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奥古斯汀

作者:普朗克船长

不知道这是第几遍刷《战起1938》了,手贱刷了下评论区,喷奥古斯汀塑造平平庸乃至更过分的言论真是气到我倒仰。
我实名制反对说“奥古斯汀设定为男主很讨巧,但他的形象塑造粗糙,远不如海因茨比不上凯泽尔。他有穿越的金手指但除了作为秦恬最好的选择外没有任何意义。”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我能看到奥古斯汀身上不同于海和凯的其他魅力——那种“虽千万人吾亦往矣”的悲剧性。
我不能说奥古是一个纯粹的中国人或者是德国人,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的价值观在现实与后世中试图找到平衡点,但必然充满了矛盾与纠结。他生活在战败的德国二十年,面对的是与此前浑浑噩噩生活完全不同的二十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拥有了曾经嗤之以鼻的信仰,让其成为在陌生时空地狱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动力。他很自然的对这个终将走上罪恶之路的国家充满忠诚,一如作为一个中国军人的时候他忠诚于中国。
他是罗桐,但他也是奥古斯汀。
二十年,生死离散之痛作为他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于是他为了他的信仰,为了他的祖国染血。一往无前地走上了那条必将失败的道路。
“一个士兵如果不两手沾满鲜血,他该怎样向祖国证明他的忠诚”
“吾之荣誉即忠诚”
战争就是一只滚下坡的车轮,一旦开动,除了粉身碎骨和永无止境,永远不会停下。纵然他清楚的明白自从他穿越以来时代给他的身份就是一个悲剧。
他是那样纠结——他是奥古斯汀也是罗桐。一边是现代人的灵魂,清楚地知晓帝国的毁灭;另一边是多年的生活让他已经融入当世,有了亲朋好友的羁绊。对于此世的奥古来说,二十多年前的那个中国人“罗桐”更像是一个渺茫的梦境。在铁血与忠诚的生活中,他有关中国的记忆是那么飘忽。我不禁去想,如果奥古是独身一人,在过去与现实的夹缝中挣扎,他又将是一个怎样的悲剧。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他的同乡。奥古和秦恬,是在这个血与火的时代里彼此的心灵道标,是这个糟糕年代中彼此唯一一件让自己不再悲观的事情,对于彼此来说,他们是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
晋江的评论区里多少人在质疑奥古和秦恬的感情是不是爱情,有多少人在期待换男主让海因茨上位,但我却恰好认为奥古和秦恬水到渠成的故事,让这篇文从绿晋江众多小言中得以脱颖而出,成为一个描绘那个时代的现实向故事——我实在难以想象秦恬那样的姑娘会和海因茨和睦相处甚至走到一起,除非这是一个你侬我侬的玛丽苏爱情故事。
奥古和秦恬的感情确实有着“钦定”色彩,在这个角度上,他们不是会受到晋江众多读者欢迎的情侣。但在真实的世界里,他们是恰好相合的两块拼图、两片一模一样树叶,是最合适彼此的唯一。在战火之中,两个真实年龄已过半百的老人直接迈进了老夫老妻的阶段,掺杂了亲情和友情的爱像天鹅交颈,是彼此的慰藉。
如果是海因茨和凯泽尔是疯丢子所希望对那个年代悲剧特质能体现,那么我认为奥古和秦恬一个经历了整个时代、另一个直接面对战争的洗礼,两个人共同构成了当代人在那个悲剧时代的自我审视和对时代的审视。
故事最后,他们已经老去,但他们曾经将生命燃烧在世界上最伟大也最丑陋的事情上,我看到他们的灵魂在最炽热的焦土上盛开。
  [回复]
  • 评论文章:战起1938
  • 所评章节:101
  • 文章作者:疯丢子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05-21 20: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