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综]男主富江总在搞事情》

作者:怠惰君

第48章
吉野信醒来后, 发现自己正置身于学校医务室里, 他起身看了看周围,却只看见医务室的老师。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喃喃道:“我怎么了?”
老师胡子拉碴,叼着根烟, 闲闲道:“你晕倒了, 被两个人抬到医务室里来的。”
吉野信眼睛一亮, 笃定地说道:“是川上君和石心学姐吗?”
啊,没错, 一定是的, 一定是他们俩看着他晕倒后, 无比担心地将他带来了医务室。
他温柔绝美的川上君和弓之女神石心学姐。
怎么办呢, 他的晕倒一定让他们担心了吧, 真是太不应该了!
老师头也没抬,玩着手机游戏打破吉野信的幻想:“不,是两个黑衣壮汉。”
吉野信:“……”
对了,他分明听到了川上君打电话的声音, 是的,一定是他们两人太柔弱了,没办法把他一个大男生搬来, 所以向其他人求助了吧。
想起川上富江纯洁无辜的绝美脸蛋, 他的心就是一荡。
又想起石心无与伦比的弓道英姿,他的心又是一漾。
一边是柔美动人的朱砂痣,一边是清冷凛冽的白月光。
如此两人都对他情有独钟, 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这位吓尿的男同学长吁短叹满脸痴汉的样子,中年男教师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往外挪了挪。
他在心头嘀咕道,这莫不是被吓得发病了?
哎呀,那位石心同学每次一发威,他这里就多出一堆奇奇怪怪的病人。
*
莫名其妙“被”对人情有独钟的石心和川上富江两人正在弓道道场里大眼瞪小眼。
最后石心看了眼周围,没有人,她把弓放在长椅上,顺手把道场门关上,捏着手指开始向川上富江接近。
川上富江还没来得及回忆起网络上盛传的撩妹姿势呢,就被她的动作惊得立马往外跑,“卧槽你又想打昏我关小黑屋!”
石心:“……”
虽然他的话说得也没多大错,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难得多想,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一个扫堂腿下来,扫得川上富江腿下一滑,往石心的方向扑去。
眼看着石心举起右手准备给自己一个手刀,联想起在小黑屋里的日子,川上富江也不管什么形象了,抱住石心的腰,将自己蜷缩成一坨球,依靠本身的重量,硬生生将愣住的石心压住了。
他们现在的姿势未免奇怪,接近一米九身高的男生可怜兮兮地缩成一团,两只手死死握住身下女生的腰。
这样无赖的打法,让石心出现了短暂的懵逼,看着挂在自己腰上的川上富江,涌现出一种无语的情绪。
川上富江这边的思维就活泛得多了。
应该说的是,他现在因为拼死一搏的激动感,大脑正处于过热状态。
以至于思维完全分叉到其他的地方去了,比如说,占据他脑内最中心位置的不是如何逃脱石心的魔爪,而是对手中腰肢的感慨。
——出乎意料地细。
单手可握是夸张的形容,而且那种单手可握的腰,未免也可怕了点。
反正石心的腰,他一双手握上去正好。
隔着衣料,手掌下的腹肌紧实,随着身下人的气息起伏,贴紧他的掌心。
她的腰线是真的流线型,不过和她的人一样,让人起不了盈盈一握的怜惜心理。
哪像他的女体一样,腰肢柔软纤细,充分满足男性的**。
川上富江想,她这腰就算折过去,也不会担心会折断这样的可笑事情吧。
他也没想过为什么要折,就是下意识想试一试,于是石心眨了眨眼,突然发现身上黑发少年一脸恍惚地起了身。
她挑眉,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这是有什么新招吗?
还来不及估量对方可能在她没观察的地方得到了什么新技能,她就觉得小腿被人捉住,然后下半身被对折上去。
石心:“???”
川上富江发了下呆,嘀咕了声:“没想到真的可以对折耶。”
男上女下,女子的小腿被握住往上提,大腿贴住腰侧,承现完美的w形。
禁欲主义者·石心这才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多么糟糕,她抽搐了下嘴角,双腿一用力,挣脱出来后,直接大腿夹住川上富江的腰,凭借反弹力成功将上下位置逆转过来。
她坐在川上富江的胯上,俯下身看着他,一字一顿道:“你想做什么?”
女上男下的姿势,她又压了下来,川上富江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属于石心的味道。
和他自带的诱惑体香不同,石心身上只有一股清冽的气息。
他胡思乱想道,这个女人绝对不用香波,甚至连护肤品都没擦。
弓道服是种奇妙的服装,包得严严实实不可侵犯,却又带着点禁欲过头反而想撕开的暗惑感。
这种服装穿在石心身上却是再合适不过了,没得到回应的她满脸疑惑地撑起上半身,襟领处勾勒出恰到好处的弧度,更加凸显了修长而细的腰肢。
——可恶。
川上富江以手掩脸,撇过头去没说话。
石心皱起眉,身子又往前动了一下。
川上富江终于忍不住了,憋红了脸,连日常那种矫揉造作的语气都忘掉了,低声吼道:“别动!”
石心不耐烦地捏住他的下巴,直视他的眼睛,手指间的薄茧弄得他有些痒,“哈?”
“都说了别动!”因为太紧张了,川上富江的声音不由破了调。
灰眸女子完全不理解他突然激动起来的反应,无意识往下挪了挪,然后只觉得屁股下面搁到了一块硬物。
钥匙?
不对,钥匙会这么粗长吗?
她直起身子,听到底下人喘了口气,发出闷哼声,尾音粘稠又性感。
排除所有逻辑不通的选项后,最终剩下的是看似不可能却最有可能的原因。
石心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该不会是勃.起了吧?”
川上富江:“……”
川上富江:“啊啊啊啊啊闭嘴吧你啊啊啊啊啊啊!”
这绝对是他活了这么多年最羞耻的一件事情!
天知道川上富江变成男人后,最烦的便是每天晨起后的生理反应,这让他觉得自己和那些污秽的泥猴没什么区别。
他可是万人追逐的的口口本身,怎么可能将其他存在作为口口之源呢!
不过在副本和现世的日子里,这种生理反应并没有为了某特定人士而出现,所以他也不由得意,特别是看着其他男性被自己撩拨起可悲的本能后求而不得的模样。
当然他也会勾引女性,但不少人试图更进一步的时候,每次川上富江都忍不住对比对方和自己女体时的模样优劣,半点比不上的自然没戏,而有那么一两处比他好看的点的女人又让他情不自禁心生嫉妒。
至于被撩拨起性.欲?那更是不可能。
川上富江坚信,无论是哪具身体,他始终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现在,他的自信被打破了——被一个胸不大腰够细脸没他好看但气味特别的女人。
他居然就因为刚刚那些无趣的动作就该死地勃!起!了!
啊啊啊啊啊啊去死吧石心去死吧石心去死吧!
川上富江的表情太过狰狞,再加上石心少见面对这样的状态,于是思考了一下,翻身从他身上下来,劝慰道:“这种生理现象是正常的。”
川上富江捂住下半身,咬牙切齿道:“才!不!正!常!”
石心摸了摸后脑勺,难得地尴尬,要知道在她心里,川上富江实际上一直是个没有性别的标志,因为无论是他的言行举止甚至思维模式,都处于一种混沌的无性别状态。
甚至有时候,她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名女性。
石心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套丢给他,“算了,今天不抓你了,你先去卫生间解决问题吧。”
川上富江接过外套系到腰间,挡住那凸起,磨着牙道:“怎么解决?”
石心一脸懵逼,“你不知道?”
川上富江耳朵都红透了,“这种龌龊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早上每次他都等着那玩意儿自动消肿好吗!
石心:“……”
石心又叹了口气,“手机搜‘男性自.慰的方法’。”
川上富江瞪着她,“你不教我?”
石心已经完全习惯他的无理取闹了,“那是你的生殖器,又不是我的。”
川上富江有些委屈地看了她一眼,弓着身体挪出门,最后离开前还色厉内荏地抛下一句“我记住这件事了!”
石心双手抱胸,无言以对。
这种丢人的事情有什么好记的,所以为什么这家伙只有在做坏事的时候智商在线?
这真是个让石心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富江的性经验,私设的是,分体女性性经验丰富,所以本体下载记忆的时候对女性性经验很了解,但鉴于他的性别意识还没转换过来→_→所以男性性经验肯定没有(。)
*
节快乐(比心)
分享一个父母出去嗨、蹲在家里吃狗粮的单身汪作者→_→
-------------------------------------------
w(?Д?)w刚刚发串了再发一遍,呜呜呜抱歉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