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桐桐后游走在地狱的边缘

作者:紫残梦影

昨晚照例又做了离经叛道、光怪陆离的梦。这个梦很长,前面几个事件发生了什么,醒来后就已经很模糊,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是几个不同世界的案子,‘我’都给解决了,之后就变身成了桐桐。我做梦经常会出现自己直接参与的‘我’,或变身成其他人物参与其中,在故事事件里或是主角,或是配角,也有可能是吃瓜的,或上帝视角。这次是由‘我’变身成桐桐这个主角为了寻找四爷,扳倒大boss的故事。故事很离奇,线索很多,画面很诡异玄幻,很值得一说的,但清醒之后很大一部分情节都消失在脑海里了,平凑不齐。本来觉得不说了吧,说了也说不出个具体脉络,但有三四个情节画面实在是印象深刻,很想跟大家分享,思虑再三,还是把记得的整理出来,以供一乐。

故事发生在上一个事件结尾处,‘我’在杂草丛生的荒山里解决了几个追杀的人。天气很热,山林里草丛中都是知了虫子的叫声,身后不远的翠绿草地上一抹红在慢慢扩大。’我‘面无表情,却心情愉悦的快步离开了这里,走向山脚下荒废已久的破烂码头,那里停着搜破烂木船。
‘只要从这水上离开,那些人就再也找不上来了’‘我’想着。
就在‘我’快要踏上船的时候,身后响起纷乱的脚步声,可以听出来人不少,应该是男人,还有一定的实力!随着他们的到来,身边的景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暗淡,失去色彩。‘我’一惊,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只看到走在前面一看不出年龄的男人一身白衣,好像浑身散发着天使的白色光芒。他的身后跟着十数名黑衣男子,就像地狱战士,周边一股阴森的黑暗死气,衬得其他草树都没了颜色!
这一眼让‘我’戒备得连身体也转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变成桐桐小太妹的圆脸,眼里带上惊奇和愤怒,嘴角却翘起一边,露出讽刺的笑,双手下意识的做出自我保护的动作,环抱交叉胸前,双腿却是攻击性很强的一脚在前,身体重心在后,一副二百五的拽样。桐桐知道,这很可能是这次事件的boss了,要找到失踪的四爷,眼前这个人就是线索!(梦里的事件转换就是这么快,在变脸的瞬间就进入故事角色,桐桐与伪父亲相认场景)
boss男人向身后摆手,自己缓步走近桐桐,带着暖色的眼里深处是怀疑。来到桐桐身前,凝视了一会,忽儿一笑,抬起手放在她头上轻柔一下,语带无奈又宠溺道:“我是你父亲”
“哼”桐桐哼了一声,用力把头摔向一边,瞳孔瞬间收缩。周边的景物就在刚刚瞬间由荒山废弃码头变成了被厚厚玻璃墙阻隔开的城市建筑,里面黑暗得犹如地狱!
“走吧”boss男人放下手,向桐桐的身后走去,黑衣人闻声也向这边走来。
桐桐轻咬了下唇转过身,决定跟上:“干嘛去”
男人已经站在玻璃墙的门边上,缓缓打开玻璃门,天使一样微笑道:“欢迎回家!”鬼魅的死气从门开处瞬间冲出……
上面是第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白色和黑色对比强烈,却共存,森冷死气奠定了故事基调。下面是故事情节,由于大部分已记不得,只能说几句大概。这座城市建筑是被围在玻璃圈里的,玻璃墙上不同方向有数十上百的门联通着外界,从城里往外看外面是一片灰暗,门的另一边不知道是什么世界。桐桐进入这座死城后,被安排在了离boss不远处,因此她认识了各种跟boss相关的人物,夫人、助理、兄姐、各种大头小头,和形形色色的通过门到来的人。桐桐明锐的意识到这些人都心思诡异,小动作不断,很可能是各方潜入势力。她决定也加入战局把水搅浑,各种挑拨离间制造混乱,让局面更加扑朔迷离,形势越发紧张。boss的怀疑是没有去掉过的,但他已被紧张而混乱的局面分了神,无暇顾及了。
桐桐在城里多次险象环生的探索线索找寻四爷,危机中总是被死城里黑暗深处的像死鬼一样的人救助。这些人身上有的会有极淡的暖光,有的是眼冒绿光,做事不顾后果像疯子的躲在阴暗处的蝼蚁(这是一座建立在无数死人之上的现代城市,里面生活的人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鬼魅)。桐桐知道了有着暖光的人是自己的同事,但他们已经快要被黑暗吞噬,快支持不住了!而那些疯子,通过一次偶然了解,都是些为自己的亲人爱人来复仇的人,他们的家人因为‘毒’而坠入深渊。他们通过各个门进入了这里,每个门是一条线,链接着能爬进来的线。门后是小混混、□□、小毒贩子、化学人员等等,只要有能力往上爬就能进来。那些潜伏在各方势力的同事也是如此来去的。
在不断的交锋中,夫人好像觉得桐桐似乎对boss来说有点分量,决定在各个大佬来谈判的时候带上,加做筹码。桐桐察觉后假意中套,昏后被夫人带进了城下城‘蚁穴’。‘蚁穴’的地形早已经通过疯子们的点点滴滴的情报汇总到桐桐手里,桐桐通过分析整理绘成图发了回去。在进入‘蚁穴’的瞬间,桐桐突然浑身一软,两耳发鸣,心道坏了,这次是真的中招了(之前每次还没中毒就被桐阎王化解了)。夫人把她带到会议大厅处,走到一个犹如丛林走出来的浑身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男人身后,挑眉看着她的丈夫:“我想这个能让你多给出点利吧”
boss父亲仍然笑得一脸圣洁,连看也没看桐桐一眼:“你们真是做的一出好戏啊!”桐桐的身子被两个黑影支撑着,发鸣的耳朵听不真切,只能偷眯着眼打量,发现在场还有三个不同光色的boss。这一分神,就被推倒在boss父亲的脚前,迷糊中听到,“行了,带三小姐去休息”。桐桐知道他们谈判开始了,只是个机会!被拉起来带走时,在拐角处,桐桐脚底用力下压,一个黑色薄片粘在了地上……
上面这一段模糊笼统,只有后面的一个’蚁穴‘的场景,事实上在梦里斗争过程中惊心动魄,遇到潜伏同事不敢靠近,为疯子们期望的眼神的心如刀割,反正即使是在梦里心跳在加速,心脏都在疼痛。很压抑的梦,只可惜情节太复杂,线索太多,忘了很多合理布局,醒来后的平凡脑无法复原还原了!下面一段是很长的一段在现实和迷幻中相互多次转换的场景。桐桐被两个黑影带到了拐弯后83步到达的套房,按黑影的身高大概差不多50米。一个黑影留在套房客厅,另一个黑影把桐桐带进房间扔到床上后,退到了灯光早不到的阴暗处守着。房里的灯是暖黄色的,这是进城后除了人身上的光,她见到的唯一有色彩的东西。桐桐眯着眼对着灯,慢慢等着毒性减弱,她虽然没有被迷药弄晕,但近‘蚁穴’时着的那一道还是很厉害的,那时纯度极高的毒品。
迷糊的桐桐‘自己’来到了一处瀑布悬崖上,身后是鬼魅在逼近,悬崖下是个月牙湾?的深潭,月牙尖处链接着大海,‘海是蓝的’,她知道那里就是出口!只要能冲出月牙尖的连接处就是星辰大海,就能逃离这地狱!‘自己’找来水边的腐木,整个人趴伏好,稳住,脚用力一蹬,借着水力直冲下深潭。身体被瀑布的水流冲刷拍打,忍着疼痛,咬紧牙,眼睛直直锁定越来越近的深潭,水花四溅…
“啪”桐桐瞬间被脸上感到的寒意惊醒,努力控制着呼吸,侧过身,不能让黑影看到突然睁开的眼睛!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的厉害程度,在这种温暖的环境,还是被迷惑的放松了心神。还好黑影站在了远离灯光方向的阴影里,没有发现。过了一会儿,桐桐假装醒了,但被□□影响得脑子迷糊,身体无力,艰难地爬起来,在房里踉踉跄跄胡乱的走着,手也胡乱抓着身体用力挠。每次走过黑影前,都能感觉到他的紧绷着肌肉,很警惕。
‘要让他放松警惕’桐桐想着,又走了几步,在黑影不远处绊倒,眼睛眯着看着灯,卷缩着身体,胡乱的蹭着地毯…
‘自己’又来到了瀑布上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决定,一再告诉自己要控制住自己,又一次冲下了水,脸又一次被冰冷的潭水溅到…
‘啪’桐桐在寒意中控制着自己的眼睛、呼吸和肌肉。又一次艰难的爬起,又一次一次地晃过黑影前,直到感到对方渐渐放松,一个踉跄,倒向了他。黑影刚抬起手,腰间一轻微刺疼,身体一松,倒了下来。桐桐吃力的扶着他,慢慢放下,喘了几口气,扒下手表,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了,只能挪着到了门边。躲在门缝后,就仅能看到的客厅里,没有发现另一个黑影。微眯着眼判断灯光处,大概就知道黑影站在哪里了,桐桐咧咧嘴呵呵,无声得嘲笑‘他们都怕光’。她好像连眼睛也有点糊了,刚刚拿一下用了太多了力气,需要歇会儿了。头靠着门边的墙壁,闭上了眼睛,左手按在左耳上,仔细听了会耳朵里传来的会议厅里的隐约声,放松下来…
‘自己’第三次来到瀑布上,看着咫尺的远方,心生向往,多美丽的蓝天白云和大海啊,跳吧!‘四爷,你在哪?桐桐找得很累了’…
‘啪’熟悉的冰冷拍在脸上,睁开眼看着灯,左手按在左耳,‘这些boss还很安稳的开着会呢,还不知道‘蚁穴’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围了吧!还不知道城里已经没有几只是鬼了吧!’桐桐解气地想着,又暗暗叹了口气‘你都藏哪儿了’。看了表,胡乱想了会儿,积了点力气,趴在房门边往外看,模糊的眼中好像看到了一小角的地板上有个影子晃过,向客厅门移去。
‘看来这个黑影也不安分啊!都想知道些什么啊’暗道。趁着黑影分神,桐桐伸出小半个脑袋一个眼睛快速环视了客厅,锁定了侧耳贴着门的黑影。伸出一只手,对着门边的黑影弹出一颗想米粒大小几近透明的药丸,迅速缩回,靠在墙边。对着手里的表,心里算着这次醒来的时间,和药丸挥发的时间,累得又闭上了眼睛…
‘自己’第四次来到瀑布上,自嘲了下‘太弱了,一点□□都能迷糊半天’果断得跳了下去…
借着脸上的寒意,靠在墙边慢慢积蓄着力量,再慢慢撑着站起来,心里算着从这边门到那边门,以现在的体力需要多少时间。能不能一秒以内?吞下一颗清凉的药丸,默数时间,5、4、3、2、1!就是现在!桐桐猛一拉开门,在黑影反应过来前无声的串了出去。黑影察觉异样迅速转身,桐桐已经要到他跟前。他刚要动作,身子一软倒下,桐桐快速接住放下,再侧耳倾听,门外没有发现异样。大喘一口气,差点支撑不住摔倒,手扶住墙,抚平鼓动的心跳,仔细听耳朵里的会议情况。过了三四分钟,好像还没什么动静,桐桐的精神又开始有点迷糊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滑。就在桐桐坚持不了要睡去浅,好像听到了冲忙跑步声,和手机铃声…
‘自己’很不甘心的再次站在瀑布上,他们已经攻进了‘蚁穴’,外面的光明将照耀进来,地狱般的黑暗再也无法遁形,那些苦苦支撑的同事们将得到解放,那些疯子们…意识到不对,回头看着逼近中的鬼魅,那些疯子们很可能和魔鬼们坠落真正的地狱。‘蚁穴’已无路可逃,那里所有人都有罪,可是疯子们的罪是为了复仇,只要给他们机会,普照阳光,总会得到新生!‘自己’知道自己现在最紧要的是做什么了,要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找出来,带他们离开那里,接受新的人生!她找来非常大的腐木,对着鬼魅说:“我们一起逃吧” 转身跳了下去,鬼魅们跳上腐木,后面跟了一串拉手拉脚的跳了下去…
清醒来的桐桐一耳听会议动静,一耳关注着门外。会议厅已经越聚越多人,杂乱声中隐约听到大 boss们后退的决定,但他们不知道‘蚁穴’最深处的出口已被封死。门外很快传来急促的大量脚步声,这是通往深处之路,守卫好像早已逃走。关上灯,开了个门缝往外看,不一会儿,最后一个过去的boss父亲根本就没关注一下这个房门,狼狈不堪的身上已经没法维持他那圣洁的光辉,跟从这过去的其他鬼一样黑暗无光。最后也没看到夫人的身影,可能已变成孤魂野鬼了……
下面就是我们的四爷出场了!故事的最后啦。桐桐耐心的靠着墙等待着,直到最后一个脚步远去,谨慎的查看周边情况,才步履蹒跚地走出来,按着来时路往前摸索,心里急切地想着‘找到他们,带着他们一起逃出去’,‘找到!不能让他们死去’。又开始迷糊的精神,黑暗中模糊的视线,不支的体力,和幻听,只有心中的信念支撑着,走出二十多米,陡然撞上了一个有温度的胸膛,极淡的冷香浮动。一下清醒了的桐桐还在算计着如果不是自己人该如何应对,边抬起头来,视线就撞入了那双熟悉的眼睛,那里面有着担忧和欣慰。这下桐桐是彻底放松了,身上的力气卸了下来,身子的重量全靠在了这个安全的怀里,腰部被扶着支撑她能站着,一边脸贴着胸膛听着有力的心跳,一边的脸被温暖的手拂过,停在耳颈后。桐桐看着眼前这人,张了张嘴,无声地唤着“四爷!”,耳边就传来胸膛好像带着愉悦的轻微震动“嗯”,眼里就染上了带着委屈的快乐,极想问声‘你都去哪里了!’
过于放松的心情抵挡不住毒品的侵害,桐桐知道自己没时间想别的了,她还有事情没完成。她急切的用手虚抓着四爷衣服的下摆,用尽全力发出一声信任的低喊:“救人”,她知道四爷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她对他完全的信任。她可以放心的昏过去了。
在桐桐完全失去意识前隐约听到一声肯定的承诺的“好”,四爷轻抚着她的头,安抚着她,让她安然睡去
桐桐睡去了,故事结束,我马上就从睡梦中醒来了。我照常半睁着眼,掀开被子,放下双脚,摸索着穿上拖鞋,没有开灯,就熟练地晃荡去了洗手间,上了厕所出来走到客厅,同样摸黑的倒水,喝了一口,脑子回味起了梦里四爷的“好”,一个字,就是承诺啊,真好!再喝一口,放下杯子,晃回床边,坐下,脱鞋,抬脚上床,躺下要改被子的时候,模糊的看到旁边圆圆胖胖的脸,还发出震天的呼噜声,就觉得,这就是给我的承诺啊,也真好!亲一下胖胖脸蛋,缩进被窝里安稳的睡觉。
对于这段梦和之后起床的描写,动作都很细,也有心理活动,就是对话和情节很少,这是因为我不是在写小说,而是像看个人短片电影,人在动,心理在旁白,却不爱说话,极短的时间里也没多少事发生。但具象征意义的光影,人物代替词都是梦里潜意识的暗喻。如绿色光boss,就是暗喻他把自己的女人派去给力别人,自己主动把自己给绿了。各类boss都会发光是暗喻用肮脏手段掠夺来的财富,堆积起来的表面光鲜亮丽而已。没有色彩,只有黑暗的城市等等都是如此。自己最大的想法就是能把所有的梦都用电影的形式录下来,但无奈本人只是一只平凡的废宅,没法实现,就是能用笔尽量写实的记录下来了。
大家看不懂就看不懂吧,不要喷也不要嘲笑就好。鞠躬撤退!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楠平  发表时间:2018-11-07 14:25:01
你老厉害了,预备写手再慢慢转正。祝万事如愿!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