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奴》首读后感——聊聊张慕成、方青余、李庆成

作者:蟾光

《鹰奴》可能是我目前看到的非天夜翔的文,结构最夯实坚固的一篇。框架结构布局都设计的特别好,简洁凛冽的文风,流畅自然的节奏感,磅礴大气的背景扛起了宫廷侯爵文最核心的基调。以及小非哥描写的打斗场面永远让我敬佩的五体投地,我几乎全程都处于鸡皮疙瘩反复上线的过程,一口气看下来实在畅快,实在精彩,实在难以忘怀。
我不太喜欢把得不到爱情的角色叫做炮灰。爱情没有高低贵贱跟先来后到之分。如果实在非得把这张慕和方青余两人的爱情观下个定义的话,我自己说是——前者是“占有”,后者想要的是“享有”

我在搜关键词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在说李庆成到底是喜欢谁?
且换个话题,从张/方的回忆中得知,李庆成小的时候,他天然就是那种很通明纯粹单纯的性格,最初他对两个人是没有差别的。(例如各自的回忆当中,无论方青余的身家如何都对他好;以及张慕的回忆里说,他在被皇后罚的时候,李庆成会递给他糖吃。)只不过是因为张慕长年累月的沉默寡言,让他觉得得不到回应,再加上方本身就是一个感情非常外露的人,于是纯情缺爱的(再加上忘却了年少时和张慕共处回忆的)李庆成自然而然地就投向了温柔耐心的方青余。但文中有一个点非常有意思,就是当他忘记了他对方青余的感情的时候,他第一次失忆后,他会爱上张慕。所以有些事情不言而喻。
大学士若有所思,反问道:“陛下知道一见钟情这个说法么?”
李效忍不住嘴角微翘,斥道:“无稽之谈。”
大学士缓缓点头:“此事有人信,有人不信,倒也由不得老臣判断,成祖醒后,什么也不记得了,眼中便唯侍卫一人。”
在李庆成面临皇宫大火逃出皇宫,而想要单枪匹马去找四叔商量计策而中途跌落马下导致的第一次失忆后,李庆成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张慕顿时茫然无措,但第一时间做的事,却是把方青余送给庆成的铜鱼、方青余的云舒剑递给庆成辨认。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只以为张慕想给庆成印象深刻的物品看让他回想起丢失的记忆。可当我周目鹰奴,回头看到这里的时候,却觉得无比难过。张慕心知肚明庆成对方青余的感情,他永远希望的是李庆成能好好的,而不是妄想着李庆成能够爱上他。下意识的举动却毫无遗漏地彰显着张慕深沉磅礴的感情。
张慕对李庆成的感情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从小时候拥有了与庆成结交相识的经历后,他便执拗地产生想来照顾他一辈子的想法,哪怕庆成喜欢的人不是他。他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但是到了后面李庆成无意中失忆了,他有机会得到了一个能够向庆成表达心意的机会,就不愿意再走了。一方面他口拙无法表达出心中掩藏的情深,一方面又想把李庆成画地为牢地占为己有的私心欲盖弥彰。张慕对李庆成笨拙的温柔在他为数不多的话语中一览无余。寡言的人的情感总是深邃且不外露的,一如当年沉默地孤身一人上路的少年人。只为了讨要回当年一句承诺,来讨他的李庆成,哪怕从此便让自己的心口被撕裂在数载春秋中,也永不回头。
张慕是真的很宝贝李庆成。每当李庆成受伤的时候,张慕会暴走。以及后面李庆成为保方青余自断左手小指时,张慕难过地两眼通红情难自禁去猛揍方青余。原文压根没有任何描写张慕的心理活动,但我却从这里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难过。
还有一个地方我想提一下:
“慕哥。”李庆成看着张慕,低声说:“谢谢。”。
张慕听到这句话,仿佛受了莫大的侮辱,他随手把碗放在桌上,一阵风似地出了房。
“怎么了?”李庆成忙下床。
我虽然好像总在形容张慕是一个寡言到不懂如何去表露爱意的一个木头。但实际上他内心是有着和方青余一样,渴望得到庆成感情上的信任与反馈的。这里为什么张慕会这么生气?因为张慕其实特别不喜欢庆成表露出示弱的状态。庆成早先都是一口一句“哑巴”“哑巴”地喊,让他做什么事情都是随叫随到。哪怕喊一句“哑巴”,张慕都愿意为庆成做任何事。皇宫起火后庆成逃出来醒来之后,低声跟慕哥说了一句“慕哥,谢谢。”,张慕听了之后又气又惊地跑了出去。因为在他心里庆成应该就永远是耀眼的天之骄子,不应该要有低声下气的时候,这里的张慕心里一定宁愿庆成喊他哑巴,喊“慕哥”反而是一种疏远地、需要低声下气求他来帮他做事的的口吻,是一种主动把他往外推、往庆成自己的舒适区推离的表现。这才让张慕无法忍受。
张慕:“不是那样,你只要说,慕哥,去给我把什么事办了,我会心甘情愿地去。但你想的是,这事儿让哑巴去办罢,不能叫他哑巴,得叫他张慕,他才会死心塌地的为我办事。”
张慕一直都看得很明白,他希望他的庆成能够“不嫌弃他”,他想表达出他愿意为庆成做任何事,不想要庆成对他像对其他下属一般疏远隔离,有求有回报的的关系。张慕内心的情感火热滚烫,但是鲜少外露。而张慕成这个角色的独特魅力,就是在这种细微末节的剧情中一点点散发地出来。
还有李庆成第二次失忆到李庆成大婚这段跨越了很长一段的时间里,我私心把他划分为第二个阶段。是张慕猛然从美梦中醒来后,划给自己的一段反思的时间。反思什么?反思自己的感情会影响李庆成的事业吗,反思自己得到的是不是过界了,反思自己为什么没办法传达出让对方对等理解的信息。传达不出去的深情,勉强的反馈,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让张慕把最后的情衷在心口处挖个洞后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并堵死了封口。他承诺过什么都能为李庆成做,实际上李庆成什么都做不了。于是李庆成把对张慕的感情无可奈何地投射在了鹰卫队里,越是荣宠,越是藏在心底不可言说的情愫。更可怕的是,张慕心知肚明。身份的约束,责任的背负束缚着李庆成。可好在最后两个人兜兜转转,别别扭扭的感情终于突破了情感的阀门,汹涌奔出,再无约束。
张慕又倔又拙。文里面有一段描写,说李庆成心里的张慕就是只要自己认定了事情,他就是一股脑往前冲,怎样都不会往后退,撞破南墙至头破血流都不吭一句的木头。但是方青余恰恰相反,如果这个事情做不到完美的话,他就会一定找到一个两全的方法去绕圈子。两个人最根本的区别就是这里。
谈谈方青余。
方青余的确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全才。无论是政坛上还是武功方面。就包括从描写第二世的扶峰先生各个细节,他是一个难得的治世能臣,这种经世才学的本事绝不是扶峰在这一世才后天养成的,上一辈子的方青余在李庆成的皇帝时期仍然默默地为庆成铺路和参与政事。虽然是没有办法像张慕那样的武术成就做到顶峰。但是他确实是一个各方面平均水平都特别优秀的一个人,但他这种吊儿郎当插科打诨的性格却会形成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反差。
方青余对庆成的感情,一开始青余的定位就是亦师亦友,最开始教他写字教他画画教他吹笛子。从青余之前的回忆里提到,是因为庆成对他的身世以及对他全身心的信任,所以我感觉,最初青余其实是带有一种“感激的回馈”的感情在里面,出身的身世卑贱,太子还能毫无芥蒂的跟他交朋友,用真心对他。自然而然产生出情愫再正常不过。方表面看起来是一个成天插科打诨吊儿郎当的人,实际上他心思很细腻,甚至比张慕还更敏感一点。他时时刻刻都在意与敏感着庆成的感情对他的回馈程度,就连他们在进行房事时,方青余依旧温柔体贴地不敢用力以及时刻关照庆成的反应。
方青余:“浪子方青余离开沧海阁时年仅十岁,萍踪四海,不求上进。名门败家子,既令武林同道不齿,又令方家蒙羞。”
“后来我前去投靠东疆姑伯,寄人篱下数年,倍受冷眼,常叹人生冷暖。唯入宫当你的侍卫那一年开始,始知世上有一人全心全意地待我,依恋我,凡事都会问我,将我当兄长看待,缘因那一分温情。”
“庆成,你若不信我,就提剑杀了我吧。”方青余躬身捧起长剑。
方青余是洒脱吗?不全是。我更多的觉得,因为出身以及生平经历的原因,他其实几乎就是处于没有谁可以依傍的状态,就像是一个无牵挂的浪子,他啥都不怕,对什么事都不放心上,但他唯一的牵挂就是李庆成。他抛下三万大军去找庆成,他拼着命回头找遗失的铜鱼……他全心全意地把自己送给了庆成,甚至他心知肚明庆成最后的选择是张慕,他也从来不会对庆成发脾气闹任性。有个细节就是庆成再次恢复记忆的时候,张慕整个人愣住了,气的自己跑出去砸墙砸树,青余却笑说了一句“风水轮流转,从前也没见我这般不平。”但是这一点,张慕就绝对做不到,也绝对忍受不了。这一点以后有空展开再聊。
青余对庆成是一种纯粹到极致的无所求得地步。我当初提到的方青余在对待爱情方面的“纯粹”,不是说他对庆成的这种不求回报的无欲望无追求的意思。相反的是,青余非常渴求庆成对他感情的反馈,从庆成第一次失忆(把他和青余的过往忘干净的那次),青余依旧那种“没关系,你忘了我,我也可以继续陪着你,只要你说一句,青哥无论多远都能回来你身边”的表态。包括后面,庆成恢复记忆的时候的爽朗大笑。所以就是——方青余根本就不会因为庆成失不失忆而影响他对庆成的感情,反而在他看来,更像是当作情侣间的情趣似的。
他从不想让庆成有一丝为难,所以庆成在帝王时期,就更不会说强压他去做任何他反感的事,几乎都是顺着庆成的意思去做。后面有个剧情就是庆成私心想把张慕调回来,然后就用了点心机,把方青余调过去了,方青余也全程没有任何意见。
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方青余很爱笑。不是指流于表面开心的笑容,而是指他在很多时候的耐人寻味的笑。庆成自断小指后张慕狂揍方青余时的方青余的笑、李庆成第二次恢复记忆后的爽朗大笑、上刑场前一晚的对庆成温柔的笑……我看过用微笑来掩饰情绪的角色数不胜数,独独方青余的笑每每都看得我心口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也许是他少时不平经历所造就他性格上的早熟稳重,我总觉得好多时候,明明看着是在笑,可我总觉得脸上笑意盎然的方青余却有着一肚子的难过、伤心以及无法排解的悲恸,但最后都被他生硬地被他吞回肚子里。
没有人知道,方青余到底是怎么做到把感情的付出到不求任何回馈的卑微地步。最后再陪着第二世的庆成走一遭,调换婴儿,辅佐李效上位。估计是方青余两世为人对庆成的感情唯一自私的一次。于是扶峰先生为了弥补自己的私心,用了第二世整整一世来补偿李效,也就是张慕转世。但还是从不阻止许凌云去追求李效,因为他还是那个方青余。依旧是庆成的青哥。一直没有变过。
在第二世的方青余——也就是扶峰先生默然辞世后,李效翻开了扶峰的包袱,“里头俱是些零零碎碎的小玩物,刀削的木人木马,最底下,垫着一个婴孩的小肚兜。”“肚兜下还有两张褪色的,放了二十四年的生辰纸”“一个锦盒,一把带鞘的长剑。”。里面装了什么?凌云的玩具、给凌云的刀削木制玩具、凌云的肚兜、凌云的生辰纸、为凌云准备的装着醉生梦死药丸的盒子和云舒剑。没有一样是属于扶峰先生的。
凌云、凌云、凌云……余生仅剩为数不多的可供回忆的事物都带有某个人的印记,都承载着两世为人而累加的深情,都无言地展示着方青余独属于李庆成的脉脉温柔。我不知道方青余在第二世的时候,仍在壮年的时候有没有拔云舒剑出鞘过。我不敢深想扶峰先生还留着云舒剑的作用是什么。也许也会在某个静谧的午后,会有一位垂垂老矣的先生独坐园中静谧地凝望着云舒剑,尚还能从此回忆起往时某些支离破碎的美好往事,借此聊以□□吧。
我曾经和亲友争论不休的问题是,第二世的方青余,还爱着李庆成吗?因为亲友觉得方青余下辈子也在等着庆成,一开始我觉得虽然的确是下辈子扶峰跟许凌云是有年龄上的差距,方青余可能是真的不会再是想得到李庆成的爱了。因为包括当方青余一开始喜欢上李庆成的时候,就是因为庆成给了他,别人没有给他的温暖的一个家的感觉,所以扶峰先生这一下辈子就给了许凌云一个家,更像是一种赎罪式的陪伴。
可是当我再次回头看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句话——
方青余正色道:“你要百子千孙,千秋万代的,定会活到很老很老,到时我先去投胎,你再晚些来,我可就老了。”
我忽然不觉得第二世的方青余不爱庆成了。方青余一直还爱着他。扶峰先生七十多岁左右选择告老还乡的,那个时候凌云被严刑拷打跪在皇宫外,才十几岁。也就是说,六十多岁的方青余才等到了刚出生的转世李庆成。前六十年方青余在干吗?独自承载着上辈子记忆的转世者,客居异乡候着庆成的回来。他一定有期盼过庆成能早点来,一定盼望过能继续陪在庆成身边,就这么等了六十多年。
方青余其实对上辈子是有过介怀的,介怀他自己。因为他心里清楚,一开始弃下三万大军去找庆成的事,在庆成心理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后期李庆成的患得患失导致曾经不断追问着方青余,“你为什么叛我?”这不仅是庆成心里的一道刺,也是方青余心里的一道永远迈不过去的关卡。以什么为节点?以李庆成自断小指为保方青余那段剧情过后,方青余从那以后变成了一条狗。从此变成了李庆成真正的下属。一直到最后战死沙场为止,方青余不断地在为他自己“赎罪”。
李效想了想:“听完扶峰先生的书便走。”
许凌云说:“快完了罢,虞通略已到成祖登基的三年后了,自归京到御驾亲征的中间那段,先生都没有批注过。”
李效闭着眼,问:“为何?”
许凌云的声音很低:“不清楚。”
在第二世扶峰先生与许凌云轮流给李效讲的那本《虞通略》中,扶峰的批注是红笔,许凌云的批注是黑笔。文里提到,在李庆成的皇帝时期,方青余对自己功过不加一字批注,唯有身死之后,给自己前世种种加了最后一句批注——一死了却平生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前世的方青余这样的走的壮烈、洒脱,也许死亡是他给自己这辈子赎罪澄清的唯一方式了吧。我甚至觉得他是不是隐隐有些期待下辈子的早些到来,这样就能以崭新的面貌与堂堂正正重新站在庆成面前。可巧,李效刚把前世方青余的故事看完,扶峰先生便也驾鹤归去了。两世的脉脉柔情,自此消散于天地之间,文曲星归位。
关于方青余和张慕两个人的定位。张慕与方青余两个人虽然是情敌,但却迷之和谐。所以我说鹰奴其实带给我的感觉还挺特别的,因为类似于这种有情敌的情节,一大部分剧情都是斗得你死我活,而他们两个却能够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点。包括最后在第一世方青余身死的时候,张慕去确认尸体,以及当李庆成确认方青余真的死了之后的沉默,张慕在一旁陪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这里看得出来,张慕非常尊重庆成选择与方青余之间的感情处理方式。这种细节真的真的十分重要,小非哥总是非常擅长于把刻画人物描写的角度投射在这种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却起着关键性作用的细节上。
最后聊聊李庆成。
我非常喜欢李庆成这个角色。狠辣又真诚,狡黠又孩子气。
我曾经跟亲友讨论过,我说许凌云的状态才是最接近李庆成最本真最原始的性格的状态。年少时期的庆成他爱玩儿也爱闹,写作业还要青哥代笔最后还被皇帝发现了哈哈哈。包括为什么17岁的张慕会这么上心6岁的李庆成,以至于未来的十几年都要去跟随庆成的原因,在张慕的回忆中可见一斑。而且通过李庆成自己的一个回忆,他自己说过,在他懂事之后,他曾经想向张慕示好,也想要让他跟方青余一样的关系,但是张慕实在是太寡言了,他不知道怎么去表露自己的感情,所以他就避而不谈甚至干脆回避。导致少年庆成在张慕那里一直碰壁,一直“吃不到好果子”,于是干脆弃之不理,转向温柔耐心英俊潇洒的方青余那儿去了。
皇帝人设的角色感情线虐是铁板钉钉的事。而且庆成他天然背负皇族复兴的责任,所以李庆成一方面在压抑他的天性,一方面要去建立他自己的天子威严。但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在庆成的皇帝时期,他还是保留了性格上的狡黠以及孩子气的地方。但是他在最后选择跟张慕私奔的时候,他是怎么做的呢?他首先确认的事情就是在他离开皇位的时候,天下要太平稳定。他几乎把所有事情都一一安排妥当之后才离开。哪怕他心里有多渴望着和张慕回归柴米油盐的生活。还有李庆成后期,其实一直都在跟张慕有一种暗暗的在较劲的感觉。他想要听到张慕开口承认自己离不开他,想要看到张慕示弱的样子,这样才能让自己在这场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役”中不至于落于下风。甚至在过度偏袒鹰卫队的行为里,也是一种在悄无声息地彰显着李庆成自己对这份感情的重视程度。暗中较劲的李庆成,孩子气十足。
李庆成人心狠手辣是真的,他对别人狠,他对自己也狠。我觉得这个不用再多说了,包括他单挑匈奴王,自断小指赢取下属信任,包括以及他在积攒赴京实力时上耍的一些心机等,都是他性格上的十分出彩的地方。是一个十分聪明灵慧但不乏腹黑心计的,成功的帝王人设。(补充一小点,李庆成其实真的并不废柴。在皇宫大火逃出生天后醒来后,李庆成就已镇定地想好了未来的计划与走向,虽后来有张慕与方青余的辅佐,但张慕也曾吐露过一点就是,李庆成有今日的成就并非依仗张慕,而都是缘于是他自身的聪慧。包括在夺权之路上,对下属的忠心的各种试探与利用心机等剧情都能看出。)附上一句我十分喜欢的庆成一句话,把他的性格展示的淋漓尽致——
李庆成笑道:“我这一辈子,就是在挖空心思,怎么能既当□□,又立牌坊。”
还有一个点,就是在李庆成最后选择放弃皇位,选择跟张慕私奔的时候,张慕问他那方青余怎么办。然后李庆成就说,别扫兴,不是还有下辈子吗?(而且实际上,我真的觉得这里的庆成其实就是在敷衍张慕。在那种情况,他对张慕的爱意到了一种难舍难分的状态下,张慕还要提一嘴儿情敌,庆成肯定是先打哈哈过去,以后再说。但请注意,我这里并没有说庆成不喜欢方青余的意思。)其实庆成他这么说是因为,他以为他这辈子可以真的和张慕成成功厮守一辈子。然后幻想下辈子再补偿方青余。但实际上结局如何?他们刚跑出来还没多久,张慕就死了。天哪,对庆成来说真的是一个十分致命的打击。刚计划好未来马上就要能和爱人过上一起柴米油盐的平凡生活,不用再算计人心的时候。结果张慕猝不及防死在了他面前。所以在这种被巨大的刺激下,李庆成毅然撞墙殉情。所以下辈子许凌云才这么执着的想要去找到张慕的转世,哪怕张慕完全没有前世的记忆,他也毫不介意。
所以第二世,许凌云才会这么对李效各种献殷勤各种示爱,什么都好。他就是很想再重新追求张慕,渴望张慕能够再爱上他,以来弥补前世未完成的愿望。以什么时候为转点呢?就是在许凌云情难自禁去偷亲李效的时候,然后猝不及防被李效推倒撞到头,从而导致了一系列的蝴蝶效应,最后连儿子(海东青)都死了。先前他这么热情地对李效,这么笑脸嘻嘻地同李效说话,不过是许凌云还幻想着,眼前那个人是他的慕哥,无论如何都不会同他生气的慕哥。从那时候起,许凌云才猛然从美梦中惊醒,才意识到,张慕成早就死了。
许凌云走出厅外,停下脚步,缓缓道:
“陛下,你还不明白,就算再找到一只海东青,鹰已不再是从前的那只鹰,人也不再是从前的那些人了。”
许凌云终于意识到,不要再执拗于追求这种无望的执念了。从之后,许凌云便开始疏远李效了。还有一段对话特别有意思——
许凌云道:“成祖忘却前尘时,张慕找到了自己的心意,成祖记起前事时,张慕又迷失了自己。本来得不到的东西,他得到了,而后又失去了,换了陛下,陛下会如何做?”
李效想了会:“他忘了自己还是个侍卫。”
许凌云苦笑,点头道:“无论他做过什么,地位有多重要,归根结底,最后也仅仅是个侍卫。他曾经一度忘了这点,执着地想要更多,陷在一团乱麻里出不来……”
李效说:“若是孤,便该回去当个侍卫,一切照旧。”
许凌云道:“他不懂,所以是个性情中人。”
李效将布浸入水里,许凌云转过身,注视李效的双眼,说:“臣也倾慕你,陛下。”
李效与许凌云视线一触,便即低下头去,专心地涤荡那块布。
过了许久,李效开口道:“你也不懂。”
许凌云:“我曾经懂,后来不懂,现陛下这么问,我又懂了。”
李效曾和许凌云谈论张慕的感情状态。李效说张慕不懂,身为侍卫,不懂分寸。同时也在暗示着许凌云,身为侍卫,要懂得分寸。许凌云的回答耐人寻味。他曾经能明白。在他年少时张慕所处身份限制,导致了有对李庆成的分寸距离感。后来长大之后张慕偶然拥有了能表达爱慕之意的机会,于是便抓住机会不想离开,忘记了作为侍卫的本分。可等李庆成当上皇帝的时候,张慕却退了回去当侍卫,导致了皇帝时期的李庆成百思不得其解,才与张慕暗中较劲数年。到了第二世,等到许凌云真正当了鹰奴,和“张慕”身份对调的时候才切身明白,身为侍卫,要有分寸感在哪里。同时也暗中回应了李效的警告。至此这才使许凌云真正的死心了。(这个心结直到《鹰奴》番外《南柯记》结尾才真正解开。)
所以回归最初的问题,李庆成到底喜欢谁?我不想做一锤定音的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没有必要非得分个胜负。但我想肯定的是,李庆成爱过方青余,李庆成也爱过张慕成。
最后的结局李效仿佛踏上了和李庆成最后同样的道路,但我却觉得李效在不吃醉生梦死的前提下是不可能再度爱上许凌云的。因为正文结局实在是太过意难平,我甚至不知道活下来的与故去的人到底哪个更让人感伤。如果没有李效最后吃下醉生梦死,许凌云的余生要怎样抱着过往的回忆徐徐度过,我不敢想。好在最后有番外《南柯记》的续上,感谢小非哥救我狗命。
我当时在看完一口气看完《鹰奴》的时候,(当时没有看到番外,是后来买了实体本后才补完的番外。)长叹一口气后,久久不能释怀,仿佛闭着眼情节还在眼前历历在目。《鹰奴》的确是一篇十分优秀的古风宫廷侯爵文,是我在补小非哥其他文时没有过的新鲜体验。无论从人设、剧情、双线并行的框架构造以及各种伏笔的巧设都十分完美,无可挑剔。哪怕放到现在也毫不损色。就像喝了一杯已经凉了的苦茶,入喉刺骨但却余韵悠长。凛冽笔锋勾勒出一幅幅瑰丽艳绝的锦绣山河,淡漠的笔调刻画出一个个各具魅力的角色。张慕、李庆成、方青余、许凌云、李效、扶峰先生……等角色支撑起了一整个恢弘壮阔的前世今生的故事。《鹰奴》的刀不在明面上,我看文从不为死亡而流泪,只向壮美瑰丽的悲剧投诚。细细想来,虐到我的往往不是谁死了的剧情,反而是一些似乎是无足轻重的细节最为诛心。譬如扶峰的遗物包,譬如埋藏张慕的刀的泥地位置上的枯枝,更譬如张慕上辈子最后一句未说完的话。
《鹰奴》实在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经典佳作。十分值得反复回头看,每字每句都值得推敲。成功的做到了小非哥在一次直播中说到的,成功地让一部作品拥有更长更好的阅读体验。也许几年后的我再拿起它,会有不同的新的感想也说不定。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好像也没什么时间线和逻辑,感谢所有愿意看到这里的人还不嫌弃我的啰嗦。
因为还是首读,想保留一些最初的想法才一时兴起写下见解,之后一定会去二周目的。所以也许分析地有错或者有朋友有其他不同意见的地方,欢迎一切相关的剧情讨论,谢绝争论。解读没有对错之分,但希望能彼此尊重~鞠躬。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神仙长评  发表时间:2020-02-18 02:50:18
哇抬头仰望泪流满面受我一拜!
[2楼] 网友:大唐门面李景珑  发表时间:2020-02-19 16:17:25
这个长评厉害了(? ??_??)?
[3楼] 网友:stop小小狗  发表时间:2020-02-21 00:03:48
这个长评太厉害了,全都戳中我心里的点了
[4楼] 网友:爱吃蔬菜爱看rou  发表时间:2020-02-28 23:18:53
长评太太太太太厉害了,完全说到心坎上了。我第一次看这篇和第二次看间隔了五六年,感觉确实很不一样,自己的心态不一样对角色行为解读也差了很多。
[5楼] 网友:小草草鳄  发表时间:2020-03-06 13:38:18
个人见解,他们第一世,李庆成是想和张慕一起死的。后来没忍心。李庆成把丸子封了,想让方青余找个机会给自己和张慕一起吃下去,结果方青余死了,但是知道他有来生记忆,那么投胎也会比他俩早,所以还是交给方比较好。毕竟方爱庆成,有君臣爱,就不会因为私情违逆他,给他比较放心。
第二世,方青余二周目转成扶峰了,李庆成二周目还记得,当然还是让皇后拿出来给方二周目,继续完成未尽的心愿。我始终觉得李庆成的心愿是和张慕两人能有生之年达成步调一致,毕竟张慕二周目说“孤还是未曾喜欢上你”时李庆成二周目心态超好,说“没关系,来日方长。”
  • 评论文章:鹰奴
  • 所评章节:77
  • 文章作者:非天夜翔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20-02-17 16:4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