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

作者:

选择唐玄宗的王皇后作为小说女主,在非重生非穿越的设定下,走历史线,是很需要勇气的。
不少小说影视剧或是将她作为反角,或是仅寥寥几笔勾勒她的一生,不仅是因为她的结局落寞,注定是一个无法化解的悲剧,更是因为她的命运,和社会基调是背离的。在唐帝国逐渐走上顶峰的同时,她的人生却不断下滑,在这么一个积极宏大的背景下,显得格格不入、如鲠在喉。当受众的目光专注于“盛世”,容易随着皇帝的视角去看待开元年间股肱之臣风流才子如花美眷一一登台,那么这个在“盛世”中逐渐暗淡的女人,便很难获得更多的同情和怜惜,甚至觉得她的结局也是咎由自取,成为别人的垫脚石罢了。
还好,可以在这里看到一个不格式化的王皇后。没有心如蛇蝎,没有蠢笨愚钝,没有嫉妒疯狂,也没有过度贤明大义而成为假人。
一个娇小女童,在还不懂爱情是什么的年纪就被送到宫中成婚,远离至亲与自由,能接近的似乎只有刚经历丧母之痛的丈夫,和丈夫的亲人。而此时她的丈夫,也不过是个不满十岁的小男孩。也许在外人眼中,不单是出于对过去李唐王朝的怀念,仅是看东宫诸人的生活状态和命运,已足以引起恻隐之心。但是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不曾磨平她至纯的天性,甫一出场,便是个聪慧灵巧、水晶般透彻的小女孩。目前,孩童时期的皇后只出场两次,都是通过李成器的眼睛展现出来。
初次看到陌生的少年,她有着本能的羞涩,却很快调整过来,大大方方请求他的帮助。在磕磕碰碰中,两人总算把墙头的马球捞出来,代价是碎了琉璃钏。琉璃钏是父亲送给她的礼物,内沁青绿,证明这并不是上品。未进宫前,王家在显贵满城的两京,只能算是一个普通官宦人家,连送给女儿当念想的饰品,质量也完全不起眼。但是那时候的她,可以和弟弟朝夕相处,可以被带去东西二市看胡人胡姬跳舞、奏乐、变戏法,可以被父亲抱在骆驼上,坐在驼峰之间感受周遭的热闹。那种自由和欢乐,是她一生都在追逐的东西。
二见时,不过相隔几月,也许是嗣雍王的在场,三人开始都有些不自然。在一来二往的官方介绍中,阿王的端庄大气、日后风华已经有所显露,但是一提及三郎和琉璃钏,还是那个灵巧活泼的女童。她并没有因为琉璃钏的彻底毁坏而伤感,而是用手指围着手腕形成一个圆环,狡黠地表示——钏子在这儿呢!从幼年起,她看重的从来都不是身外之物,也不会沉浸于无可挽回的伤悲,小小的身躯里藏着满满的积极。心灵手巧的她给整个东宫都准备了端午所需的长命缕,这批量的礼物,或许只有男主收藏终身吧。
时光飞逝,第三次出场她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和李隆基的相处也终于浮出水面。夏日深深,午后阳光半明半晦,少年躺在花架上旁休憩,少女轻轻走近,顽皮地蒙住他的双眼。轻松、愉快、平等、势均力敌,充斥着这段感情的开端。马球后的失望不平,终还是被一场甘心沉溺的闺房游戏覆盖。两人也会有矛盾,却没有隔夜的仇,他策马回洛阳,让这一场别扭消融于无形。初长成的女主身旁的同龄女子,像亲姊般关心她打趣她的寿昌,如闺中密友的阿元,待如亲妹妹的阿华,都成了她的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
《三寸天堂》的第一句歌词便是“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开了上帝视角后,觉得女主的人生,停在这里便很好。停在这里,他们尚且年轻,此时的她,父母犹在,弟弟纯真,朋友言笑晏晏,还有两个少年真挚的爱,一个炽热,一个温柔。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10-14 21:13:22
谢谢,写得好好,还是那句话,读者比作者想的更深更远。很同意第二段,皇后的人生和开元基调格格不入,退场非常早,所幸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写一个如何开创盛世的故事。故事里的阿王不完全等同历史上的王皇后,史书只有寥寥几笔,而这里要详尽写完她的一生,从女孩一路到中年,包括在一般意义上等同失败的黯然“结局”。这可能也是我想写她的一个原因,如果只是成功的“贤后”,我反而会失去铺展兴趣。我私心很喜欢少年三郎和阿王这对,也希望他们永远停留在年少,可惜世事多霜雪。
[投诉]
  • 评论文章:两京赋
  • 所评章节:5
  • 文章作者:安陵物语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10-10 21: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