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梦回好很多的文笔

作者:mm

多歆匆匆换了朝服,穿了身素心的服装去了养心殿。临走时,琳琅道:“主子,衣裳好好的,干吗换呢?换也罢了,哪里用得着那么素心的。”琳琅一边为多歆系扣儿一边问。多歆道:“你不懂的,想必皇上已经知道了弘昼和月华的事情,而且八成知道是我隐瞒的,此刻我正要前去请罪,如果一身新装,他会不高兴的。我们这些女人,就是要学会顺着他们男人,知道吗?”琳琅假装懂了些,可还是不明头脑。“罢了,和你说这些,你也许不清楚。对了,呆会我一人儿去养心殿,过了子时我要是回不来,你就先安排几个孩子先睡下吧。别熬夜等我了,想必,我是不会有事的。”“主子,您小心些。可是,奴婢总觉得哪里不舒服,怕是这事,不单单只有咱们仨儿知道。就怕是隔墙有耳,主子还记得那时,奴婢出去追人,在钟粹宫看见的人影么?”多歆想了想道:“自然是记得的,你还和我说了呢。恐怕这个人影是逃脱不了了的。去,把钟粹宫的所有人的底细给我翻出来。待我从养心殿回来时,就拿来我看行了。”
琳琅自顾的去了,多歆也急着时辰,也忙得赶去了养心殿。胤禛正在灯下批改奏折,眼睛微眯着,多歆知晓胤禛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便阻止了高无庸和其他人,亲自去端了碗奶茶来。胤禛一边使狼毫改着朱批,有时笑笑有时生气。高无庸轻声请多歆坐下,多歆笑了笑摇摇头。于是无奈下,和高无庸站在一起等着。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胤禛暂时改完了奏折,休息会儿刚要喝奶茶,多歆忙要阻止,胤禛已经尝了口,已过了那么久,奶茶哪还会热?奶茶一入口,胤禛就给吐了出来。高无庸忙的跪了下来请罪,多歆笑笑道:“快起吧,高公公,奶茶不必热了,到厨房拿些蜜饯来。”说着,高无庸径自去了。多歆轻声走到胤禛对面道:“可改好了?”胤禛不说话,起身去摆弄着西洋挂钟。“还生我气呢?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爷,臣妾也有错的地方。”听到这儿,胤禛似乎来了兴致便问:“你知道自己错哪儿了?”“是,臣妾跟在万岁身边也有十几年了,万岁的性子我会摸不透?”胤禛笑笑,指了她的衣裳道:“怎么穿了这个?若是你穿了朝服来,我还认不出你来?刚刚递茶时,我还以为是哪宫的姑姑呢。”多歆些许尴尬。正这时,高无庸端了蜜饯来。多歆递去道:“吃些好的罢。忙了那么久了,刚刚听说爷让厨房做的都是些清淡东西,这固然是好,可也要注意营养搭配。”胤禛用一种探究式的目光望向多歆,把多歆看的好不难受。“爷,快尝尝罢。这是河北沧州的小枣和黄河滩枣。”胤禛差高无庸下去了,于是对多歆道:“朕相信你,你不是知情不报。”多歆正在吃蜜饯的手停了下来。多歆也顾不上颜面不颜面了,既然胤禛把话撂的那么明白了,她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我了解爷的性子……话只说一遍,不懂的当时要问。事情办砸了是没好下场的。可是爷,您是不是太武断了?”胤禛笑道:“你只说你了解我,可却不知我也那么了解你呢?你啊——就一个缺点,太善良了,既是招人爱又是招人恨的。”多歆心中一惊,为何他分析如此准确,多歆却装作波澜不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是你做的,我自然清楚。到底是谁在你背后捅了刀,我也自然清楚。有些人啊——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又该说什么呢?”多歆也纳闷,到底是谁在背后如此放肆呢?“关于月华和弘昼的事情,朕不想再追究了。只要你尽快让月华嫁去和亲,想必弘昼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儿了罢。”胤禛也在婉转的给多歆留着情面。既不好驳了她的面子,又不好发火训斥她。
“爷,你说的,我都懂,可是这事毕竟是需要时间的。月华那孩子嘴头上说着不在乎,可是这些日子以来我都看在眼里了。加上弘昼那孩子也是个痴情的种儿。这事不一定好办啊!”胤禛担心的正是这个事情,被多歆一语道破,面子上也十分挂不住。“你说,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想的明白呢?”多歆笑道:“我也不知,可能是第六感罢。”
多歆继续递给胤禛蜜饯吃,胤禛皱了皱眉头。“给我吃那么多甜的做什么?”“爷的心里有感觉到甜了么?我是看你每天批奏折到那么晚,怕您累着,所以端点甜的来开开胃。您不是不知道,您吃的太清淡了。”胤禛对多歆的体贴入微感到十分温暖。
“多歆,今年夏天咱们到圆明园罢。你知道的,朕太怕热了。这一热,朕也没心思批奏折了。”胤禛突然转了话题,多歆差点没反应过来。“哦,这也是好的。爷,圣祖爷赐给您那园子,倒也没住几次罢。”
“好嘛,你嫌弃了?这园子好歹我没住几次呢,你就不想去了?”胤禛并无那个意思,谁知调侃的多歆脸色微微一红。“谁说不去呢!我还巴不得呢,恩……把福惠也带去了罢。好歹是个‘圆明园阿哥’呢!可也别枉称你‘圆明居士’呢!”
“对了,弘昼刚刚跑到花园去闹事呢?你知道吗?”胤禛开口问道。多歆笑道:“怎么不知,我还当场吓唬了他呢!可谁知,他竟哭了起来。可惜那些当场的大臣们……不过这孩子估计是被我弄怕了,再也没那个胆子去闹事了。”多歆一边吃东西,一边还不忘了聊起当时的场面。“爷,您记得吗?当年圣祖爷将我嫁给你的时候,孝庄文太后说过我什么,知道吗?”胤禛道:“不知,当时朕和圣祖爷在一起说黄河洪水的事情,哪里还能留意到你的事情?”多歆也不生气,自顾的说道:“当年我还年轻,所以太后她老人家说的话还不是很明白。当时她说,‘你的性子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包容的。纵然是善良,也要有度。虽然我老了,但是我的心不老,我和玄烨说了为何要你嫁给胤禛的原本因,他也倒同意。所以,本宫为你选的婚事,不管好不好,都希望你能像本宫一样,做颗启明星,要时时刻刻的提醒胤禛。’所以,到了现在,尤其是刚刚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极了孝庄文太后,那种女人间的霸气。”胤禛笑道:“就你还霸气?若不是朕时时护着你,你还能怎么样?但是朕毕竟没看到当时的场面,不然还真以为是太后在世呢!”
正说间,外面闹哄哄的。胤禛不快,问高无庸道:“怎么了,吵什么?”高无庸进殿中来说:“是这样的,外面有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吵着说要见万岁。说是什么钟粹宫的秀女,已经等了好久了,要不奴才把她打发走?”胤禛还没说话,多歆道:“高总管,话不是这么说的,无论是谁,都是爹娘生的,虽说是春天了,可好歹晚上还是凉的,你让她一人在殿外跪着。岂不是糟蹋她?就说是本宫得意思,让她进来罢。”说着,向胤禛望了眼,见胤禛没任何异议,才妄言出口。高无庸出去把秀女拉进来,走至身边道:“皇后娘娘宽宏大量,让你进去呢。”那女子进去后,头也不抬的跪了下来。多歆上前扶起她道:“别跪了起来罢,叫什么名字,多大了?”那女子诧异的望了眼皇后,只见多歆穿了件水色旗袍,点点缀缀,显得葱绿,更加素心。头上粉饰不多,不显得招摇,倒更显得端庄典雅。“回娘娘的话,奴婢叫秀珠,是应届的秀女。”多歆仍然微笑着道:“既是如此,你那么晚了,到这儿来到底所谓何事啊?你该知道的,皇宫里是不许随便吵闹喧嚷的。”胤禛在旁边小憩,假装睡着了。可耳朵听着那位秀珠的话呢!“娘娘,今儿早上,秦公公和小主们说,等到午时时,就能见到皇上了。可是我们几个没吃饭呢,就在钟粹宫等了好久。都不见万岁前来,有几个好姐妹都饿得晕了过去。可奴婢在意的不是这几个时辰,而是——现在天下不太平了!西北战事危机,当今万岁还有心思选秀?皇上没了女人就不能让百姓国泰民安了么?”多歆听了心中也是生气,毕竟是自己专门替胤禛拿得主意。“你话说的不对,就是皇上不纳妃子,后宫那么大的地方,难道不需要人打理么?”
“可是……”秀珠还想再说些什么,话已经被堵住了。多歆说的并无过错,可是面对秀珠的无理取闹,她只能给她点苦头吃。
“接着说……”胤禛冷冷道。
“娘娘说的对,但是我们也是娘生的爹养的。今儿在宫外站了那么久,也不见人来问候,难道不是罪过么?”秀珠豁出去了,反正自己已经说了那么多大逆不道的话,也不会去在意这次了。“好,很好!”胤禛睁开眼拍手叫绝,多歆却很无奈。“万岁说的什么话呢?这丫头口出狂言,真是大胆。”“可是朕需要这样的人,秀珠,你若是男儿身就好了,朕就可以好好的提拔你做朕的贤臣,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秀珠原本以为当今万岁是个暴戾的昏君,没想到却为自己的大胆而赞赏有加,这是秀珠没有想到的。“但是秀珠,你可知罪?”胤禛轻声问。秀珠再次磕头道:“奴婢知罪了,是奴婢不该顶撞万岁,可是奴婢说的是实话。”“秀珠,你晓得吗?这宫里既是需要又不需要你这样性子的人。本宫和你说了,你的性子要改些才好,更何况,你是应届的秀女。”多歆也在好心的劝告她。秀珠仍然不死心的道:“可是皇后娘娘……”胤禛打断她道:“秀珠,朕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皇后也在劝告你,你也该明白了不是吗?还有——高无庸——”胤禛沙哑的声音朝殿外一喊。“是,奴才在!”高无庸进来大千儿道。“高无庸,现在到上书房把张廷玉请了来,说是朕有事找他。”高无庸迅速记了几句,快速的朝上书房而去。张廷玉正在上书房看折子,刚刚胤禛才看完,接着又递了些来,胤禛说有事,才让他一个老人家自己坐这儿看折子。“张大人……”高无庸在书房外喊了声儿。“什么事?”张廷玉的声音似乎也很沙哑。“奴才是高无庸,万岁说是有事找您呢,要您去养心殿一趟。”张廷玉道:“这就来……”说着,起身去开了门。“什么事情啊……这么晚了,老臣的折子还没看完呢!”高无庸一边搀扶着正在打哈欠的张廷玉,一边将书房的门给关了。“张大人,您小心些走……”张廷玉蹒跚着步伐,捶了捶腰肢。“恩,我看着路下呢……”
秀珠到了现在却有些害怕了,她不清楚面前的这个皇帝到底要对自己做什么,既没说要杀她也没说要放了她,他到底是要怎样?胤禛笑道:“你阿玛是谁?”“回万岁的话,我阿玛是太医院的孙太医……孙庆福……”秀珠的声音渐渐笑了下去,她一人倒没什么,真怕把阿玛也添上了。“哦?万岁爷,我倒想起来了呢。我记得当时本宫生弘晖的时候,就是孙太医替本宫接生的呢,这是他女儿,看起来真好。”多歆也不知是怎么了,为何在面对秀珠的时候竟然会去昧着良心说话。“可是秀珠……”多歆疑惑道。“娘娘什么事……”“为何你和你阿玛如此不相象呢?你额娘早些年也去了,你额娘的样子本宫倒还是记得的,可你?根本就不像你阿玛……”胤禛笑道:“多歆……你又多心了……怎么会不像?孙太医的孩子他自己会不清楚?而且,谁说女娃儿就一定要像爹的了?你看月华,虽然你身后的几位主子也说像,可是依朕看,也只有那性子像罢了。”秀珠跪了好久,见多歆和胤禛谈论了好长时间。自己的膝盖已跪到发酸了,可也不敢言语一句。“万岁,张大人来了……”高无庸在殿外说道。“快请张大人!”说着,胤禛亲自去搀扶了张廷玉,张廷玉惶恐道:“不敢不敢啊!万岁,老臣可以自个儿走的。”望见多歆也在这儿,张廷玉欲要下跪,多歆上前微笑道:“别多礼了张大人,您老一把年纪了,以后在里面儿,就打个招呼得了。不碍事儿的。”张廷玉笑道:“使得的,使得的。”胤禛把张廷玉搀扶到龙案前道:“朕有个主意,依先生看如何?”“那万岁说说看……”于是胤禛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通通说了遍。胤禛最后又道:“所以,朕想,这三年后,就先不选秀了,西北战事危机,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依先生看如何呢?”张廷玉摸了胡子道:“皇后娘娘如何说?”“她?她会怎么说?”“是这样的,万岁,后宫和选秀的事情虽然归内务府管辖,可这大权主要是在您和皇后手中啊,您是同意了,皇后那儿是怎么说呢?如果皇后同意了,老臣便可以拟旨了。”胤禛才发现多歆早就在西暖阁里坐着了。胤禛微笑了,她知道自己和张廷玉谈事时,自己是该回避的。“那好,朕先去问问皇后。不过朕不问,想必也知道皇后该是同意的。”张廷玉坐在大殿里等候,胤禛进西暖阁寻找多歆。见多歆和秀珠聊的开心便道:“什么事情笑得那么开心?朕有事和你说。”秀珠被多歆拉进了西暖阁,自然也不清楚胤禛到底和张廷玉说了些什么。更别指望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什么事情?”多歆望了眼秀珠道:“你先等会儿,本宫再来。”胤禛牵着多歆的手边走边道:“朕会和你慢慢说,然后再听听先生的建议罢。”然后胤禛把事情说了清楚,然后多歆道:“可以啊,怎么不行?”胤禛挑眉望了眼张廷玉,张廷玉羞了脸,才知胤禛的话如此灵验了。“那好,皇后既然都同意了,那就照朕的意思这样办了罢。张廷玉,拟旨!”说着,张廷玉拿起狼毫在龙案上挥舞了几字后,再盖上玉玺后道:“万岁,好了,请您过目……”说着便递了过去,胤禛接过看道:“果然不错,把朕的意思表达的真真切切。张廷玉啊……圣祖爷在世时,为何会那么看重您,这下儿,朕真是明白了咱们大清,能得如此良臣,实属不易啊!”张廷玉略一躬身道:“万岁过奖了,这是老臣该做的。”虽然张廷玉口中说着感恩,可是他的心里却不敢如此想。现在在他面前的是谁啊?是雍正皇帝,是以前人们口中的冷面亲王胤禛啊!俗话说,功高盖主,下场不会很好的。这人呐,站的越高到最后会摔的越狠。这些个理儿都是随着熙朝的种种大事看来的。那纳兰明珠一家,那索尼一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张廷玉,那么晚了,上书房的折子暂时别看了,先回府休息罢,这几日忙坏你了。”张廷玉笑道:“若不是老臣年岁已高,不然便可以为万岁排忧解难……”胤禛怎会不知张廷玉的另面意思呢?“张大人说笑了,您老要是老了,那朕的江山该如何呢?”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钮咕噜·瑶  发表时间:2009-07-18 13:41:07
梦回大清的经典~~不是那个书可以媲美的~~你发的那篇文章是海妍的~~这个作者年龄很小但文笔也是不错的~~请不要拿他们两的文笔相比较,因为写的时间不同~~蕴含也不同的,作品代表的含义也不同~~金子的梦回是清穿文的鼻祖,所以不能苟同你的说法!请不要如此比较!这是对两位作者的不尊重!!
[投诉]
[2楼] 网友:962223781  发表时间:2009-12-07 09:44:29
这文的作者红楼看的不错 不知怎么的 一看到这种红楼文艺腔就觉得奇怪
[投诉]
[3楼] 网友:华  发表时间:2010-01-10 22:13:07
这是匪大的文,喜欢!!不一样的风格
[投诉]
[4楼] 网友:q  发表时间:2010-01-15 21:11:40
沃野很喜欢匪大的文,经典。
[投诉]
[5楼] 网友:lxljjh  发表时间:2010-01-26 09:10:46
先不说两个作者哪个写得好,你把别人的文贴到这里是一种很缺德的做法,你要是觉得那个文写的好,可以写长评去首页推荐,那就没人能说你什么,可你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只能说是你的人品太差!做事之前先用脑子想想吧,缺德鬼
[投诉]
[6楼] 网友:唤沉  发表时间:2010-02-07 03:34:10
只看了标题我就忍不住冒泡,如果觉得不好,楼主点击右上角就好,何必自讨没趣,惹的大家都不痛快。
[投诉]
[7楼] 网友:诺言  发表时间:2010-02-19 18:59:19
这个楼主有意思,没脑子。
[投诉]
[8楼] 网友:小耳  发表时间:2010-03-29 15:57:22
首先,要搞清楚时间上的先行后继,《梦回大清》把清穿小说带到了第一个高峰,所以才有了后来其他众多优秀的清穿文。后辈的优秀,是因为站到了巨人的肩头。
其次,清穿文中有不同的流派,大家都梅兰竹菊,各具芬芳,不同类型的文不具有比较的基础。就如白天不懂夜的黑。
最后,套句时下流行的:不要说姐美,姐只是化妆比你早了点。不要说梦回大清不好看,它只是构思比你早新鲜了三年!!!!!
[投诉]
[9楼] 网友:十一  发表时间:2010-03-29 21:25:37
这两篇都很优秀,但是就《梦回大清》我就看了五遍,每次看都会哭的唏哩哗啦,记得第一次看的时候,连着两个通宵把《梦回》看完。从来都没有一部小说让我痴迷到这个程度。
[投诉]
[10楼] 网友:123  发表时间:2010-03-30 14:44:33
8楼] 网友:小耳 发表时间:2010-03-29 15:57:22
首先,要搞清楚时间上的先行后继,《梦回大清》把清穿小说带到了第一个高峰,所以才有了后来其他众多优秀的清穿文。后辈的优秀,是因为站到了巨人的肩头。
其次,清穿文中有不同的流派,大家都梅兰竹菊,各具芬芳,不同类型的文不具有比较的基础。就如白天不懂夜的黑。
最后,套句时下流行的:不要说姐美,姐只是化妆比你早了点。不要说梦回大清不好看,它只是构思比你早新鲜了三年!!!!!
=================================================================================
hao!!!!!!!!!!!
[投诉]
[11楼] 网友:漠漠轻寒上小楼  发表时间:2010-04-11 23:42:35
楼主,不想看的话,没人逼你,不看就是了,你把另外的一篇文放到这儿算怎么回事?
而且,我真没看出来你发的这篇文到底文笔有多好。个人有个人的风格,有人偏向文笔,有人偏向内涵,有人偏向构思,怎么了?
[投诉]
[12楼] 网友:994046196  发表时间:2010-08-31 03:34:57
梦回是奠基石,其他文再好也多多少少有借鉴吧,你不能把不同时期的问放在一起比较啊,比如同样是赞美荷花,诗庄词媚,本就有所不同,你不能说词曲下流诗句完美吧,这怎么比啊,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不同特点呀
[投诉]
[13楼] 网友:罗流  发表时间:2011-02-13 07:40:23
文笔好不好,评判标准有很多。
在一堆模仿的文里,模仿得好的可以说好
在一堆文里,有人模仿典范获得成功,有人另辟蹊径写出新风格,但新风格没有发展成熟而在观感上逊于旧风格,难道这时还单凭文字本身来评优劣?
之所以喜欢金子,就是因为她文章自成一体,一看就知道是金子的风格,不流俗于众,给人以不同的感受。
[投诉]
[14楼] 网友:。。。。  发表时间:2011-03-19 22:30:38
[3楼] 网友:华  发表时间:2010-01-10 22:13:07
这是匪大的文,喜欢!!不一样的风格
[4楼] 网友:q  发表时间:2010-01-15 21:11:40
沃野很喜欢匪大的文,经典。
=========
8是匪我思存的文吧
匪我思存的《寂寞空庭春欲晚》讲的是康熙和琳琅
《寂寞空庭春欲晚》看了有些年头了,记情节了
我怎么觉得这文的男主是雍正,,,
只是女主名字一样罢了
[投诉]
[15楼] 网友:悠悠  发表时间:2011-08-15 22:55:54
这个好像不是匪我思存的文,这个琳琅不是那个琳琅呢。
虽然说我不讨厌红楼腔调,但是看多了就觉得没有自己特色了。
金子的小说我先是看了《夜上海》,以前嫌《梦回大清》太长一直没看,这几天再看,和我前段时间看的一部言情小说相比,那部的文字也是相对比较朴素的,但是梦回的文字很奇怪,虽然简单,而且也很通俗,但偏生看起来就是很行云流水一样顺畅,不会觉得怪异。
就好像我看李歆的小说一样,虽然很古色古香但是我看得那叫一个顺畅。有时候作者拥有自己独特的文风是很重要的,所以就算有人写得再好,却总是分不出究竟是不是她的文,那可得不偿失了。
话说,这个清穿文怎么多数都是发生在九龙夺嫡的时候呢?
大约是因为这是冲突矛盾最多的时候,而且翻一翻史书,什么惊心动魄的事儿都看到了~
我倒是很想看穿越到乾隆之后的清穿文呢,不知道有没有~最好是穿到个很悲情的时代去,但是这样的文太少见。
过会接着去看梦回。我还是希望它能拍成电视剧的~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