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鹰奴》

作者:南生

《鹰奴》这篇文,从一开始对接受李庆的不接受,再到现在慢慢理解他,经历了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我看这篇文一开始看的很多遍都是从张慕的角度出发看的,最近改了是从李庆成的角度去看,也有从方青余的角度去看。所以很多不理解的问题后面就迎刃而解了。(这篇评论,是我这几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有的一些观点,是个人观点哈,大家和平交流嘛。主要是因为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里各种纠结不理解,看个文把自己搞得非常痛苦不堪,但是又放不下还看各种版本字里行间就行对比,就怕错过了什么重要信息。最近几天听了一个朋友的建议终于勉勉强强释怀了,于是就有了这篇超级长的评论。)
哈哈哈,女人果然是善变的,顷刻间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世(主要说三个人的爱恨纠缠)
第一部分:太子李庆成出宫之前。
1、李庆成与方青余
这时候的李庆成是比较天真的,与方青”余之间是也是有爱的,应该说心意相通更合适。想想从小到大,有这么一个人陪着你写字读书读书陪你闹陪你玩,不可能不心动,当然其实还有对方青余的依赖。这期间应该是李庆成生命中比较欢乐的一段时光了,皇帝还在世,他还是那个小太子,身边有还有爱人陪着。
2、李庆成与张慕
这时候的李庆成真的就只是把张慕当成侍卫而已,还是个他不怎么待见的喜欢跑皇上那里打小报告的侍卫。而张慕这时候也是爱李庆成的,只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奢想过能够和李庆成在一起,只是默默地想做他一辈子的侍卫。于是就开始了悲催的听墙角生涯。
第二部分:李庆成出宫失忆并忘了方青余。
1、李庆成与方青余
一开始彻底忘了,然后方青余回到他身边,李庆成不信任他。(其实仔细看李庆成对方青余的不信任一直维持到到方青余战死)方青余这个阶段与其说情爱什么的,他应该更在乎怎样取得李庆成的信任,还有想要李庆成恢复记忆,只有恢复记忆了他才有可能重新回到李庆成身边。
2、李庆成与张慕
现在李庆成身边就张慕一个人,所以他很依赖他。不否定这段失忆的时间里他们是相爱的,但是我想李庆成更多的是依赖。然后张慕,他本来从来没有想过能得到李庆成,现在却得到了他,他既高兴又害怕。高兴能和李庆成在一起,害怕李庆成恢复记忆不要他,所以他多次阻止方青余给李庆成说过往,不希望方青余找到恢复记忆的药。然而方青余何等聪敏,一句话就激得张慕同意找药让李庆成恢复记忆。
第三部分:李庆成恢复记忆了到登上皇位这段时间。
(从这一部分故事开始,看的时候,我觉得最好还是完完全全把李庆成当做掌权者、帝王来看,而不是普通人。)
1、李庆成与方青余
又回到了开始的喜欢和依赖,但是心里不信任,从小细节就可以看出来。
(1)第一点,也就是两人那啥啥之后登山,原文是这么说的。
“抱紧,心肝。”方青余专心地上山:“这么摔下去可就粉身碎骨了。”
李庆成道:“罢了我还是下去吧,免得拖累你。”
方青余哂道:“青哥虽不是那哑巴对手,也有点本领,你这是瞧不起我么?”
李庆成淡淡嗯了声。
(2)第二点,也就是在攻城的时候。
李庆成看着方青余,方青余也静静看着李庆成很久才明白李庆成是希望方青余自动请缨。于是
“明白了,我去给你们打前锋罢。”方青余淡淡道,领了先行军兵符,转身出帐。
(3)第三点,李庆成面对方青余表忠心的态度也值得细究,说到底李庆成还是不完全信任他导致的,而并非方青余“看似不经心”的态度。
“跟着你这许久,一门心思全在你身上,你能成也好,不能成也罢,青哥其实并未曾想过这许多。但你若不慎死了,青哥虽活得下去,却还有什么意思?归隐山林,终老一生,却不知该再做什么。”
“该做什么便做什么。”李庆成随口答:“大好男儿顶天立地,还怕没事做了?”
方青余摇头苦笑道:“你不会懂的,唉,我也说不出……反正就是为了你才活着,你一死,青哥的人生,抱负,理想,就什么也没了。”
李庆成莞尔道:“这听起来怎么像哑巴才会有的心思。”
方青余眉头一动,嘴角抽搐:“可不是么,张兄自幼效忠于你,除你之外,他活着还有何念想?你若死了,他连该上哪去都不知道。我们的命都是与你连着的,这许多年里都成了你的狗,我虽不待见张兄,张兄也不待见我,但我二人对你的心思,俱是一般。偶尔狗咬狗几口,但你可得走稳了,别出什么岔子。”
李庆成笑道:“你倒是说得光棍。”
从方青余说话的字里行间也看得出来,他知道李庆成不完全信任他,他也多次表忠心与自己的爱意希望取得信任,还自愿喝了醉生梦死。而且仔细看会发现方青余对李庆成的爱,有度的。不是说他爱的没有张慕深,我是说他能控制好自己。他说如果李庆成死了他会不知道做什么觉得没意思,但是如果是张慕我想他肯定直接就随李庆成殉情了,哪有心思想意思不意思。
然后很多人介怀李庆成为方青余自断手指砍伤自己,就觉得李庆成肯定爱惨了方青余才会为他这样做。并不是这样,得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李庆成生为太子,他要复国,要仰仗方青余,当时战况也不容乐观,他无论如何不能跟李巍对立自找麻烦,同时也不能失去方青余这么一位得力助手。所以说李庆成的考量更多的是从身份和时局出发,再才是因为私人情感。(话说从李庆成的角度出发,当时就算是其他人,比如说张慕或是唐将军,他一样的都会保护他们。因为他要复国要要借助张慕、方青余、唐将军等人的助力,不愿意失去他们。)
2、李庆成与张慕
(1)一开始记不起来和张慕的过往,还是会觉得张慕特殊,他也察觉到了张慕对他的态度,张慕不怎么听他的话跟他赌气。然后李庆成让张慕和他一起喝醉生梦死,张慕拒绝了。
这个时候,他让张慕和醉生梦死并不是爱张慕,更多的是报着补偿张慕的心思,想结束当前与张慕这种别扭的相处关系的,所以草草的许了张幕下辈子。(为什么给张慕喝而不给方青余,因为张慕对他是特殊的,感觉李庆成这个阶段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很在意张慕的想法和举动。)可是张慕拒绝了,一方面是因为他觉得太累,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他明白这是李庆成对他的“赏赐”而不是因为爱他这个人。
(2)不久后两人有过一段较长的对话,记忆特别深。
李庆成说:“你在恨我,对吧。”
张慕的神色似乎有些松动,李庆成莞尔道:“你如果恨我就走吧,我一天到晚在你面前晃,大家不是各找不自在么?你对我的好,我时时刻刻都记着,你要我怎么做?把旁的人都赶走了,留下你一个么?”
“想想清楚,张慕成。”李庆成道:“你是为了我而活的,但我不是为了你而活的,我还有别的事得坐,你自然也可以为你自己而活,这世上没有谁是必须忠于谁的。”
“你既要霸占我,又要我与你老相好的妹子成亲,你是张家的独苗,想必也不可能绝后。既要吃青哥的醋,青哥做的事你又做不到,问你想怎么你不说,让你喝酒你又不喝,你给个痛快吧,想我怎么做?”
“放过我吧,张慕成,也放过你自己,你不累我还累呢。”。
“不是这样的。”张慕忽然开口道。
李庆成笑了起来:“终于愿意开口了?洗耳恭听。”
张慕:“不是你说的这样,我嘴笨,说不过你。”
李庆成笑吟吟道:“青哥为我赴汤蹈火,可没让我许过他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老实说罢,慕哥,我挺喜欢你的,但不想和你过日子,也不可能与你过日子。”
张慕:“我也倾慕你,庆成,可是慕哥不会说话,怕你生气。”“我也想被你呼来唤去。”
张慕的声音一样的平稳,似乎在背一段早已演练了无数次的稿子,李庆成忽然就想起那份张慕写了一半,被抢回去撕掉的小纸条,合上书,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开始好奇纸条的后半截。
“可你从来不使唤我……”张慕道。
“胡说。”李庆成笑道:“我刚不就使唤你了,你怎不去?”
张慕:“不是那样,你只要说,慕哥,去给我把什么事办了,我会心甘情愿地去。但你想的是,这事儿让哑巴去办罢,不能叫他哑巴,得叫他张慕,他才会死心塌地的为我办事。”
张慕:“我也能为你带兵,帮你干粗重活儿,你若想让我讲故事,我也会想方设法说点给你听。”“我也想让你不高兴时打我,骂我,踹我。”张慕说:“你刻薄我也无妨。”
李庆成道:“现在都这模样了,还刻薄你呢。”
张慕看着李庆成不说话。自打认识张慕的那一天起,李庆成就从未见他的眼中流露过这样的神色,他像是在看什么?李庆成想起来了,那是张慕在许久前给海东青洗澡时,专注地看着他们的儿子的神情。
“不一样。”张慕注视李庆成,缓缓道:“小时候,我看到我娘欺负我爹,拎着他的耳朵又打又骂,我想的是那样。而你,你无论让我做什么,都是在赏我的,你待我好时,心里在想‘哑巴忠心,所以我得对他好些,赏他些。”
李庆成的声音轻而无情,带着些难以置信,像在听一个笑话:“但我不是你的东西,慕哥。你太贪心了。”
“你嫌弃我。”张慕说:“从前你说你不嫌弃我的时候,都是假的,所以我不想喝。”
李庆成静了很久,他忽然就后悔了,早知不该与张慕提及这个,本以为能说动张慕,未料他竟以这简单的几句话,千百倍地回击了他。
“你的小舅很难过。”张慕说:“你没把他当人。”
李庆成道:“我也没把你当人,对不?没把任何人当人。”
张慕沉默了。李庆成道:“滚吧你,别让我再看到你。”
张慕说:“去哪里。”
李庆成道:“随便去哪里,就算以后我败了,也用不着你了。”
张慕的语气冷漠而无情:“那么我的事完了,你可以赐我死。”
又一阵漫长的静谧,李庆成看着张慕,忽然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他似是第一次认识他,过往的张慕的印象,在他的脑海中由无数奇怪的表现重合起来,李庆成忍不住重新从头到脚的打量他。李庆成彻底输了,他不得不退让,他甚至说不清楚是什么打败了他,是张慕的话?不是。那是什么?就连李庆成现在也对自己以往所想的产生了一刹那的动摇。臣子为君效忠不是天经地义的么?这侍卫究竟想要什么?
李庆成道:“慕哥,是我错了,我会好好想想。”
张慕点了点头,至此,他们仿佛变得更陌生了,然而李庆成又隐约觉得,他们互相之间打开了一扇门,仿佛张慕朝着他走了一步。但李庆成还站在原地,不知是否该上前去。
“那么,你以后还会为我做事么?”李庆成说。
“你说。”张慕道:“我就去做。”
李庆成点了点头,漫长的午后,他们没有再作任何交谈,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的夏天,李庆成在殿内读书,张慕在殿外站着的时光。
光阴流转,一眨眼便是许多年,李庆成终于明白了当年的张慕,不是来当侍卫的。
这名心里和脸上都带着无法磨灭的伤痕,背着一把三尺长九寸的大刀,身材颀长的少年,是来照顾他的。他只是前来寻找李谋,讨一件许多年前便得过许诺的东西,讨他的李庆成。那时李庆成还小,于是张慕便守在殿外,耐心地等候他长大,像在养一只以后会陪伴他一生的鹰,一位对彼此毕生不渝的伙伴。然而李庆成知道得太晚了。
“什么都做?”李庆成道。
张慕答:“为你杀人,帮你办事,做;夏天捐风,冬天暖床不做,讲故事不做;为你带兵,做;陪你高兴,陪你难过不做。我抗旨,你可杀了我。”
李庆成带着挑衅的笑意反击道:“这就够了,谢谢,慕哥。”
张慕:“不客气,殿下,此乃臣子本份。”
李庆成知道自己又输了,面对张慕,他几乎就从来没有赢过。
这段话发生的前提是李庆成知道张慕不会离开他。(在后文有提到,李庆成自己说的:他骂张慕怪张慕要张慕离开都是假的。)整段对话其实都是李庆成在用“君臣之谊”威胁张慕,要张慕要么接受当前这种“时不时的给个甜枣的关系,不要别扭听话为他办事”,要么就退回原位只是君和臣。
并且李庆成多次拿方青余与张慕比较在他看来“既然方青余可以为我赴汤蹈火没有所求,而你张慕为什么不可以。”这就是帝王的思想了,李庆成觉得张慕和方青余一样,作为臣子为君效忠是理所当然的,你张慕就该跟方青余一样为我效忠。
(3)就像李庆成说的“我是来复国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的。”其实这个时候张慕也好方青余也好,对李庆成而言都是侍卫,是臣子。因为他要复国,所以要仰仗张慕和方青余两个人,对二人都有利用,才有了我们对李庆成在他俩“摇摆不定的认知”。说到底李庆成不管对张慕还是方青余都在玩弄权术,操纵人心,先是臣子再是爱人。
(4)而从对话中看出张慕要的却是“两个人对等的爱”,这怎么可能呢?所以李庆成说他贪心,劝他不要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要张慕接受自己的想法。
到谈话最后李庆成说自己输了,其实不是说他真正的输了,只是说通过这段对话他会试着摆脱帝王的桎梏从普通人的身份重新去考虑。(这对后面张慕能和李庆成在一起起了很大的作用)
而张慕在这段对话中不输不赢,他知道李庆成之前说的“不嫌弃是假的”,更多的是帝王的驭人之术,也知道他得不到他想要的“平等的爱”,所以他又退回去了,要做一个忠心的侍卫,为李庆成办事却不陪他高兴难过。不过也也因为这段对话,李庆成才开始重新了解张慕,才会在最后和他在一起。所以张慕没有输也没有赢。
李庆成对张慕的爱应该是在从这段对话之后才慢慢产生的。在之前对张慕虽然比较特殊,但是其实感觉跟对方青余没什么不一样,都是在君臣之下的喜欢。
第四部分:李庆成登上皇位之后到殉情而死。
1、李庆成与方青余
(1)有喜欢有依赖有亲近有君臣之谊,比较复杂。方青余太聪明了,从李庆成登上皇位之后,他马上顺应了这种变化,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做了一位“本本分分的臣子”。他在朝廷中处处树敌,让自己只能依靠李庆成。一方面是要取得李庆成完全的信任,另一方面则是博李庆成的关注,说白了就是想方设法“缠着李庆成”。显然他成功了,李庆成确实为他解决了很多麻烦。
(2)然后到后来方青余战死,他带回了一句话给李庆成“说他没有做逃兵”。有两个意义,一是告诉李庆成你可以完全信任我方青余,证明自己的忠心;二是告诉李庆成为了李庆成,他可以不做逃兵为他出生入死,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告白吧。
(3)李庆成为了方青余屠杀匈奴,大开杀戒。所以李庆成对方青余是有感情的,他会为方青余的死感到伤心难过流泪,并觉得“活着没意思”。(到这里,相信又有人纠结了,觉得李庆成就是渣男,两个都爱。)可人世间哪有什么一模一样对等的爱啊,他对方青余和张慕的感情本身就是有区别的。
而李庆成“觉得活着没意思”,并不是说爱惨了方青余,马上就要自我了结随着方青余去了。“觉得活着没意思”是受伤了难过了遇到困难的时候,无法疏解内心时的一句“丧气话”。就像我们生活中一样,有时候遇到点困难觉得自己过不去觉得活着没意思,但是实际上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李庆成确实是爱方青余的,但是这种感情不纯粹是男女之情,包含了有爱情的喜欢,还有从小陪伴的情义和依赖,以及君臣之间的情分,比较复杂。为方青余屠城也说的过去。
2、李庆成与张慕
(1)有人说李庆成在让张慕喝醉生梦死的时候就完全在两人之间做出了选择。这个时候他虽然选了是张慕,可是不是因为爱,更多的是安慰是补偿,不过这个举动也说明李庆成更在意张慕就对了,也为后来选择张慕埋下伏笔。(如果这时候李庆成真的爱张慕,他是不会在让张慕喝醉生梦死不久后和方青余那啥啥的。为什么李庆成要这样做呢?具体分析会放后边。)
(2)李庆成是在那段长对话到登上皇位时,这段时间爱上张慕的,也是在这段时间里认识到自己的心意。在初登皇位时他对张慕说过这样一段话。
李庆成喃喃道:“我不碰你,放心,我也不勾引你,咱俩早就完了。今天也是最后一次唤你‘慕哥’了。”
从李庆成恢复记忆时威胁张慕摆正自己的位置,结束别扭的相处关系,要以“君臣关系”相处。到后面他自己又控制不住爱上了张慕,再到登上皇位又说“我俩早完了”,更多的是一种暗示,暗示自己又暗示张慕,“他俩没可能”。然而事实上,他俩的言行举止都不是这样的。
{1}首先张慕逼他成婚,结婚后又逼他生小孩,他感到非常生气。有人说这是因为李庆成不喜欢张慕这样的处理方式讨厌张慕逼他。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其实是他的无奈也就是他没得选。但是他内心深处又不愿意成婚,但是他爱的人又要让他成婚,他很挣扎,所以他表现的很生气,既生张慕的气也生自己的气。然而生为帝王娶妻生子是迟早的事情,要不然他辛苦打下的江山交给谁呢?给别人,可能吗?
成婚的时候,有个细节。就是李庆成在假山后席地而坐,看着面前摆的物件。
一幅画,是亲母韩嵘的像,摆在左手边。
一枚桃核,一个绳结,一枚缺了半的玉璜,摆在右手边。
结婚这种时候看的物件,是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东西,其实也就看出来了对他最重要的人。像是生母的,其它物件都是和张慕有关的。这么说虽然有点无情,但是李庆成不管是喝醉生梦死选择张慕,还是现在结婚看的这些物件大都跟张慕有关,都说明方青余不在他的选择之内。比起李庆成直接说的话,我觉得看他做的事情跟能表明他的内心。
{2}再者,虽然李庆成不断暗示自己“他和张慕早就完了”,不过他自己并没有做到。他知道张慕要的是“平等的爱”,就一个人悄悄地准备了很多,就等着天下安稳后和张慕远离朝堂私奔,给张慕一份“平等的爱”。他也并没有一开始就告诉张慕自己做的这些准备,是在后来他把张慕调回来之后才告诉他的,也只告诉了他一人。话说方青余那时候还好好的活着,所以也并不存在像有人说的是因为方青余战死李庆成伤心难过才和张慕走的。悲催的方青余又一次被排在了李庆成的考虑之内。
{3}然后说张慕,张慕为什么逼李庆成结婚?还说:
“你不成婚,我不出征”
因为张慕跟方青余不一样,他非常爱李庆成,但是他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倒不是说是因为他一定要遵守当初答应孙家取孙嫣为皇后的约定,而是他明白李庆成的江山需要有人来继承,李庆成就得结婚生子,逃不过的。他也难过伤心,但是他更希望李庆成好,希望李庆成的江山好。不管是做李庆成自己还是太子或是皇帝,他都要李庆成可以很好。因此关于结婚生子这件事,在张慕眼里李庆成这个婚就得结。(可能会有人说有的不是就没有结婚吗,传位于近亲,江山还不是好好的。关键就在于张慕不希望李庆成的江山落于他人之手,所以才他逼他结婚。)
{4}那当张慕听到李庆成默默准备与他私奔的时候呢?我想张慕肯定非常开心和期待,一方面是因为李庆成在方青余和他之间,明确的做了选择,并且最终选择了他;另一方面是他知道他和李庆成终于可以结束君臣关系,成为真正的爱人,得到他要的“平等的爱”。张慕知道后,还偷偷准备好包袱埋在花园里。然而好景不长,最后两人私奔被追杀,张慕为了他守护的李庆成死在了李庆成眼前。(太惨了,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忘不了。
【综上所述,李庆成说的“我俩早完了”,反而不是完了,应该是他和张慕真正的开始。】
(5)张慕死的时候说:“庆成,就算你不是天子,慕哥也愿意为你死。”
又看出来从头到尾张慕和方青余对李庆成的爱是不同的,不是说深浅。我是说方青余他是先把李庆成当成帝王然后再来说他的爱意,但是张慕从内心里就是把李庆成当做一个平等的爱人去爱,不一样。也就造成了方青余从头到尾都“很听李庆成的话”,在他心里李庆成先是皇帝再是爱人。相反张慕就没打算把李庆成当皇帝,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经常“不听李庆成的话”,还和李庆成赌气吃醋。即便李庆成前期确实很烦张慕对他这种态度,可是也正是因为这种态度让他真正的开始了解张慕,让张慕最终走进了李庆成心里,成为了那个特殊的不可取代的人。
(6)张慕死了之后,李庆成回到皇宫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最后一头撞死在假山前。这期间他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其实人真正绝望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活在自己的悲伤里走不出来,对周遭的人啊事啊根本不关心,说什么做什么也没有了意义。他哪还有追责的心思啊,于是干脆直接随张慕殉情了。
(有人说是因为方青余已经战死了,然后张慕又死了了,两个重要的的人都死了他才会撞死的,要是张慕死了方青余还在,他绝对不会这样做。假设方青余还在,我想李庆成确实不会采取那么干脆直接的方式殉情,毕竟还有方青余会拦着。可是也只是时间和方式不同而已,最终他还是会随着张慕的死而枯萎。相比较方青余战死的时候李庆成虽然大开杀戒为方青余陪葬,但他还有报仇的心思,就说明了方青余在他心里是重要的又没有张慕那么不可替代。)
【说到底就算方青余和张慕对李庆成都重要,可人的感情本来就是不平等的。父母对于亲子尚且做不到一碗水完全端平,何况爱情呢。且《鹰奴》里面不管是李庆成的言行举止还是每次在关键时刻的选择都是选的张慕。就像李庆成在意张慕的想法,把他和张慕有关的物件时时刻刻留在身边,让张慕喝醉生梦死,登上皇位后让张慕上去一起陪他坐一会儿,暗地里默默的准备好一切和张慕私奔,以及最后为张慕殉情。都说明了自始至终他的真爱就是张慕。方青余非常好,既聪明又知进退还特别能干,但是感情就是这样没有道理,也不是凭好坏去取择的。】
说说那段李庆成和方青余的床戏吧,我开始读这本书的前几遍,完完全全接受不了,因为我那时候就是从张慕的角度去读的。结果可想而知,埋怨李庆成对爱情的不忠,不知道为了这一段哭了好多次。后来从李庆成的角度去看就好多了。
(第一)首先那个时候李庆成既有方青余的回忆又有对张慕的回忆,这两段感情都是真实存在的。他对方青余和张慕都是一样的,他觉得都是他的两个侍卫,有不同但不大,在君臣之下都有感情。所以那段床戏李庆成还是那什么很享受的,毕竟有感情。说白了就是没有真正爱上张慕,如果那个时候爱上张慕了,像后面一样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把他看成帝王召见后宫妃子侍寝就行,跟爱不爱关系不大)
(第二)张慕那段时间不怎么“听话”,既然在李庆成心里两个都是侍卫,那为什么不选择“听话”那一个呢?(也就是,这个阶段在李庆成心里复国才是重中之重,情爱次之。在他的认知里他是君,张慕和方青余是臣,就该听他的。)
所以李庆成更不会在乎张慕这个听墙角的侍卫的想法了。
【李庆成和方青余那啥啥其实也无可厚非啦。本来李庆成先是叫了张慕的名字,叫了三次张慕才答应。在他看来张慕就是“不听话”,所以他报着一点“赌气”的心态才叫了方青余进去陪他。方青余应该是觉得既然啥子条件都有了,不撩白不撩,于是……。李庆成也是常人有七情六欲,对方青余还余情未了,所以事情就那么水到渠成的发生了。我觉得悲催的不是张慕听墙角,而是李庆成和方青余事后出来去登山,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果然自古帝王最薄情。】
【不过从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到好的一面啊,因为张慕吃醋于是有了那段长对话,使李庆成慢慢了解张慕直到后来明确了自己的感情,跟方青余就保持了一种比较适当的距离,也不撩方青余了。对于方青余时而提出的侍寝,都是拒绝的。这就是一个好的现象啊。】
第二世(感情线明朗)
这一世感觉许凌云(李庆成)的感情从一而终就是非常明朗清晰的,他爱的就是李效。(又或者说转世后的张慕)
1、许凌云(前世李庆成)
我记得许凌云有两次对扶峰说过“生不逢时”的话,大抵就是“我好不容易长大了,而有的人却老了(说扶峰老了)”
我一开始看的几遍,心里真的是千头马在飞。我想难不成如果扶峰没有老还是翩翩少年郎,你许凌云难道要跟他在一起不成??答案是否定的,整篇文章许凌云多次提到“他这一世就是为了李效而来”,还说“愿为陛下而死”,所以就算是扶峰还年轻,许凌云也还是要去找李效的。至于许凌云的感叹,就单纯的理解为感叹就可以了,因为扶峰先生第二世对他和李效都有传道授惑之恩,他内心里还是希望能够多“陪”扶峰一段时间。
2、李效(前世张慕)
李效在第二世听完许凌云讲的故事,知道了三个人前世的纠缠,了解了许凌云就是为他而来。然而由于他没有前世的记忆,所以虽然有感触,对许凌云有感谢(或者是喜欢?比较李效自己闻了许凌云),就是没有爱上许凌云。看看苍天饶过谁,因果轮回躲不过的。最后结局还好,至少两个人在一起了,一起到处走走去看看李庆成曾经守护过的江山也不错。
3、扶峰先生(前世方青余)
(1)有人说他这一世放下了,可以确定的是一开始他绝对没有放下,放下都是后来的事情。
就是因为没有放下所以才将李效和许凌云调换了,把许凌云留在自己身边长大。他知道如果许凌云是皇帝,那么许凌云肯定会把李效(张慕)找回来,那他自己连陪伴的机会都没有了。虽说他这样做给李效和许凌云增添了一点小麻烦,可是爱都是自私的。(既然扶峰都那么确定许凌云这一世无论如何会把李效{张慕}找回来,也就又说明了就算扶峰第二世和其余两人同龄,许凌云的选择还是李效,他就是为李效而来的。)
(2)还有许凌云在和扶峰的对话中对扶峰说:“谢了”
想想如果是李效(前提是恢复了记忆),许凌云会跟他道谢吗?不会,因为在他的认知里他和张慕(李效)本身就是关系亲密的,根本不需要道谢,不管是张慕(或恢复了记忆的李效)还是他自己为彼此做事他觉得理所应当。
许凌云对扶峰道谢,一是为前世方青余为李庆成所做的道谢,二是为今生扶峰先生的养育之恩道谢,最后其实他也在为扶峰先生能够教养李效而道谢。
【“谢了”两字一般情况下是表达感激之前,其实特定情况下也含有“拒绝”的意思在里面,主要看个人理解。就比如说有人跟你告白,你不愿意伤害他但是又不爱他不能接受他,怎么办呢?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先谢谢别人为自己做的再委婉拒绝吧。】
许凌云的“谢了”两个字,又在潜意识的说明就算扶峰年轻,他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对扶峰(或是方青余),与爱相比较,更多的是感谢。
至于扶峰先生什么时候放下的呢,应该是后期,而不是一开始就放下了。
【综上所述,不管是许凌云口口声声说的“他就是为李效而来”“愿意为陛下死”,还是扶峰先生对许凌云会去找李效的肯定,以及许凌云对扶峰先生说的“谢了”,都在说明就算三个人年纪相仿,许凌云的选择还是李效,不可能选扶峰。】
再说一说文中的一些比较让人纠结的细节。
1、第一肯定是李庆成和方青余的那场翻云覆雨的活春宫。(鉴于上边已经说过了,就不在说了。)
2、第二点应该是李庆成的许诺的“下辈子”,有三个比较重要的情节。
(1)第一次,方青余被弹劾,要被斩立决,虽然最后被李庆成保下了。
李庆成:“有什么话说?”
方青余道:“没有,你呢?”
李庆成道:“我也没有,就看看你。”
方青余正色道:“要侍寝么?衣服也不脏呢。”
李庆成答:“算了,没兴致。”
方青余说:“明儿死了,想要也没了。”
李庆成懒懒道:“不还有下辈子么?”
方青余正色道:“你要百子千孙,千秋万代的,定会活到很老很老,到时我先去投胎,你再晚些来,我可就老了。”
帐中静谧,许久后,李庆成笑着说:“滚。”
{1}李庆成在这里说到了“不还有下辈子么”,是对方青余的许诺没有错,更多的则是歉意、补偿和安慰的意思。安慰方青余同时也安慰自己。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内心已经选择了张慕,所以他对方青余有歉意,想要补偿安慰方青余。在这样复杂的内心下,于是就产生了这么一句许诺。
{2}还有在这之后方青余戴罪去边疆了,回来之后。李庆成对方青余说过
“你喜欢小孩么。”“你也三十了,喜欢的话不妨自己去娶个媳妇。”
如果李庆成是真心爱着方青余,能说出这种话吗?(太伤人了)。如果真心的爱方一个人,不管是这一辈子还是以后的生生世世,无论如何也不会劝他去娶别人的。(李庆成会对张慕这么说吗?不会。那恢复记忆的李效会对许凌云这么说吗?也不会。当然反过来,李庆成和李效都是帝王。为了责任,所以第一世张慕逼李庆成成婚,而许凌云也不反对李效成婚。)方青余他是臣子,没有江山需要他的儿子继承,李庆成还让他成婚生子,就是在说明他其实对方青余的没有那种完全占有的心,也就是不是那么爱他。
李庆成的许诺是当时确实是真心地,可绝大部分都不是因为爱。
(2)第二次,是在李庆成和守夜的张慕谈话的时候。
李庆成小声道:“咱们要什么时候,才能面对面地站着,肩并肩地躺着。”
张慕在殿外答:“等你走下来的时候。”
李庆成说:“从哪里走下来。”
张慕:“龙椅上。”
李庆成:“然后呢。”
张慕:“然后不再回去坐着。”
李庆成说:“那只有等下辈子了。”
张慕沉默了,李庆成又道:“所以你想清楚了,那酒还是得喝,是不?”
张慕:“你既都已明白了,又何必问我。”
……
【这里李庆成对张慕说“那就只有下辈子了”,他又把“下辈子”许诺给了张慕。这一次许诺和上一次许诺场景完全不一样,上一次是方青余要被斩了,差不多是在临刑前那种情况下说的,就是我上边说的更多的是安慰。但是这一次发生在他是和张慕平常聊天说话时,这两个人说的都是真心实意的心里话,李庆成这样看似不经意的说出来,其实最能说明他自己的真心。(后来他确实也那么做了……)
(3)第三次说“下辈子”,发生在李庆成对张慕说出决定和他私奔后。
李庆成说:“慕哥,进来,我有话想对你说。”
殿门被推开,李庆成把一个卷轴交给张慕,缓缓道:“把它放在明凰殿里,你要看看么?你可以看,看罢,喏,我没想着杀你。”
张慕接过卷轴时,左手仍难以抑制地发着抖。
李庆成翻了个身,面朝墙壁,张慕缓缓展开,那是一份遗诏。
“有唐鸿在,孙岩在,方青余去守着东疆……”李庆成疲惫道:“我今天忽然就想明白了。我打你骂你,奚落你,恨你,赶你走,都是假的……”
张慕脚步声远去。
“我说,咱们早就完了。
”李庆成看着墙壁,喃喃道:“能再从头开始一次么?”
……
……
张慕低声道:“你都不要了?”
李庆成蓦然惊醒,发现是张慕跪着,温柔地朝他笑了笑:“不要了。”
张慕低低道:“他呢。”
李庆成:“别败兴成不,不还有下辈子么。”
张慕与李庆成都是同时笑了起来。
……
……
李庆成的眼中笼着一层雾,开口道
“忙了这些年,总算收拾停当,终于等到今天了。”
【这里李庆成对张慕说了和他对方青余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不还有下辈子么”,说话对象变了,被许诺的人没有变,还是方青余。这里要结合前一句一起理解,张慕问李庆成“你都不要了?李庆成回答的是“不要了”,这个“都”里面本身就不仅仅是包含李庆成的地位权利金钱,还包含了一个方青余。这个时候李庆成是突然惊醒的,意识比较涣散,那潜意识的回答就更就更具有说服力。】
【但是张慕不敢完全肯定,所以他又问李庆成“他呢?”,李庆成说“别败兴成不,不还有下辈子么。”这里说是许诺,更多的还是安慰和补偿。第一安慰的是和他说话的张慕,希望他不要多心,明确告诉他这一辈子他李庆成是要和你张慕在一起的。第二安慰的是自己,告诉自己希望下辈子可以补偿方青余,让自己不那么内疚。第三就是内疚心作怪觉得对不起方青余,希望补偿对方。仔细探究下来李庆成的“下辈子”说到底都是他在内疚,想要补偿的意义更大,跟爱不爱没有多大关系。第二世依然和张慕在一起也合乎情理。】
3、李庆成对张慕和方青余的感情。
【通篇看下来似乎李庆成真的没有为张慕做过什么具体的举动。相反他为方青余断指伤肩,处理朝中大臣对方青余的弹劾,保护他不受伤害,还为方青余的死大开杀戒替他报仇。对张慕,不是李庆成不做不保护他,是张慕他武功高强而且不主动惹事情,也不会故意和朝中大臣过不去寻求李庆成保护,李庆成对张慕这方面就很放心。这就是张慕和方青余不同的地方了,方青余他知道把自己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去“缠着”李庆成。但是张慕他不会也不愿意这样做,他真就是要实心眼的像李庆成讨一份“平等的爱”】
【张慕和方青余的不同,也导致了李庆成对二人的不同。李庆成会为方青余做一些在他能力范围内能做的实事,但是他温柔的举动全都留给了张慕。他会在意张慕内心的想法问他怎么想的问他要什么;会把他和张慕的一些信物带在身边(比如说玉璜、一节枯枝、绳结、桃核);李庆成还特别注意(观察)张慕,比如文中他每次和张慕对话时的观察;张慕在后花园埋包袱后来见他,他一下就发现了张慕鞋子上占的新泥巴,猜的张慕做了什么;还有最后他去到张慕埋包袱的地方殉情。(这些都说明其实他一直在默默注意张慕的举动观察张慕的一些小细节。一个人这么细心的注意另一个人,说不爱我都不信。)】
【李庆成的感情真但是不洁,特别是前期,他生为帝王理解他,但是不接受他这种爱情观。前期在张慕和方青余之间左右摇摆,利用两个人真心对他好的人帮他做事帮他复国,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的手段使用的杠杠的。对张慕和方青余还算好的,对其它臣子真的是特别狠。方青余呢,因为聪明圆滑能够避开李庆成的一些弄权,但是张慕就没那么幸运了从头到尾被搞得惨兮兮的。以前是坚定的希望张慕最后能和李庆成在一起,现在是希望李庆成和方青余在一起,他们俩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都不会让对方吃死就对了。张慕还是别跟他俩搅合了,你玩不过,以后呢遇到一个一心一意对你,你也喜欢的人,然后和他在一起,一生一世一双人,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完美了。当然这是私心是愿望。。。】
最后,话说我看了很多遍文对醉生梦死都还是有疑问。
第一世李庆成为啥子要给剩下的两颗醉生梦死裹鹤顶红啊??
第二世明凰殿放着的两颗醉生梦死,又为什么是贴的方青余的封条呢??(第一世里李庆成是从娥娘那里拿到四颗药丸后,当即就放了两颗到两杯酒里,马上就让张慕进来喝,张慕没有喝而方青余喝了。这时剩下的两颗醉生梦死也一直在原来的瓶子里啊,也就不存在李庆成把张慕叫来之前,事先把四颗药丸分成两份,李庆成和张慕一份,李庆成和方青余一份。既然这种情况绝对不存在,那方青余已经喝了醉生梦死了,为什么后来明凰殿下面的醉生梦死要贴方青余的封条??说留给方青余说不通啊??)
第二世许凌云让皇后把醉生梦死给他,他带回了江州,可是为什么最后李效却在扶峰先生的屋里发现的??(许凌云干嘛把醉生梦死给扶峰先生呢,他不是已经吃过一颗了吗?而且剩下的两颗醉生梦死不还裹了鹤顶红吗??)
为什么啊为什么,这几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多年了。鹰奴是第一本我仔仔细细翻完了所有评论,让我把各个论坛也逛了个尽的文。不过就是没有找到答案啊,有谁知道啊,告诉我吧,要不然我怕是要把问题带进棺材板了。。。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小草草鳄  发表时间:2020-03-06 13:24:23
长评写得真好,我猜第一世他已经想和张慕一起死所以弄了两颗鹤顶红,后来又舍不得了。
[2楼] 网友:小草草鳄  发表时间:2020-03-06 13:38:55
个人见解,他们第一世,李庆成是想和张慕一起死的。后来没忍心。李庆成把丸子封了,想让方青余找个机会给自己和张慕一起吃下去,结果方青余死了,但是知道他有来生记忆,那么投胎也会比他俩早,所以还是交给方比较好。毕竟方爱庆成,有君臣爱,就不会因为私情违逆他,给他比较放心。
第二世,方青余二周目转成扶峰了,李庆成二周目还记得,当然还是让皇后拿出来给方二周目,继续完成未尽的心愿。我始终觉得李庆成的心愿是和张慕两人能有生之年达成步调一致,毕竟张慕二周目说“孤还是未曾喜欢上你”时李庆成二周目心态超好,说“没关系,来日方长。”
[3楼] 网友:南生  发表时间:2020-03-10 11:45:28
这几天又看了2遍,对文中细节反复推敲。一会儿觉得是这样的一会儿又觉得的是那样的,感觉自己魔怔了。我想“醉生梦死”贴方青余的名字,大概是因为这药当初是方青余写信给沧海阁要的,然后他们把药送来是送给方青余的,所以就是他的名字吧。
[4楼] 网友:曝时  发表时间:2020-04-08 22:59:55
情感这块感谢分析基本上弄懂了,但关于醉生梦死是真的还有很多疑虑,楼主可能没看过另一个长番外《南柯记》,说李效和许凌云私奔后讨了一味双人服用在梦中想起前世的药,许凌云吃了后忽然穿回客栈遇袭的那晚,改变了命运和张慕he了。这个我死想不通,朋友说她倾向于第二世是个梦,可这又牵涉出了更多疑问……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孰真孰幻
  • 评论文章:鹰奴
  • 所评章节:77
  • 文章作者:非天夜翔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20-03-04 08:5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