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败笔吗?

 

作者:fox

凌妃或许不算是最好的宫廷文,论意蕴之含蓄它或许比不上寂庭,论文词之优雅它可能及不上宫怨,但是,论情绪之真实,洞见之犀利,笔调之淡定还有气氛之阴冷却是十足的在写宫廷,这一点而言,情何以堪太过理想化,寂庭太过柔情,而宫怨又略闲花哨了。
尽管对于一个文本的解读见仁见智,但是,fdgm对于败笔的论证显然不够充分并且其中可能存在一些常识性的错误(在我看来),商榷如下:
第一,凌云出场时并不是不谙世事,第一章作者巧妙的利用一个嫔妃之口道出了凌云的城府,事实上,这才是官宦之女,宫廷生活不过是把那点还残留的相信爱情和人性的浪漫磨光而已,作者不少地方暗示她是一个骨子里很冷的人。所以,她的性格发展合情合理。
第二,钮祜禄在康熙末年决不是一个大家族,阿庇隆死后,这个家族已经衰败了,凌云原型的父亲是个退休的四品官,而她是被当作秀女送到宫中的。而且,到胤禛封王后她还是一个下等嫔妃。事实上,花大已经抬高了凌云。即使这里的凌云,父亲也只不过是一个工部尚书,应该是所有的尚书中,对于王位左右最小的了。一个尚书自然位高权重,但是一个不是特有用的尚书不过就是凑个高级官品支持率的人数而已,如此,女儿封妃,无论如何在名分上也算是配的上他的身份了。他又怎么有能力保证女儿在王府里作威作福?
第三,自古以来,对于比较有作为的人而言,后宫不会只有政治联姻的女人,因为,男人在她们面前总有一些目的性思考而不能轻松,所以,后宫里必须要有一些专门用于放松自己发泄欲望的地方,那里面住着的会是什么人呢?这个一心讨好他逢迎他而又没有任何权力背景在世界上唯一的靠山也反目为仇可以挥之际来招之际去的女人不是正符合这个条件吗?况且,宠幸她还可以表明他的立场。没有一个哥哥听说自己的如夫人跟弟弟有见不得人的关系会不形于色吧,况且凌云又不是什么他必须逢迎的人。还有,为什么得罪了凌云钨先生会一走了之,以钨先生之才具他会看不出来,如果他不能辅佐雍正拿下江山,他和凌云一家都活不了吗?钨毕竟是凌云推荐的,如果真的让雍正看出什么暧昧,谁还活的了?再说,对于一个君王而言,什么能比军权重要?
至于对宫中女人的态度的指斥更是荒唐,想想看,那些人尖子谁会去刻意的找一个暂时还绝对不会成为威胁的正在得宠的女人的麻烦。况且,又可能成为对手的凌妃恰恰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座山观虎才有意思不是吗?
最后,凌妃明目张胆的杀死紫雯,先不论是否办得到,只说这件事真的做成了,第一,不给胤禛面子,第二,可能做实了胤禛的怀疑,即使,于法无碍,之后,她还能在胤禛面前讨生活?她毕竟还没有武则天的权力和影响力,这种傻事她是绝对不会干的。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