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酒真好喝!(2)

作者:云桑

某股市评论员:日本酒真好喝!日本酒真好喝!大佬!来,次我自己做的煎饺!啊对了,今天跑团吗?
千咲:日本酒真好喝!emmm焦了,下次下酒菜我来做好了。
某股市评论员:因为我不会做饭啊嘤嘤嘤……所以大佬你今天要跑吗?
织田作:啊,我有带矶边烧,是小千自己烤的海苔。
千咲:这个不是说好打包带回家给咲乐尝尝的吗?!嘛,也行,嗝。跑!当然跑,织田作你也来跑!
某股市评论员:嗝!好der,那织田作我给你简单介绍下跑团,就是建张人物卡拟定各方面数据,在克苏鲁神话背景下的世界扮演神秘事件调查员,随着事件的展开也愈发靠近那些天外神明。这些神明尽是肉眼见到便会致使人精神错乱而疯狂,也欢迎你能在故事里体会到来自不可名状的恐怖……嘛,开心就好!我是主持人(KP),来来来开跑!大佬教你爸车卡!
千咲:(喝酒)车什么卡,要什么数据,我的数据和织田作的数据早就熟记于心!(拍桌)
织田作:呃,(小喝一口)那就听千咲的吧。
KP:……(尝试思考)算了反正我也没带模组,所以这次是脑团!(放弃思考)
千咲:没带剧本……(尝试思考)也行!OK!(放弃思考)
KP:既然这样大佬你要不要跑上次的那个类似的模组,反正也懒得车卡,同一个世界观人物相同你好接触点。
千咲:OK!到时候织田作你听我说的就行!啊,不过织田作你要什么职位?
织田作:嗯?什么职位?
KP:大佬这张卡是在一个叫港口黑手党的组织里只听命于首领的游击队队长,织田作你可以随便指定什么身份,有人物当了的我也给你踢掉哈哈哈!(啃矶边烧)呜哇大佬手艺真好……
织田作:黑帮组织啊……我不太适合管理别人,而且那应该要杀人吧……
KP:你不杀人的吗?只能做点跑腿小活的话估计也就底层人员了,但你是大佬的爸职位肯定没那么低——
织田作:——那就底层人员吧。
千咲:(吃矶边烧)好,我的老父亲啊呸!年轻父亲这样说了就底层人员!反正有我罩着,看谁敢对他不敬!
KP:……(尝试思考)说的也是啊!(放弃思考)
——导入模组中——
KP:身为港黑游击队队长的你当然在港黑本部有着自己的宿舍,且相当豪华。但是不喜欢一个人孤零零地住,顾虑到有那么多家人在,你决定在外租一套房子以供居住。
KP:很快,你带着你的老父亲啊呸,年轻父亲找到了一处合适的两居室,不管是水电还是交通都非常符合你的需求,便立即和房东签下了几年的条约。
KP:今天正是你和织田作先一步带着行李搬进来的日子,你们确定好房子的装修与细节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让你的弟弟妹妹们也一起搬过来了。
KP:现在你们两人正站在房门口,嗝,你们谁拿房钥匙?
千咲:织田作吧,我之后再去配一把……两居室?我们这么大一家子住的下?(咬煎饺)啊,是生的。
KP:咕呃!咳咳,虽说是两居室但非常宽敞,还附带有一间书房。如果想也可以将两居室装修隔间成四居室,就算如此房间也十分宽敞,其中一个房间还自带有阳台。
织田作:那我先去看书房?(吃煎饺)这个还挺好吃的。
KP:……谢谢你呢,织田作先生……
千咲:我先看房子大小吧,除了别墅单栋,这么大不是很不合理吗?(喝酒)
KP:先走织田作这边……啊,等下我去拿点东西。(离开)
——幕间谈话——
织田作:千咲你之前玩过这个的吗?
千咲:上次好像玩过,记得玩得可开心了,织田作你也放开心点玩嘛!
织田作:哦……
KP:我回来了!快看我这次的下酒菜准备!牛肉片与蔬菜超辣咖喱!得意之作,听说织田作你要来特意做的!虽然差点被我忘在炉子上了(小声)
织田作:哦,谢谢,让你费心了。(举勺子)
KP:哈哈哈就是怕你无聊给你端点吃的来不无聊嘛,那接下来我先过大佬的剧情吧,织田作你慢慢吃,不够还有!
千咲:……做的能吃吗?(小声)
织田作:还行,辣的力度挺不错。(吃咖喱)
——再度开始——
KP:(喝酒)好!现在大佬你站在楼道间左右环视,注意到这栋大楼的平面面积非常宽广,整个楼层只有你们这一户和另一户人家。楼道干净整洁没有什么杂物,这里物管做得很到位,看来你今后要交的物管费不会打水漂。
千咲:我去敲隔壁的房门,看看邻居是个什么人。
KP:今天是工作日,投个幸运看有没有留守人吧。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嗝,90,没过,啧。
KP:那你按了半天门铃,隔壁一片安静没有声响,看来都出门上班去了。
千咲:整座楼是不是都是这样的结构?
KP:至少你在物管那里看到的平面图是面积同等的,只是户型不一样。(哭着吃自己的煎饺)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千咲:(喝酒)回去,找织田作。
KP:好der,织田作到你的趴啦!你确定要一来就去书房,不去看别的吗?
织田作:先看看房子整体吧?(吃咖喱中)
KP:房子面积很宽敞,客厅还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夜景,不知是房东还是前任住户留的高清液晶电视机正和电视柜相亲相爱的摆放在一边,正对着电视的有一张老旧的布艺沙发,并没有茶几。不远处就是餐厅,但只放了一张桌子,各方面都很干净。
KP:这些是随便看一眼的情报,想要继续了解可以丢观察。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织田作:嗯,这个36是过了还是没过?
千咲:过了!我说过了就是过了!(震声)
KP:……(发现织田作没卡而尝试思考)算了大佬都说过了肯定过了!(放弃思考)
KP:那么电视机看上去很高端但电视柜能看出来是用了很久的塑料柜子,里面似乎还放着不少前任住户留下的碟片,从封面看都是些普通的儿童教学光盘还有歌碟什么的,柜子底部还有些零散的杂物。仔细靠近地面会发现地面上全是灰尘,看来打扫没有做干净。
织田作:那有扫把吗?简单扫下吧。(放下勺子犹豫地看着酒杯)
千咲:扫什么扫,清洁没做干净当然是叫保洁公司过来全部做干净了再说啊!(拍桌)
KP:你进来屋子了吗?(尝试思考)行吧拍门铃要不了多长时间,你进来了。于是你掏出手机,来过一个图书馆使用看你能不能找到好的保洁公司吧。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17,过了过了,我初始值有25。
KP:好der,那由于是工作日上班时间,算自动成功,对面接起了你的电话。客服姐姐柔声细气地问你需要帮忙吗?
千咲:询问保洁套餐和价格。啊,织田作你别光吃咖喱,吃点矶边烧呀。
织田作:哦,这咖喱真的很不错,是加了什么吗?
KP:哼哼,秘诀是红酒醋和西红柿啦!客服这边听说生意上门非常热情地给你介绍了保洁各种上门套餐,最便宜的也要好几万円,你确定要订上门服务吗?
千咲:……我订的起吗?
KP:因为太宰仍旧在住院中,你的工资卡上这个月的可活动资金并不多。
千咲:……(尝试思考)那算了,等太宰出院哄骗芥川过来打扫得了。那小子出院了吗?
KP:没有,根据病情推测只是食物中毒的他说不定还要比车祸的太宰住得还要久一点。你还定服务吗?不定就挂了。
千咲:等下,上次不是说我从太宰那里学来了和黑别人卡的技术吗?(眼神一凛)
织田作:咳咳,做那种事不太好哦?
千咲:但这是在跑团,是在扮演别人的人生啊!
织田作:……(沉默)
千咲:(喝酒)好吧,挂电话吧,然后打电话给中原。
KP:好der,你投个幸运看你有没有中原的电话吧。顺带一提我们这是本体团。(吃煎饺)
千咲:嗯??(一脸懵逼)他不是我男朋友吗?怎么我还没他电话号码的?
KP:嗯??(二脸懵逼)你们什么时候交往了?上次问你又没回答要不要,我就没加这个设定。
千咲:这种时候正是需要男朋友出钱出力的时候啊!
KP:……你无非就是换种方法找他要钱呀!人家整天被太宰欺负很可怜的好吗!
千咲:我找太宰要钱会有钱吗?
KP:他住院所以你的卡这个月不会收到他的工资。
千咲:我找森要钱会有钱吗?
KP:大概会分派给你新的任务,爱丽丝倒可能会给你她的零花钱。
千咲:所以啊!看看这群在关键时期给我支持的大猪蹄子!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啊,不是说你哦织田作,你是我的父亲嘛!(微笑)
织田作:嗯,别乱说人坏话哦?
KP:……(尝试思考)说的也对,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中原当你男朋友?(喝酒)他就这样被你关在了盒子里,没打开前你都不知道他是不是你的男友……
千咲:薛定谔的男友吗?
KP:新词,牛啤!给大佬倒酒!结果要吗?
千咲:要!
KP:因为是工作日加上职业特殊性,给他打电话需要过个幸运。
千咲:嗯?凭啥?女朋友的电话不在三声响前接的吗?
KP:那是什么过分要求啦www投骰子!要不织田作你替大佬投?
织田作:啊?好啊。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织田作:30,应该过了吧?
KP:(喝酒)过了过了,流石大佬的养爸,运气惊人!
KP:电话打过去大概十几秒后接通了,(暗骰)背景传来喧闹的人声和爆|炸声,他似乎正在忙着工作,匆忙间接了你的电话。青年温和又带有磁性的嗓音带着暴躁的情绪发问:“喂,有事吗?!”
千咲:在工作啊……(喝酒)要是他翘班岂不是拿不到全勤工资,到时候受害的不还是我吗?
KP:还没结婚就上缴工资的吗?!而且别忘了你还欠着他钱,不要以为恋人关系就能让这层利益关系抹消掉哦?
千咲:啊,这个确实不太好是吧?(看了眼织田作)就告诉他新家的地址,让他记得过来做客好了。
KP:被打断工作的中原疑惑着应了声,问你还有什么事情。
千咲:女朋友打电话过来怎么这个态度?(喝酒)就不该更加亲昵点吗?恋人哦?
KP:大佬别忘了你的卡还未成年,况且对方设定上就是个自己主动不会害羞,被人主动就会羞红脸的小可爱角色。嗝,不然以为我干嘛那么推荐他啦!
千咲:哦,我还以为你是在港黑里一堆奇葩里面拔高个儿,中原是最正常的那个才那么说的。
KP:大佬你喝醉了,你都忘了港黑最正常的人现在正坐你的旁边。
千咲:啊!(看织田作)
织田作:嗯?怎么了吗?到我的剧情了?
KP:呃……还吃吗?我给你再来勺咖喱,或者还要其他的……鱿鱼干要吗?(掏出)
千咲:怎么又是鱿鱼干???
KP:上次没吃完的呗,拿来下酒不觉得非常棒吗?(嚼鱿鱼干)
织田作:算了,我差不多也吃饱了,就看你们俩玩吧。
KP:真是开明(佛)温和(系)的父亲呢,鱿鱼干就放这儿了。好,大佬你还要对中原说什么话吗?他那边还挺忙的。
千咲:emmm……你都那么说了,那我就(喝酒)问他要不要干完这一笔就和我回家结婚吧!
KP:噗wwww阔以阔以,给人家立个死亡FLAG的操作可还行。
KP:听到你这么一说,电话对面的青年明显一愣,语气羞恼地骂了一句:“现在说这种事情还太早了吧!还有要、要结婚那肯定是我、我这边娶你的好吗!”
千咲:要命有点萌诶哈哈哈。(喝酒)那我想想,呃,就说等着我干掉森成为首领就和他一起回老家结婚!
织田作:结婚……这个问题还是要好好考虑的吧。
KP:哈哈哈别太在意啦,你等等啊(暗骰)……哦。那么中原严肃地对你说现在港黑局势问题,以及他对港黑和森忠心耿耿,以后不能再这样开玩笑了。
千咲:暗骰失败了吧,嗝。没办法了,就告诉他我就开个玩笑,随时等他来娶我好了。
KP:好,那中原听你说是玩笑后明显松一口气。他道歉说不太擅长判断这种玩笑话,以后也让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下不为例。
千咲:下不为例……xswl,中原怎么那么可爱啊wdm……(喝酒)
KP:是呢,织田作你有想过大佬以后会带什么样的男孩子或者女孩子,或者干脆带上一堆人回来的景象吗?
千咲:喂!!
织田作:我倒没有想过,这是千咲自己的事情,我尊重她看人的选择,也尊重她的判断。
千咲:织田作呜呜呜!果然除了织田作以外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KP:哈哈哈哈大佬你别忘了你还有一堆弟弟呢!
千咲:这个不一样,哪家姐姐会把自家弟弟当男人看待的?而且他们还真的就只是群孩子……就是太熊了点,唉。
织田作:抱歉,是不是我平时太不管教他们了点?
千咲:不、不是这个问题……(喝酒)反正他们的人生需要他们自己走,我们这些长辈除了保驾护航外也做不了啥。得了,把电话挂了吧。
KP:好的,那你挂断了电话。现在你和织田作两个人都站在客厅,两两相望,接下来要做什么?
织田作:果然还是要先做下清洁吧,去卫生间找找看有没有水桶抹布扫把什么的。
KP:你在卫生间看到洗衣机上有个水盆,但没看到水桶。要观察卫生间找找看有没有抹布吗?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织田作:50,中间数字。
千咲:过了过了,我说过了就是过了!
KP:……(继续尝试思考)大佬的爸,头上的天!好,过了!(放弃思考)
KP:你仔细翻找了一遍卫生间,在镜子后的柜子里找到了还没用完的洗涤用品和抹布刷子。所以你们俩是要给屋子从里到外做个大扫除吗?
千咲:不对,做清洁难道不是该房东来吗?就算请保洁上门,也应该是房东给钱吧?(突然冷静)
KP:嗯?我没说吗,房东向你们要的租金非常便宜,并且只要在物管允许范围内可以随意改动房屋结构,合同期间绝对不能退款,同时不管租客发生什么事都和房东没有一毛钱关系。
织田作:这个听上去有点不妙吧?
千咲:(喝酒)凶房?以前死过人的?
织田作:那是要好好打扫一下才能住人了呢。
千咲:???问题原来是这个的吗?
织田作:不是吗?(抿一口酒)
千咲:……(尝试思考)嗯,说的也是呢!(放弃思考)
KP:所以你们讨论好要打扫了吗?(咬矶边烧)冷了,年糕都硬了,绝望。你们可以继续讨论,我去再翻点吃的出来。
千咲:(咬矶边烧)酱油放多了点,好咸,应该放糖的,咲乐可能会喜欢。
织田作:好像看书上说小孩子每天摄取的盐分不能太多吧?
千咲:一点点应该不要紧,我过会儿问问怎么做的咖喱。我就不信咖喱店大叔的咖喱我做不出来口味,这种咖喱我也不会。
织田作:不要太计较,我没那么在意的。以及酒不要喝太多了。
千咲:好~
KP:来了,仙贝和腌萝卜干哟!你们俩讨论好了吗?
织田作:大扫除吧,要住还是要好好清扫一下。
KP:诶,都不问我房屋信息吗?嘛算了,你们有什么行动路线吗?先说好房子很大,只靠你们两个人要全部清扫一遍还是很吃力的,起码一两天内弟弟妹妹不能搬进来了哦?
千咲:啊,那织田作就去清理书房,我去检查下那些留下的家具能不能用好了。
KP:就算喝大了脑子也很有条例,我就喜欢大佬你这一点!先走大佬这边,你还在客厅是要直接检查客厅吗?
千咲:嗯,反正投骰子对吧,嘿呀!骰子女神赐我力量!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织田作:啊,100。
千咲:嗯???
KP:牛啤啊大佬,这可是骸来投幻术都会失败的点数啊!来来来,给大佬满上!
千咲:好像是?(喝酒)
KP:那么大佬你在观察客厅家具时走到了沙发旁边,忽然左脚绊住了右脚摔倒在了布艺沙发上再跌倒在地板上,将沙发盖着的粗布掀开。当你想从地上爬起时,手撑在了沙发上想要使力,随后你看到了沙发上粗布下的木板上……
(暗骰)
KP:有八只蟑螂正齐齐在你的手边围观,你发现你手心有些痒痒的。
织田作:啊。
千咲:…………(眼神放空)
KP:不好的预感让你微微抬手,发现手心果不其然挂着一只可爱的大蟑螂。san check,请。成功不减,失败减1d3。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过了过了,不减!
KP:……大佬,(啃鱿鱼干)你上次的卡我还留着呢,我记得没过啊。
千咲:咕呃!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1D3=2
KP:那么扣除两点san值哈哈哈嗝!即便在黑暗的战场上久经沙场立敌人闻风丧胆,在私下里你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对于这种东西非常不对付,看到蟑螂在手几乎吓去了半条命。
千咲:我……织田作我们回去时去便利店买个蟑螂屋吧。
织田作:家里卫生大家打扫得挺好,应该没有蟑螂吧。
千咲:行吧,我我我拿旁边地上的粗布把蟑螂全都盖住,将他们一网打尽吧!
KP:行,你投个敏捷。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成功!
KP:哦,普通成功啊,那我投蟑螂1-9的敏捷吧。
千咲:嗯???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9
KP:哦,虽然你的反应非常迅速,可蟑螂的速度也非同小可,在被粗布盖下来的瞬间,其中的五只蟑螂纷纷飞了起来,逃离了你的魔爪。
千咲:飞、飞?!
KP:是的。啊不过我不太确定横滨那边蟑螂长什么样子,就参照了南方的大蟑螂而已。
千咲:……你们南方人真可怕,织田作我回去一定要买蟑螂屋嘤嘤嘤。
织田作:嗯,买个吧,确实买个备用也不错。
千咲:攻击蟑螂!我是幻术师,我还有枪!我就不相信区区蟑螂我还打不赢了!
KP:首先你无法判定蟑螂是否会受到幻术影响,其次,这里是民宅,你确定要开枪吗?(啃萝卜干)
千咲:你居然还吃得下,我酒都快吓醒了……那我就用□□吧。
KP:……(尝试思考)哪儿来的啊?不对,这是以后你要住的屋子,你确定吗?
千咲:啊啊蟑螂要怎么对付我还真的是不知道……织田作你知道吗?!
织田作:大概先抓起来?就这样留在屋子里不太安全吧。
KP:顺带一提,我个人经验是这种大蟑螂不能随便打死,有些体内还孕育着小蟑螂,打死之后会冒出已经有些长大的小蟑螂。有的打死后会让卵出来,加速蟑螂的孵化。在我们南方,有看到一只蟑螂,就要做好面对一屋子蟑螂的经验哦。
千咲:你说得我更怂了!!(猛地喝酒)
KP:酒壮怂人胆,大佬加油!区区蟑螂肯定也是大佬的裙下臣!
千咲:呸你个乌鸦嘴,我穿着拖鞋吗?拿拖鞋打蟑螂!
KP:好的战斗轮。由于你要从脚上取下拖鞋,自动跳过一回合,顺带一提一回合大概12秒。在这一回合的时间里,因为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蟑螂们快速飞向房间的角落,不见踪影。战斗轮结束。
千咲:…………(放弃思考)
织田作:嗯,要不我出门去买几个蟑螂屋吧?
KP:不行呢,织田作你还在书房打扫清洁,这房子隔音还很不错,大佬也没发出什么声音,所以你并不知道客厅发生了什么事哦。
织田作:现在清洁做到什么程度了?
KP:才刚刚开始,最多也就抹布上沾满了肥皂水,正要开始擦的地步。
织田作:那我出来让千咲过来帮忙,就可以看到情况了吧?
千咲:呜呜呜呜织田作……(抱着织田作干嚎)
织田作:(拍拍千咲的背)
KP:你出来后只看到了大佬在沙发面前沮丧的模样,旁边沙发上的粗布正严实地盖在沙发的一角,并没有来得及看到蟑螂飞舞的身影。(啃仙贝)吃啊,干嘛不吃呀。
千咲:你这种地方还真是值得人欣赏呢。那我简短地告诉了织田作屋子里有蟑螂的事情。
织田作:果然我还是出去买杀虫剂比较好?
KP:你确定你要外出购物吗?
织田作:嗯。
KP:好的,那么织田作外出了,你投个幸运看会不会找到好的杀虫剂吧。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织田作:67,数字有点点大。
千咲:过了过了,我不管就是过了!
KP:大佬你这时候明明没醉……算了,当我放水,织田作在导购员的建议下购买了十分管用的杀虫剂,一小时后回来。大佬你在这一个小时里继续失意体前屈吗?
千咲:……我要给太宰打电话。
KP:诶?那你投……算了,你们这种关系就自动成功吧,电话接通了,太宰心情愉快地问你怎么了吗。
千咲:我问太宰愿不愿意做贡献。
KP:可是他的工资不是全都打在你的账上吗?而且他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也不可能过来帮忙。
千咲:把这一口袋的蟑螂送给太宰,用这些蛋白质祝福他早日出院为港黑做贡献。
KP:哦嚯……(喝酒)这样的话,太宰没多想就说他这种人能为世界创造价值真是不错啊,单从话语听好像还挺开心的。
千咲:(吃鱿鱼干)我要心理学。
KP:心理学由主持人投掷,不能给玩家看的哦。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KP:以你对他的多年了解判断,他虽然大多时候都笑着好像很开心,可他所说的话往往都是些语言陷阱,包括这一句也是,完全听不到他有什么诚意。
千咲:这人也真的不行……(摇头)就说我作为后辈,前辈受伤当然要去看望了。
KP:(你还记得他住院是被你撞的吗??)哦,那太宰语气高兴的表示欢迎你来,并很嫌弃地表示隔壁床的芥川真的不行,正要向医生申请换病房或者给兴奋过头的芥川打肌肉松弛剂。
千咲:话说上次他不是对我好感归零了吗?心理学。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KP:很显然,比起头铁成金刚钻的芥川,你这样骚操作不断的选手更得太宰的心意。在同病房的芥川衬托下,他对你的好感似乎又涨了回来,而且他还经常自杀尝试找小姐姐殉情,真的被你一车子送进死神怀抱说不定还会很开心。
千咲:……这是大成功了吧?感觉就算送蟑螂给他也不好玩,虽然他就是个蟑螂。
KP:你可以将蟑螂榨成浆再喂给他喝,同样是蛋白质哦~(喝酒)
千咲:这个太狠了点。啊,说起来你上次说还有个叫红叶的女干部很宠我对吧?
KP:只是说都认识而已,要不你投个幸运看宠到哪种级别?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10……不是大成功,啧。
KP:极难也不错了,大成功你是希望红叶也好到睡你床上吗?总之红叶对你就如同自己的女儿般亲昵,基本你的诉求都会耐心听,是你亲爱的大姐姐角色哦!
千咲:直接挂断太宰的电话,拨打红叶的电话,说太宰对我性|骚|扰。
KP:……也、也行?(喝酒)你投个信用吧,因为红叶对你非常信赖,加个10的奖励数值。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03,大成功,呵呵呵呵呵!
KP:大佬牛啤!骰子女神牛啤!给大佬和骰子女神倒酒!
KP:那么红叶听闻这件事后完全没有任何怀疑,简单叮嘱了你几句就拿起她的武器出门了。话说织田作你都不准备阻止下大佬的吗?太宰多可怜啊……
织田作:我还在买东西,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千咲:哈哈哈哈这就是投骰子的技术!
KP:(吃仙贝)唔,酒喝多了稍微有点不太舒服了。这样,咱们是加快点进程结团呢,还是干脆在这里存档,下次大佬你过来喝酒时我们再跑?
千咲:……结团吧,我不想面对蟑螂。
KP:行吧,那大佬你丢个幸运。
(骰子女神投骰子中)
千咲:01,我,欧皇,打钱。(喝酒)
KP:牛啤牛啤!我现在都快怀疑骰子女神是不是今天醉得最厉害的那个了。
KP:这样,你接到了一通电话,来电人是中原,要接吗?
千咲:接啊!
KP:电话那边传来嗖嗖的风声,他的声音有些沉闷,似乎正在摩托车兜风中。他说他工作告一段落了,你之前打电话时说的事情,要不要见面好好谈一谈。
千咲:谈啥?我刚刚喝大了记不清楚……
织田作:啊,难道是之前说的结婚的那件事?
千咲:现实里我连暧昧对象都没有,游戏里却正在谈婚论嫁,呵。(喝酒)
KP:我相信大佬终有一日一定会遇上个你喜欢也喜欢你的好男人……或者好女人的。
千咲:先答应他来谈谈吧,是说现在吗?
KP:是的,他似乎正在往屋子这边赶过来。
千咲:……那就说屋子里正在闹蟑螂,我和我爸正要从头到尾清洗一遍屋子。语气带点可惜又带着对他所说的事情的期待,总之就是让他听出来我的难处。
KP:之前的那个大成功自动补正,中原完全相信了你说的事情,明明很遗憾却还是梗着脖子说那就没办法了,过会儿港黑见吧。随即怕你又说什么,抢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千咲:按照人设来说,他是不是这会儿就开始拨打电话帮我预定保洁公司了?(喝酒)
KP:这个嘛,反正你的这个角色不会知道了。你现在要怎么做?
千咲:打电话给织田作让他和我一起回港黑咯。哦不,我去和他汇合买些东西回去给弟弟妹妹们,不能立即搬家还是要做些小补偿的。
织田作:那么我就等你吧。
KP:你确定现在要离开这个房间,并且短时间内不会再回去,等中原订的保洁公司上门清理打扫吗?
千咲:嗯,如果打扫不干净就投诉。
KP:你包住的那些蟑螂怎么办?要带回去送给太宰吗?
千咲:……(看向织田作)算了吧,做人要点良心。
KP:好的,那么开始ED了。
——结团撒花——
KP:你所料不错,作为妨碍了婚事讨论的阻碍,中原果然在第一时间拨打了保洁公司的预订电话。但他找的是一家普通的保洁公司,因此整理清扫了足足有一周时间才打扫干净了你们的屋子,并且还在涂刷漆料时不小心砸破一面12cm隔离板材质的墙,也就是客厅隔书房的那面墙。那面墙上有着一个奇怪的用红油漆画好的符号,被保洁公司的人总之都涂完的给涂掉了。你对此并不知情,和父亲与弟弟妹妹开开心心地入住了。
KP:当然并没有蟑螂。
KP:太宰在当天在病房被红叶追杀,一身被撞的伤口硬是逃遍整个港黑,最后被森闻风赶来处理,听了原因后也不好说什么,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内心在他的小本本上给你记了一笔。期间同病房的芥川有尝试阻止过红叶,然而很不幸地加重了伤势,和太宰一同延长了住院时间,貌似并没有什么不开心,太宰就不了。
KP:最后关于这个商讨婚姻的事儿……因为你还是个未成年,两人约定好成年再继续商议,不过基本也都稳了。织田作也很佛系地认同了这个女婿,而你的弟弟妹妹们也很开心你只带回来了一个,还是个男的。
KP:不过,真实身份是公安卧底的你,真的能如愿和中原成功迈入婚姻的殿堂吗?
——后日谈——
KP:结团啦!这次的醉酒团终于结团了!
千咲:从中间蟑螂开始我直接被吓醒,根本就没醉……(喝酒)
织田作:饮酒要适量,既然清醒了就别喝了吧,过会儿还要回家。
千咲:我就是……不服气。我一代股市大佬,居然会被区区蟑螂……气。
KP: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佬这种地方也很可爱啦!
千咲:……我下次绝对不让你采访股市新闻了,气人。
KP:诶。
织田作:最开始,不是说会有天外神明的吗?是最后的那个奇怪符号?
KP:不,那个是我觉得差不多该有点克苏鲁元素后强行加上去的,嗝!
千咲:所以这次的不可名状恐怖是啥?蟑螂吗?!
KP:能让人sc的蟑螂,难道不是不可名状的恐怖吗?
千咲:……无言以对。(喝酒)
千咲:对了,你这次没又带自酿酒吧?
KP:‘五桥’啊!这酒不是挺有名的吗,我还以为我是拿来献丑,结果你没喝过的吗?
千咲:毕竟我都是跟的织田作去的酒吧……日本酒我都没怎么喝过。
织田作:感觉这个故事还挺有趣的,如果能扩写开就好了。
KP:毕竟蟑螂wwww说不定下次会跑个比较长的团吧,大佬到时候你还来跑吗?(话说大佬今天是家长在吗,感觉好拘谨啊)
千咲:嗯……看情况,不,看你记不记得剧本吧,你都不带剧本的瞎跑。
KP:哈哈哈哈开局一张嘴,剧情全靠编嘛!
织田作:要是没有快速结束,后面剧情怎么样?
KP:这个你们可以去看模组……啊,好像被我魔改的差不多了。之后要是按照克苏鲁正统套路来说,大概就是调查发现原本死在屋子里的那个人实际上是举行仪式被献祭掉,用来召唤天外神明的之类的?不过就一个召唤阵和一条人命根本召唤不出什么牛逼神,应该挺简单的吧。
千咲:你果然在边跑边瞎编……
KP:诶嘿呸咯~!那大佬你以后还是跑同类型世界观,和不和中原结婚?
千咲:现实里没有暧昧对象,只能在游戏里拐个好男人回家带娃,这什么心酸历程。看情况咯,我一公安干嘛一定要在港黑里捞人,卧底诶!
KP:织田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织田作:嗯……那个咖喱怎么做能教我吗?
千咲:哦哦哦我要记下来。
KP:牛肉片炒青椒丁,加入大蒜和香辛料后加红酒醋,加西红柿,加咖喱粉,煮,完了。
千咲:诶没了?
织田作:毕竟咖喱怎么做都好吃,口味的差别就在这种微妙的差别吧。
KP:说的没错,咖喱虽然方便,但要创新口味可是很难的。啊,还要喝酒吗?鱿鱼干还有很多哦!
千咲:你真的……微妙的大叔风味呢。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令狐晓烨  发表时间:2019-01-11 22:46:28
给大佬献上膝盖
[投诉]
[2楼] 网友:酒景  发表时间:2019-01-11 22:48:48
woc我手都翻酸了
[投诉]
[3楼] 网友:云桑  发表时间:2019-01-11 22:48:55
1、上篇大多梗取自醉酒桌,本篇瞎编模组灵感来源RRRenne太太的《无梦的孤岛》模组。
2、‘五桥’真的有,好喝。
3、最后提到的咖喱制作方法是真的,可以尝试(放飞自我)
4、本篇字数1万+。
[投诉]
[4楼] 网友:凉南希  发表时间:2019-01-11 22:50:00
诶大哥你写了多长阿,我翻的手指都累了
[投诉]
[5楼] 网友:七零  发表时间:2019-01-11 22:54:20
认真的大佬,跪了TAT
[投诉]
[6楼] 网友:妃晴颜  发表时间:2019-01-11 22:58:34
好长,给大佬递茶.jpg
[投诉]
[7楼] 网友:索远  发表时间:2019-01-11 23:02:19
日常感慨云桑的码字速度
[投诉]
[8楼] 网友:薛定谔的猫  发表时间:2019-01-11 23:14:00
超长评 不用担心加更会断了 评论区真的是卧虎藏龙
[投诉]
[9楼] 网友:墨染晨曦  发表时间:2019-01-11 23:14:15
大佬大佬你看我跪的标准吗!
[投诉]
[10楼] 网友:obscure  发表时间:2019-01-11 23:44:13
给大佬揉手,比铃铛先一步达成万更成就!以及,跑团真是好好玩,感谢安利
[投诉]
[11楼] 网友:白时玖  发表时间:2019-01-12 01:07:42
给大佬跪了,1w+我翻都差点没翻完
[投诉]
[1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1-12 01:21:55
你写得也太快了!
[投诉]
[1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1-12 01:23:39
1\\3
[投诉]
[14楼] 网友:漓雨  发表时间:2019-01-12 01:26:13
之前云桑发言1w+的时候我就震惊了,然后她还连续发了两天...这就是大佬吧(您还缺挂件吗qwq)
[投诉]
[15楼] 网友:喂魚  发表时间:2019-01-12 03:08:13
獻上我的膝蓋
[投诉]
[16楼] 网友:啊呀JOJO  发表时间:2019-01-12 11:29:46
要是今天的更新,也有这么长就好了
[投诉]
[17楼] 网友:啦啦啦  发表时间:2019-01-13 17:18:56
呜哇哇好长!!!
给大佬献上膝盖
[投诉]