惟一’三字,这不正是皇后思念赵惟一的表现吗?
  昏庸的辽道宗更加认定萧观音与赵惟一私通,立即命令萧观音自尽,凌迟处死赵惟一。萧观音请求再见道宗一面竟不获准,她对道宗的一片思念落得个36岁自尽而死。年仅36岁的萧观音绝望地写下一首凄惨绝伦的《绝命词》后,以白练自缢而死。萧观音死后不久,太子耶律翰也受到耶律乙辛等奸臣的陷害而死。
  萧观音之死被称为千古奇冤,辽国百姓群起而为萧观音鸣冤,这一冤案使得辽代统治集团大失民心。辽道宗死后,更为残暴的天柞帝上台,辽代的灭亡也就成了必然。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太子耶律濬  发表时间:2010-05-13 23:02:51
太子叫耶律濬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