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珠夫人》读后

 

作者:eIT

  不可否认,喜欢上《斛珠夫人》是因为文章的开头:珠民为取夜明鲛珠而扼杀小儿的情节。套用某日剧评论里说的:“为什么男主角不是艺术家,就是高级白领?难道售票员、清洁工就不能谈恋爱了吗?”对应的,为什么古装奇幻武侠就只能写帝王将相、侠女英雄?山野村夫,市井走卒就没有生活可写了吗?所以,当看到如此新颖的一个角度时,真的是特别期待;但一章还没完,场景一转,就回到了深宫内院,正郁闷着呢,第二章却又出京了,铁马冰河,直看得人气血喷张……于是就着着实实地摔进了这个坑里,想爬也爬不出来了。
  看《斛珠夫人》自然重头在海市身上,可怜她出生贫寒,几度生死,男装戍边,遍体鳞伤,虽最终成为了摄政的太后,却也只不过双十年华,孤凄凄地独守着王座。回想当初,在这为江山社稷的勾心斗角局里,方才十五的她何曾想到过其他?她的眼睛里只有那个男人,从扑入那温暖怀抱的一刻开始,就注定此生要为他流泪,为他付出了一切,即便他“早晚也要将我亲手送给别人去。”以“海市蜃楼”取名的女主角,从名字上就注定只能是一个悲剧的收场。
  如果说,小说一开始吸引我的,是那与男孩并无二致的海市,那么抓住我读完它的,无疑是男主角方诸了。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汗)啊?鲜血染红战袍的少年将军,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刀痕,不曾得睹真颜的凤亭总管……有勇有谋,有权有势,才情兼备,武艺高强,既阴沉又热血,既细致又豪放,还有无数的伤痛和往昔的秘密,如此完美却不完整(继续汗)的男主角,怎生叫人不欢喜?“生亦不得好生,又何必计较好死、不好死?”不得不承认,方诸的理性已经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从出生开始便背负着沉重命运枷锁的他,摒弃了七情六欲,冲出千军万马,用自己的手截断了所有的希望。原本,这是一场最后的,也是最灿烂的表演,但是,因为海市的出现,变得不一样了。方诸对海市的情谊是无法言语的,因为“此生已废”,所以不能去拖累一个孩子,但终究是爱得那么辛苦,那一张庚贴,何尝不是他的心愿。只是,那命运的车轮已无法改道,这一生便只得亏欠她,辜负她,让她伤心落泪;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让她好好活着。
  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好人或是坏人,《斛珠夫人》里的角色竟然无一能够让我怨恨。暴戾的帝旭,阴险的昶王,痴情的汤乾自,金发的夺洛……无论是谁,都恨不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所追求的东西,用自己所能够达到的手段去夺取,无怨无悔。如果说,一定要找一个魔王出来,那么无论如何帝旭是我所见过的最酷的魔王,曾经无忧的俊朗少年,已经被八年的负担所摧毁,失去了心爱之人,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可以依靠可以撒娇可以信任的人,而唯一的朋友却替自己领受了无边的苦楚,双手沾满了血腥,亲手毁掉了自己一生可能的幸福;于是,他在等着死,等着看一个王朝的覆灭;他唯一还残喘活在世上的理由,仅仅是为了等待天谴。看到此,自然而然对这个魔王产生了无数的同情和怜悯。(好吧,我承认我比较BT,专喜欢魔王。)

  除了人物塑造成功以外,《斛珠夫人》的文字也很特别。作者是一个用词非常讲究的人,文法清晰,善用长句,华丽而繁复的语句非但没有让文章浮于奢华表面,反而因其中包含的深刻感情,交织成了《斛珠夫人》高雅庄重的风格;仿佛如此的场景就该是用这么美这么古老的词句来描绘的。(这里就算我个人发花痴好了,认为过分的朋友,请自动忽略。)特别是几段煽情的动作心情描写,准确到位,一针见血(读者当然是落泪啦);读罢,心里真是对作者佩服得要死,心疼得要命,这样精准的语言居然能够勇敢地写下来了,不知道,当时落笔之时,她自己可有泪流满面?
  当然,这也造成了一些副作用,比如说我就经常拿了金山词霸来查这个字该念什么……(汗)


PS 作者是红猪侠的铁杆粉丝,一心指望着读者能够将《斛珠夫人》和《庆熹纪事》联系起来。可怜我身为鳕鱼的粉丝,只得跑去把so长的《庆熹纪事》老老实实地从头读到目前的最新章节,然后托着腮帮子发呆。
  这两个故事确实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比如同样讲的是阴谋算计,同样争夺的江山社稷,同样职业(汗)的男主角,等等等等。但是,我还是无法把两者完全的对比起来,最多只是看了这篇会想起那篇而已,如此。
  [回复]
[3楼] 网友:香儿  发表时间:2014-04-07 01:01:51
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