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泽和茨夏之间是什么性质之争?

作者:wangwei_lz

物种之争?种族之争?文明之争?
陈老大认为蒙泽和茨夏之间是两个物种之争。但是就因为就文中所提供的情况来看,却不尽然。
蒙泽和茨夏人在进化上是有同源性的。虽然蒙泽更向猿类,但是茨夏人同样来源于猿类进化,进化上的分别不应该是决定物种优劣的理由。而且文明程度上的差距不但不能作为种族优劣的判断依据,而且更不能用来判别物种。
更别说
故事最开始看,觉得是穿越到了一个原始社会与封建社会并存的时代。故事背景也许更类似于陈老大掉到在战国时代,除了中原地区已经发展的比较好,在中原的边缘还有一些原始的黄种人部落。陈老大落到了这样的边缘地带,这些原始部落远离中原,与未知的地界接壤,于是这些原始的黄种人部落遇到了还在野蛮社会的白种人,为食物之争,展开战争,甚至以对方的尸体为食。其实这种战争,即使在现在的非洲和南美原始部落仍然存在。
虽然从扁查拉的加入以后看,似乎有点象2个时空发生了交错,因为有点象电影“人猿星球”。
陈老大觉得蒙泽“非我物类”,如果是以体貌的不同,语言无法沟通为由,那么理由是不成立的。因为即使战国时的汉人遇到了非洲黑人或欧洲原始白人,样子不同,估计反应也是一样的。
即使把蒙泽以茨夏人为食作为理由,吃人作为蒙泽“非我物类”理由还是不成立的。因为在战乱饥荒情况下,人相为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更别说茨夏人同样也吃蒙泽,说明也不见得先进到哪儿去。
文之初,蒙泽以茨夏人为猎物,双方都以对方为食物,可以说那是两个种族之间还处于野蛮社会,与现在非洲和东南亚某些原始森林里的土著一样,还未获文明开化。那时,陈老大领导部落对抗蒙泽是可以理解的。生存之战,在所难免。所以杀蒙泽,这些血腥都可以接受。
但是行文至今,茨夏和蒙泽之间,在以陈老大这样“现代人”和以扁查拉这样的“未来人”为首领的领导下,已经进入封建社会,双方的矛盾也不在是你死我活的互为食物之争。双方已经不再以人为食物,可以说都已经进入封建君主制的文明社会。那么茨夏与蒙泽的战争,可以视为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斗争。这时,陈老大领导部落对抗蒙泽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蒙泽侵扰茨夏,掠夺人财。
目前看来,蒙泽繁殖速度惊人,也有通过□□和思想控制同化茨夏人的侵向。这样发展下去,双方不但是生存的土地和物质材料之争,还出现了文明之争。
但是陈老大以“非我物类”为由而对蒙泽采取的是种族灭绝式的屠杀,那么就令人质疑了。
如果非我物类就要搞灭绝,无疑与保持生态多样性相背。
如果非我族类就要搞灭绝,那与纳粹又有何两样。
那么是不是蒙泽人就不可杀了?是不是就不抵抗了?
当然不是。不抵抗的后果是惨痛的。
中国北方、东北的游牧民族对中原以及中国全境(元、清)的侵犯,而最惨烈的一次就是“五胡乱华”。司马氏篡夺曹魏建立的西晋王朝在经历八王之乱后,国力损失惨重,虚弱不堪,最终被匈奴人灭国,北方和西域各胡族势力趁天下大乱之机入侵中原,大肆的屠虐汉民,视汉人不如犬狗,史书上记载“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入塞胡族中,羯、白匈奴、丁零、铁弗、卢水胡、鲜卑、九大石胡等部落主体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胡族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五胡乱华时代的中原是汉族的人间地狱,胡族的□□天堂。整个华夏都在哭泣!
诚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纯粹的文明,也没有一个纯粹的民族,但是“民族融合”绝不应该是北方落后民族对中原文明的征服为结局的。历次落后民族对先进民族的征服都是血腥而野蛮的,导致的是整个人类的重创和文明的后退。
那蒙泽与茨夏之争应该怎么解决。
我认为应该一边沟通一边遏制。有点象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呵呵。也许美国所代表的西方文明看待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明,与茨夏看蒙泽一样吧。
既然扁查拉已经懂人类语言,那么也许可以先展开和谈,划定疆域。同时备战备荒,合纵连横,发展和壮大己方实力。一旦开打就要打胜。
这就如同,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一样,在利益受到侵犯的情况下,抵抗甚至反击,都是正当的。
当然现在文中有个问题是目前蒙泽和茨夏之间不存在有明确的疆界。所以两者之争还是主要是领土之争。
但是就扁查拉想征服人类文明的心态,想见陈老大的必然反应,这种斗争又是一种文明之争。
但是如果拿蒙泽“非我物类”为由而对蒙泽采取种族灭绝式的屠杀,这种种族清洗式观点也是非常危险的。作者回复:
我的观点正相反,美国或者西方文明,才真的是野蛮人的野蛮文明,以兽性的侵略为主;
而中国或者东方的文明才是高等智慧种族的文明,以和平共处,包容为主旨。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