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鹰奴》

作者:流白

我也不知道评论有没有被吞,太难了,我太难了
评《鹰奴》 (又名:好好学习,争取成为合格的《鹰》学家)
《鹰奴》的文评是我一直想写但并不敢写的东西,生怕自己曲解了原作,或者为了强行解读毁了它在我心目中本来的样子。
所以写这篇文评大概犹豫了一整个暑假,期间断断续续又读了一遍,终于觉得自己可以稍冷静地阅读了,才敢开始动笔写。
先从剧情线开始写吧,理清一些看了很久才看懂的明线暗线。(大脑容量有限,如果有任何bug欢迎指正)《鹰奴》从故事刚开始就在下棋,下到最后所有的线索都完美的闭合了。分几个角度讲讲
朝堂:
□□时期:□□李谋建国时,与他交好的主要有几员大将:韩沧海(庆成小舅)、唐英照(唐妃哥哥、唐鸿父亲)、张孞(张慕父亲),李谋登基之后还有当朝权贵方家和西川大户孙家。在故事开头李谋中秋夜一场大火烧死了大部分开国功臣,李庆成出逃,方皇后把持朝政,这个过程中朝堂势力重新洗牌。
成祖时期:张慕带李庆成出逃,得到方青余和唐鸿的辅佐。在西川时又用计得到孙岩的支持,之后转战江州与韩沧海会合。李庆成为方青余割断小指后,四叔李巍投诚。最终一举剿灭方家势力。
李效时期:李效时期的故事并不复杂,多半个朝廷尤其是言官都是林懿(女林婉,徒亭海生)把持,只效忠李效的只有唐鸿后人唐思(御林军)和许凌云(鹰奴),但亭海生并不是受林懿把控的言官,自有其风骨在。太后待产时由于受到当时皇后暗害,曾逃至许家待产,和许夫人同时生产,孩子被扶峰交换,五年后许家遭到抄家灭族,后又平反,许凌云上京参加武试,成为鹰奴。
方青余之死—匈奴之恨:
匈奴受□□离间,分为东匈奴和西匈奴。开始西匈奴勾结方家,方家意图借匈奴人之手除去辽远将军。方青余在率军征讨匈奴时为寻找李庆成下落,伪装成战死脱逃。之后李庆成设计,令士兵随意斩杀匈奴人亲眷引匈奴人出兵,并于郎桓击破,斩下西匈奴王阿律司一臂。李庆成归朝之后,东匈奴本有投诚之意,朝廷主战主和两派争执不下,此时东西匈奴受到匈奴公主沫沫贴摩尔游说,共同攻打大虞,而朝中受孙岩把控,一味主和,扣押了粮草不发,最终导致方青余遭受围剿战死,李庆成为此誓要屠尽匈奴。至此,匈奴与汉人的利益之争彻底变为国仇家恨。
张慕成之死—李巍谋反:
李巍谋反这条线几乎是从本文刚一开始就埋下了,李庆成出逃之后,方家把持朝政,李巍将女儿嫁给他认为可以代表方家的方青余,不料方青余满心只有李庆成,在出征时伪造战死假象,导致自己的女儿为方青余殉了情,这里埋下了他对于方青余的仇恨,以及他本身的投机特点也通过嫁女儿得以窥见。在出逃时李庆成也曾说要去投奔四叔,直接被张慕一把大叉划掉,表明他不会管庆成。后来李庆成准备去征讨方皇后时,李巍带兵来要求他交出方青余,李庆成以自己小指还了他的切肤之痛。但这里估计李巍是不可能满意的。后来李庆成广开言路设立上谏箱,有人投了弹劾张慕谋反的信,最终被查出是李巍的人。在张慕带庆成逃走时,被李巍招揽的刺客追杀,并最终身死。
之所以写这么多剧情相关,是因为看书时发现,仔细看看剧情线,十分耐琢磨,有时几乎一字值千金,比如说泰安郡主的一段:“泰安郡主自小习武,独守空闺,后毅然出走,女扮男装参军,前往边陲寻找夫君下落,于销骨河畔寻得方青余尸骨,恸哭三天三夜,血泪染红销骨河,最终沉江自尽…”
这是泰安郡主在全书唯一一次出现,不过寥寥数十字,交代了她的全部性格、感情。除此之外,通过几个传说、几件旧事,不需要更多的篇幅就架构起一个架空王朝的历史,丝毫不显突兀,甚至有时会让人觉得:这似乎应该是中国古代哪个朝代流传下来的野史轶闻。譬如泣血泉与靖云公主的传说我就真的去搜过(手动捂脸)
说完这些,就要说人物了,剧情线里这种“微言大义”的笔法可以一直延伸到人物塑造里来,一个一个细节仿佛一根根线,最终织成密密的绸。说起人物就必定会更主观,爱恨、贤愚、功过,这些都是读者会产生立场的东西,而我也只能全凭喜好,并不能客观,甚至不愿客观。
张慕成:
写这篇文评的时候翻自己以前记下来的东西,我说他大漠一般,苍茫、壮阔,而“哑巴”这个身份却又是多么适合他。今天再看突然有点懂得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慕哥的感情藏在他不说的那部分里。
通篇我所记得的,张慕直接表露心迹的只有两处,一是他对庆成说:我也倾慕你。二是他对庆成说:不是那样,你只要说,慕哥,去给我把什么事办了,我会心甘情愿地去。但你想的是,这事让哑巴去办罢,不能叫他哑巴,得叫他张慕,他才会死心塌地的为我办事。
其他所有,几乎都像是在打哑谜。
孙道士问张慕,为什么对李庆成死心塌地,他说:“因为,我叫张慕成。”
从名字开始就全然把此身交托出去,从此以后再没有自己,死是为了他死,因为活着就是为了他活着的。
我之前也常想,为什么是张慕而不是方青余?试图从他俩身上比较出点什么来。最后我看到夜奔终了,对着那玉璜,李庆成喃喃道:“怎么得来?”张慕:“命中注定的。”
还需要再问吗?不需要再问了。
方青余:
黛山弹铗。这是17年清明小非哥在微博发的。“弹铗”说的是孟尝君的门客冯谖由于受到冷遇便弹剑放歌,后才得到重视。一比喻有求于人,而比喻由于受冷遇而心怀不满。当时看了心里一懵。
我本来是不站青哥的,后来越看越不想比不想选。“黛山弹铗”,我更愿意解读成“士”,士为知己者死,如同方青余终其一生都在渴望李庆成明白他的心意。他说:“你可对我打骂,只要你开心…”“但不可令旁的人折辱我,否则现在便死在你面前。”李庆成给他一拳,他就真的不躲。他说自己不会叛,就真的战死沙场。
他对别人都无所谓,从不交友,孤立无援,归朝后又刻意与众人交恶,十足的浮浪。所说的话亦真亦假:李庆成让他和张慕换防,他笑着说:诸位大人,千万记得陷害方某。如果说张慕的真心若愚,那他的真心近伪。所以最后李庆成发了疯般要找到那个“叛徒”,是多么大的悲剧。
后来第二世,他成了一个和从前完全相反的人:满朝的人无一不敬他,李效依赖他,许凌云在他身边长大。可是他竟求也不求了。死时他写:一死了却平生事,赢得身前身后名。仿佛是再也不痴了。
终究是存了半分私心:他给李效的孩子起名承青。承青,承庆,海东青。也说不清是私心还是什么。
还有一些我很喜欢很喜欢的片段:
是时只闻希声唱道:“冤家,冤家,一池秋水冬来化雪,雪里融着你,泥里融着他…”
……
再眨眼时光阴荏苒,张慕说不清前头等着的是什么,有时他甚至想伸出手,拉着走在前头的李庆成的手,让他转身,不再朝他的龙椅,朝他的京师走。
宁愿安安静静,抱着怀里的人,在路边坐下,编个草蚱蜢,摘朵花,小声说说话,坐一辈子。
《鹰奴》每卷都以戏文作结,所以一度以为这两句词是哪部戏里摘出来的,心里被击了一下—竟然如此贴切,无论是意境还是什么。后来去搜发现是小非哥自己写的。一时间感觉仿佛是并骨处下起了雪。而此时李庆成还远远不知道自己是雪里的人。唱曲儿的小倌叫“希声”,也耐琢磨。
后面两段恰贴了后来李庆成问张慕的话:
“咱们要什么时候,才能面对面地站着,肩并肩地躺着。”
“等你走下来的时候。”
“从哪里走下来?”
“龙椅上。”
“然后呢。”
“然后不再回去坐着。”
……
“待我把东疆平了,现世安稳,慕哥你就抱着我……从太液池边跳进去,咱们循着水路一直游,游出城去,能么?”
我之前一直觉得,张慕和庆成的悲剧,在于这个幻想本身的荒谬,后来再看我觉得,他们的悲剧,在于花了半生,最终去追寻一个早就已经实现过了的梦。或许二者兼有,或许还要更多。
最后(流水账读后感):
看《鹰奴》很爽,但也是一种磨难。我不是看书慢的人,却花了将近两个星期才读完。原因是吃饭的时候不敢看,因为看了就吃不下去了,睡觉之前不敢看,因为看了就睡不着了。
四十万字,在小非哥的文里不算长的,但四十万字也可以写大架构,甚至十足像极了一段历史。要做到就得铺好了线索,让每一个字都是有意义的。有时这文字甚至太爽利了,剜的心脏都是疼的。像我在看后半段时几乎喘不过气来,三个人此时都到了一种发痴发癫的地步,笔触却可以压得这么平静,仿佛就等着最后那一击。
看文期间偶然翻出了之前保存的小非哥的访谈,看到说耽美圈子变化这里,他说:“耽美早期是悲剧性、震撼性的故事,讲究‘虐、美’,没有复杂的人物,却有少量而复杂的人物关系,设定较简单,后期篇幅变长!人物趋向于群像。”我当时心想:诶,这不一个是《鹰奴》,一个是《相见欢》么?这两本书一个没能大火(和写文的时期也有关系),一个火了却又遭到很多的争议。但对于我来说这两本是我的top2。
老实说如果鹰奴在文案里写了避雷我是绝对不会看的,因为几乎全是我的雷点,但是神奇的是,我现在最喜欢的几篇耽美几乎都是“如果给我避雷我一定不会看”的那种,可见一来文笔大过天,二来看文需要缘分。
之前直播的时候小非哥也说,“耽美”是悲剧之美,一种撕裂的美。我深以为然。
人对于悲剧的共鸣要远远大过对喜剧的。而《鹰奴》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的悲剧内核属于中国。
如果把剧情线挑出来,单把张慕、方青余、唐鸿等人视作人臣,就是个忠臣良将的故事,忠君还是忠民,还是忠国、是战是和、帝王心术这些都是从头到尾一直在讨论的问题,小时候不懂给信陵君送行,侯赢为什么要面北而死,长大才算懂了一点。
看感情戏呢,那个“痴”实在太像中国人都会有的一种特质了,方青余的痴是藏起来的,张慕的痴是藏不住的,各自代表了一种典型。而最后看到李庆成的魂忘了自己,流连人世不去,脑海中不知怎的就蹦出《牡丹亭》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放到现在是大俗的话了,然而还是想说)
最后张慕与李庆成要逃出皇宫,终究还是要跳出皇权这个框了,悲剧性也差不多要到达了顶峰,在这个逃离—回归—再逃离的故事中,也许悲剧就是在拼命回宫的过程中原本的价值被一点点撕毁了,待它重建起来的时候,却蓦然发现那不过是自己曾经拥有的。
最后的最后:不知道《鹰奴》这种故事以后还会不会有,但《山有木兮》真的可以有,请尽情地在精神上虐待我吧!(疯狂暗示)
祝小非哥平安、健康、开心,许愿给中秋节的月亮了~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月落霜华  发表时间:2019-12-30 23:52:23
其实这是一堆废话。。
看了你的评论,不太敢看下去这篇文了,也只看了一点。真实世界里其实没那么苦,可非现实里也接受不了沉重。其实我感觉它不算传统的常见的那种网络虐文,只是它写的太真实,太沉重了,就显得虐。其实现实世界里的同性恋又有几个是幸福的呢,我们看多了小说就好像现实生活中同就是这么简单,这么幸福。可其实他们很压抑。早时候尤甚。我也总觉得要当作者就要好好的正经的写一篇文,可是真正经了,好多人却又接受不了了。总感觉现实生活里大家总是按一个套路活着,浑浑噩噩。谁要是说这样不对,大家就觉得你异类。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可其实大家宁愿病着,也不想吃苦。你认真你就输了,不是吗?大家都这样,不好吗?谁需要你的清醒? 于是就这样了。这样吧,有谁会知道呢,又有谁会管呢?有什么用吗? 。就像是我明知我应该看一点别人用心写的文,可我碰到了它,我还是不敢看。?就像是网络上戾气冲天,难道没人知道骂来骂去长此以往是不好的吗?这种行为影响的不止对方,还有大家所处的大氛围,终会影响到所有人,以及自己,国家,社会,家庭。对比一下近十年,察觉不到改变吗?谁理了?大家都这样不好吗?也像是近几年的人与人的关系,就好像男的就一定要包容女的,谈恋爱就一定要男的给女的花钱。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只有平等关系才是使两人关系长久的基石吗?现在大家谈恋爱好多只是玩儿玩儿,热恋时山盟海誓感觉可以一辈子 ,但其实几年就能忘。于是大家都这样吧,从社会整体上看大家都不愿再交心,成家,一辈子,闪婚闪离,不在相信爱情。又于是大家心底都是向往这种爱情的,于是就寻找外物寄托,比如看小说。沉溺于小说的世界,不好吗?真实的总是不好听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啥,看了你的评论有感而发,。。艾,不知道在说啥,一堆。。
艾,写到半截失踪了,重新写了,我恨晋江。艾。。?
[2楼] 网友:white  发表时间:2020-01-06 00:10:07
回1楼的姐妹,其实没太看懂妹子后半部分的内容啦,但大体可以理解~其实一来没有必要太把网络世界的东西当真(尤其是社交网络),社交网络是个需要不断表达自己以获得关注的地方,而表达自己本来是很困难的,但社交网络把它变简单了,比如贴标签、扣帽子之类的。社交网络上人们的情绪是比较夸张甚至极端的,回到现实看看,也许其实大家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急躁和病态呢?很多黑暗其实和我们本无关系,我们也无需负责,既然自己已经过得不太开心了,又何苦忧天下之忧呢?先让自己过得好、过得幸福,再帮助他人过得幸福才是合适的顺序呀。至于读书,既然本来就是私密的体验,就不必在乎别人的评价,一件东西永远都是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没必要强求别人喜欢,也没必要因为别人批评就不喜欢鸭。
还有现实生活中的同,其实同异一样,有过得幸福的也有过得不幸的,关键还是看对待爱情的态度和自己的经营上。比如我身边的同志朋友们一个两个都跟对象过得可好,我直女单身狗一只也没有人喜欢(哭哭)。
关于《鹰奴》,其实鹰奴虽然是虐文但是是“美”的虐文,如果喜欢看虐文就看下去,实在不敢看也不用强求自己嗷,看看甜文也一样香的!
[3楼] 网友:white  发表时间:2020-01-06 00:11:51
其实我回过头再看这篇评论也觉得自己好憨憨啊(手动笑哭)
[4楼] 网友:萧策安的蓝帕子  发表时间:2020-02-07 12:14:31
评的太好了
[5楼] 网友:一氧化二氢  发表时间:2020-02-11 05:30:00
是的~感觉你说的很好啦
[6楼] 网友:七*  发表时间:2020-02-14 12:52:31
由于发评人近期被投诉删除评论过多,该回复暂时折叠  【点击展开回复】
[7楼] 网友:十年灯  发表时间:2020-03-21 11:59:19
这一楼都是大佬,【跪了.JPG】
[8楼] 网友:月落霜华  发表时间:2020-06-19 23:50:21
谢谢三楼啦~
[9楼] 网友:一兮千千  发表时间:2020-10-28 13:38:16
留个记好看完再来看评
[10楼] 网友:西柚柠檬  发表时间:2020-11-22 20:33:30
留爪
[11楼] 网友:西瓜吃阿齐  发表时间:2020-11-23 12:47:21
看到这个评论我对剧情的复杂程度感到了一丝害怕
[12楼] 网友:衍秋  发表时间:2021-01-03 06:09:48
写的太好了
[13楼] 网友:李渐鸿  发表时间:2021-01-05 13:14:47
说的好好
  • 评论文章:鹰奴
  • 所评章节:2
  • 文章作者:非天夜翔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9-09-05 20:4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