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

 

作者:断音

  先说些题外话:关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很想从头理起,把想说的话都说个遍,但因为人类最要不得的一个懒字,让我每每才提起笔,就为自己找借口,理由总是有很多,而其中以不敢丢丑为主要一点。情坑的气势与文相宜,这让我实在不敢下笔,一则怕误解姜大的原意,二则是怕被众位评友笑话。不过现在,居然连那位“是啊”老兄都敢上场来露个脸,我也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以下是我个人的几点拙见:
  其一,七星的故事。平澜、燕巧、修月、拘缘、张烟、虞靖、秋航,七个女子,七种不同的个性,七样不同的才华。
  秋航:老于世故却流于琐碎。其人在文中只是一记点缀,并不突出,也容易忽略,姜大的确着笔很少,但却并未吝啬。且看“师傅平时不大与人来往,连去我们几个学生的家都不肯。所以,这次有人会来找他,我们都很奇怪。秋航是我们中最老成的,一见问,就带着女子向师傅的小竹屋走。剩下我们这票人自然悄悄地议论开来。”这一段,秋航只在一句话中显山露水,有外人来,当然是谁都可以带路,但换在张烟,则会有所扭怩。到了凌州,“我倒了杯茶给秋航,她一直站着,略皱着眉的样子,不知在苦恼些什么。她接过茶,“怎么不进城呢?””,到站了却不进城,这的确是一桩事,但却由秋航率先问了出来,其性可见一斑。初见宅门,枕霞一语道破要七星不要计较其妹栖华的过分,“她看一圈我们七个,似乎还有话要说。果然,“我妹妹心眼狭小,各位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才好。”这句话说得我们不禁有些惶恐,秋航忙回道:“不敢当,不敢当,都是我们不好才……””是秋航第一个忙回道,这一份世故,又岂说假了?只是,如此一个算得上聪慧的人,却失落了一颗芳心在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身上,而情敌却是自己的姐妹。矛盾便是这么开始的,六爷淡笑着问起怀孕的拘缘时,张烟脸色一变,秋航则是别开了头。她曾与张烟形影不离,却也因张烟的怀孕而生疏,张烟去时,吃了个闭门羹。这种隐含在内里的变化,姜大要怎么写才算明白?才算个性鲜明?嫁给六爷的都是一群可怜的人,本来姐妹共事一夫,在古代毫无特别之处,但偏偏所嫁之人是六爷,一个如此才貌双全,文治武功样样提得起手的人,如何不心动?如何不情根深种?因为情在,所以争风相斗成了必然。有网友说,四星太笨。那么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与秋航对阵,你能担保说一句必赢吗?秋航能主动与张烟合好(之前说到她们二人不合),能利用张烟生的是女儿这一点来拉同盟,不管是她被栖华利用还是栖华被她利用,总之,拘缘的孩子是死了,这一计划就结果而言,她是成功了。这么一个宅院,会看重的是夫人,还是六爷的子嗣不言自明,那么秋航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张烟,一个同样身为最被人忽略的角色,她的个性一如秋航,同样被姜大一笔带过,但是是不是真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呢?“大概是走到张烟面前了吧,我只听到她抖得快听不清楚的声音“民、民女、张……烟。””第一次与六爷照面,张烟展示的是懦弱的一面。嫁给六爷后,与平澜会面,“这时张烟往我这里瞧了眼,然后呆住,“咦……”我笑着丢了个白眼给她。啧!竟然现在才看到我,不过比起另两个,总算还有点同窗之谊。我看她悄悄地拉着秋航与拘缘的袖子,直到第三下,她俩才顺着张烟的视线看到我。”张烟,如水先生评价得那样性率真。再到怀孕,她居然可以胸无城府地跑去找秋航聊天,可以跑去和拘缘比谁的肚子大,这样的人,在这个府里,也算是天真得近乎稀有了。但,她同样也是经由水先生教导出来的弟子,为什么她能在中毒事件中活下来?那一次中毒的安排不可谓巧,只是稀松平常的手法,但却实用。如果真是有心,那拘缘母子一死,秋航又畏罪自杀,如果运气好一点修月的孩子也死了,那一府之中,谁最有利?于细微处见机锋,情文的确需要读者去好好琢磨。当然我觉得没让所有人都明白是情文的欠缺处,姜大是不是可以效仿一下白居易,比如找“是啊”聊聊什么的,等到像“是啊”这样的网友都明白了,我想情文肯定就更胜一筹了。
  拘缘,这个女人是非常不可以小瞧的人物。她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美貌,然后一举得男。可以说,四星中,以她的命最为顺遂。有着良好的家世,应该是个乡绅吧?又有着华盖的文章,犀利的辞藻,除却心机一项,她几乎就可以说是林黛玉型的人物了。水先生不教林黛玉这样的才女,却给了拘缘生存的本领。她利用平澜做她的嘴巴,她挟怀孕使自己的姐妹退居一旁。一直存在一个疑问,秋航和张烟为什么会动手?六爷平澜俱不在是个时机,但总要有个下手的理由吧?这一点姜大没有说,是不必要说?还是忘了说,总之我想到的是拘缘,她有心挤兑,自己的儿子又是长子,说穿了,拘缘是想做第一把交椅的。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妇人,比之虞靖平澜在外的精干,或许稍有不足,但若说是主内,恐怕会略胜一筹也说不定。
  说到修月,个人觉得她这个女人绝对是重中之重的配角,在六爷身边的女人,只有她和虞靖是可以拿出来瞧瞧的。总觉得修月是个后宫型的女人,很适合在这种环境中生存并活得很好。她恰如其分地做到了水先生对其的评价,温婉有仪,举止合度,世事洞明,藏之于心。我看到了皇后的影子,温婉,却不是柔弱,这样的人若在盛世,或许就是长孙皇后这类的,若在乱世,恐怕吕后的手段她也有。对于她的描写,姜大着墨不少,我想我就不必要赘言了。
  再说燕巧,她实在是个妙人!什么都看在眼里,却也什么都也放在心里。外在是那分逍遥与散慢,内里却是心细如发,她支持平澜,也看重虞靖,为着姐妹间的疏离,她有所心痛,却坚决不为难自己,而超脱事外。明哲保身,在燕巧身上显出的一种睿智。
  虞靖,自她死后,一直是我心中的痛惜。“吊君鹏志,俯仰之间,要就功业青史载;吊君胆色,横马平岗,三千只骑挡强敌;吊君气慨,双十芳龄,百万军中若等闲;吊君大智,说降左贵,四路奇兵除三霸;吊君巧谋,兵法超绝,无中生有收次阳;吊君英勇,独潜首阳,孤军深入捣贼窝;吊君筹略,文武全才,挽强为弱擒韩清;吊君……”她所展现的何止是一番功业,更有凌云的壮志,壮阔的一生。她豪而不粗,智谋高人一等。有人说她不如平澜,我却觉得她在大处绝对胜得过平澜,胜在气魄,胜在豪情,“吾门第一弟子”当之无愧!
  最后是平澜了,首先想说的是,她并不善良。放眼七星,没一个女人是善良的。平澜对待墨荷映画,何来公平?平澜对待张贲又何尝手软?“我摇头叹息一声,提笔拟了回信。意思就是六爷准他调兵赴救郦阳,亮出旗号,也就是敲锣打鼓地闹哄到郦阳。让该躲的躲起来,再驻上个十天半个月,让张贲好好款待一番,然后打道回府。下次再有求救,也可酌情行事。”这一段,平澜性格已初见端倪。能谋事,也能谋人,这样的人想要善良都不可能。唯堪幸运的是,平澜心存仁念,总还不至于把这份才智用在偏狭处。
  其二,七星的真假。七星里有三个是早就死了的。死了的三星的父母,应该说养父母是被灭口了。其余四星的父母在她们入凌州后不久也消失了。一直在猜,调包的到底是哪几个,拘缘是镇上乡绅的女儿,首先应该就可以确定是她了。秋航死时,秋航的父母有来,那么秋航应该也是调包之一。三中确定了两个。还有一个,是修月?是平澜?是燕巧?是虞靖?还是张烟?修月知道真相,她不可能。平澜的养父母走了,也不是她,那么属于同一类型的燕巧和虞靖也不可能了,所以我断定调包的三人应该是拘缘、秋航、张烟。这于才智上来说,也是比符合。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不足之处,请各位高手指正。
  
  [回复]
[1楼] 网友:梦幻的世界  发表时间:2013-05-22 19:12:55
是是是
[2楼] 网友:33  发表时间:2013-08-21 11:50:42
顶一下 写的真好
[3楼] 网友:香儿  发表时间:2014-04-07 01:11:34
膜拜!!!
[5楼] 网友:游俠几  发表时间:2017-04-16 00:33:08
厲害

此评论发自晋江手机站
  • 评论文章:情何以堪
  • 所评章节:45
  • 文章作者:姒姜
  • 所打分数:0
  • 发表时间:2004-09-24 17: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