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章

作者:张灼灼

出了门,两人发现并没有很多人在公共区域,高正被炸死的地方,盖了一张白色的床单,空气里还是有若有似无的血腥气。
只有成路、李诗韵和崇新静在。
张以幽打开一张椅板,问道:“其他人呢?”
成路回答:“不知道,睡觉呢吧。”
他的室友刚刚被炸死在辨认点那边的角落里,他没什么心情待在本来应该有两人的房间里。
李诗韵和崇新静是一个房间的,两人正在聊天,不过看表情,都很勉强,在这种环境里面,说说笑笑肯定很困难。
“他们什么时候进的房间?”周弥生问道。
“你们两个走了之后,大家就都陆陆续续回去了。”成路道。
“把他们叫出来吧,虽然那个声音说我们有20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是谁知道这个时间里面杀人算不算下一轮,万一有人趁这个时候要动手,真是措手不及。”周弥生边去敲门边解释道。
他敲的正是邱子冉的门,狭小的车厢没有地方处理小女孩的尸体,还横尸在她的房间上铺,不知道她怎么能在里面待那么久,虽然说外面有一团碎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没有人应声。
周弥生又敲了三下。
张以幽眉头皱了起来,邱子冉不会出事了吧?周弥生也太乌鸦嘴了……
“邱子冉,如果你能听见回话,再不回答我踹门进去了。”周弥生提高了声音。
还是没人应声。
周弥生不再犹豫,抬脚直接把门踹开。
邱子冉就坐在床头发呆。
张以幽松了一口气。
周弥生走进去把人拽出来,按在一个椅板上。
“你在这里思考人生也是一样的。”他说。
张以幽无语,这人真的一点也不会说话,一个10多岁的少女,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他不能温柔一点吗?
接着周弥生又去敲了冯兴和白静的门,他直接喊道,“冯兴,你还活着吧?”
张以幽再次无语。就算他们怀疑白静是幕后真凶,他用得着当着所有人面这么怼人吗。
门开了,白静精致的脸露了出来,弯着一双月牙眼,“先生,没有证据请不要损害我的名誉,侮辱罪诽谤罪了解一下。”
他停了一下,道,“请让开,我要出去。”
周弥生向左撤了一步,撇撇嘴。
冯兴紧接着白静走了出来,两人各自落座。
很好,看来没有人有事。
“为了保证接下来的9个多小时里面没有人搞事,大家都坐在外面吧,想吃东西的把食物拿出来吃。”周弥生说道。
张以幽坐在一边整理自己的思路。其实她不知道要怎样选择,是要保证所有人的安全,第二轮时等那个超自然力量选择一人炸死,还是放任凶手,仅仅保证自己的安全,然后尽全力推理出凶手,当然,如果凶手能自首是最好的……至于成为凶手的选项,她想都没想过,当了20来年的好公民,她不是很想双手染上无辜人的鲜血。
说实话,保证自己安全然后推理出凶手是比较好的选择,毕竟经过一轮的洗礼,她对流程也稍微有了一些见解,还是有一定的自信可以找出真凶的,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时间在紧张的氛围里过得很快,大家跟自己房间里的人聊聊天,很快就16点了。张以幽中间回房间拿了食物,第二次食物出现是下午13点。
她默默记了一下时间,虽然不一定会有用处。
到了时间,不知道谁先说了一句,“四点了。”所有人本来萎靡的神情都振作了一下。
“咳。”白静清了清嗓子,“从现在开始,第二轮开始计时了。想必大家都想过了,其实最简单、牺牲人数最少的方法是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等待第二轮结束,让命运决定生死,这样大家也不会互相提防,战战兢兢。然而凶手绝对安全这个设定……”他短促地笑了一声,“而且还有最低8小时待在自己房间的规定,也就是说我们不可能一直聚在这里防范有人杀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弥生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所以大家自求多福吧。”白静笑了。
张以幽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白静说完话,走到成路身边,低声说了两句,成路点点头,站起身跟着白静走到了卫生间,两人进去了。
……
“他们在干嘛……”崇新静吐槽,两个大男人一起进卫生间什么的,画面很美。
张以幽盯着他们消失在尽头的卫生间,说道:“他们在结盟吧,两个人互相照应。成路房间没人,落单容易被人下手,他又是健身教练,体力优秀,跟他结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是啊哈哈。”崇新静尴尬地打了个哈哈过去了。
“不,落单与2人一间的没太大区别。”周弥生反驳,“杀落单的人,必经公共区域,很容易被发现。而两人一间的,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没有在公共区域经过的凶手人选,那么就是同房间的人。总之,只要公共区域一直有人,凶手一目了然。”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没有想到?”周弥生转头问她,好像颇为惊讶。
“……”她也不是没想到,只是顺嘴一说而已,算了怼着怼着她就习惯了。
当成路和白静从卫生间中一前一后地出来,周弥生直接说道,“为了保证公共区域一直有至少2人,我们来排一个时间表吧。”
白静笑着拍手说:“当然,我同意,先生真的是聪明啊,这样一旦出现凶手,我们也能瞬间知道是谁。”
张以幽经过上一轮,早就不敢小看白静。其实她应该早知道的,那个报纸上的金融天才,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他刚刚分析了半天又说让大家自求多福……她不相信白静没想到这个办法阻止有人成为凶手,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他不想让大家这样做?总不会是他想说,被周弥生给怼回去了吧。
“20个小时分成4份,每组2人,每次5小时,我跟白静一组,值最后一班。”周弥生说。
张以幽再次被他的自说自话给震惊到了,他不会认为他这么一说,别人就会同意吧?
谁料白静直接点头,“好啊。”
其他人自然不会有人反对,于是就这样定下来了。
“如果有人去卫生间,另一人在门口守着。”张以幽说道。这个计划唯一的空子几乎就是去卫生间的这么一小段时间,如果公共区域的两人中一人去卫生间,那么另一人便落单了,很有可能遭遇毒手而无人察觉凶手是谁,如果两人一起去卫生间,那么公共区域无人看守,单独待在房间里的人又很危险。所以她提出另一人在门口守着,这样两人距离较近,谁出事能帮衬一下,而且又能监视公共区域。
她简单解释了一下,大家都表示同意。
最后的分组如下:
第一组:张以幽 邱子冉
第二组:成路 冯兴
第三组:李诗韵 崇新静
第四组:白静 周弥生
“其余时间自由支配。”周弥生总结。
分完组,大家也并没有回房间,毕竟还是人多的地方有安全感,如果不是必须在房间里待满8小时,大家肯定要一直耗在公共区域了。
这种情况下,张以幽也用不着太看着,于是拄着脑袋看着窗外的灰蒙蒙发呆。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